第五十四章 观看文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前些天来过这里,自然识得路,路过北国看台时,她被叫住了。

    “叶尘,你也来看大比了啊?”拓跋萱见到她很是高兴,快速走到她面前。

    “这次是我五皇兄带着北国精英来参比,武比时我也会上场,你要为我鼓劲儿。”

    她与鲁毅跟着宫如风来到羽国行宫,亭台楼阁充满了羽国的建筑特色,花木茂密,景色怡人。

    宫如风作为国师,此次又是协助太子筹办大比事宜,到了行宫就被召唤去忙,他让何必他们自行前往看台。

    宫如风问道:“你等我们可是有事?”

    鲁毅摸摸头略局促道:“没事,就是她入宫有点担心,现在见她回来就安心了。”

    何必微笑着点点头,正想往羽国看台走去,却不防被拓跋萱拉住手臂往北国看台上带。

    “萱儿,你在做什么?这位是?”看台上走下一人,正是五皇子拓跋靖。

    何必心里暖呼呼的,鲁毅从来都是真心实意待她,他在别人眼中或许存在感不强,但却是她心中亲人般的存在。

    三人入府,她跟鲁毅说了后日一起去看诸国大比的事。

    大比的日子来临,因各国轮流举办,像羽国这几个较大的国家,都专门在都城城郊围建行宫,作为大比的专用场地。在没有大比的日子,行宫还可以作为皇族休憩游玩的地方。

    “羽国的国教是天玄教,你那个圣教莫不是就是天玄教?为何我在武林大会上,听闻有人称之为魔教?”

    “他国之人想法不同罢了。”宫如风并未多说,反倒说起诸国大比的事。

    “后日便是大比之日,分文比和武比,你跟着我去看看吧,毕竟三年才一次。”

    “五皇兄,这是我在羽国新认识的朋友,她叫叶尘,我想让她坐我们的看台。”拓跋萱兴奋地介绍着。

    何必很想扶额长叹:“妹子你要不要这么热情,你们这些皇族之人,我避之唯恐不及,不要再让我露脸了。”

    拓跋靖将视线移到了她脸上,这姑娘姿容绝佳,跟萱儿站在一起丝毫不会让人忽视,尤其那清澈干净的眼神让人心生好感。

    她被打量得颇不自在,开口道:“见过五皇子,我正要去羽国看台就坐,留在这里多有不便,先行一步。”

    拓跋靖微笑颔首:“叶姑娘请便。”

    她拉下拓跋萱的手,不看她挽留的神情,向羽国看台方向走去。

    拓跋靖目光追随着她离开的背影一会儿,这姑娘看上去不是个趋炎附势的。

    路过景国看台时,她忍不住目光扫过如今的景国太子高子轩,他的模样跟当年没有多大区别,只是神色间更沉稳了几分。

    看到他,她不禁想起那笑如阳春三月的柳彦。

    不知是高子轩感觉太敏锐,还是她的目光太特别,高子轩看向了她。

    何必赶紧目不斜视向前走去,不再看他一眼。

    高子轩第一印象只觉得这女子貌美,可她扫过自己的眼神不是爱慕,而是仿佛透过他看另一个人,莫非他们曾经见过,可他没什么印象。

    好不容易走到了羽国看台,她问了侍女他们该落座的位置,便坐下准备专心看大比。

    羽国皇帝的到场,拉开了大比的序幕,大比仍旧按照每年固定的比试项目安排,今日举行的是文比。

    文比上午比书画、诗词,下午对弈比试。

    书画、诗词比试,各国每项可派出两人参加,由当世公认的有学之士商议后出题,并当场评出等次。

    这些有学之士是经过诸国共同议定的人选,他们评出的结果,诸国都会信服。

    羽国皇帝、太子秦烈、国师宫如风坐在看台的最前方,他们旁边是评委席。

    书画比试的题目是以山河入画,并为画作题四字之名,两柱香内完成。

    场地上摆放了二十张桌案,桌案上列着书画用具,各国参赛者陆续就位。

    她在参赛的人中看到了拓跋靖、高子轩。

    两柱香的时间对作画的人而言过得很快,但对等着结果的观众来说,就难熬得多,不少人都跟身边人窃窃私语。

    何必用一半时间观察着各国来参比的人,一半时间与鲁毅小声说着话。

    最后的结果出来了,拓跋靖和高子轩都是甲上,还有一个获甲上等次的人她不认识,听说是洛国的安王世子萧宇。

    见到三幅波澜壮阔的山河图,她很是欣赏,不论是画技还是意境都极佳,看来各国的皇家教育皆不弱。

    随后的诗词比试,让她见识了这个世界的上流文化水准,并不输于她所知的唐宋。

    拓跋靖和萧宇的诗词又得甲上,高子轩得了甲中。

    下午是棋艺的比试,抽签决定分组,两人一组对弈,共分十组,胜出的十人再抽签对弈,又胜出的五人抽签,抽中空签的人需与两组胜出的人分别对弈,直至最后一人胜出。

    对弈决赛胜者可得甲上等次,输者得甲中等次。

    对弈,何必不感兴趣,下午便没有再来观比,鲁毅自然也没来。

    她喜欢热闹,有些兴趣,可一想到鲁毅呆在国师府很久没有出门了,便道:“我可以带鲁毅他们三人去吗?”

    见她一副期盼的模样,宫如风道:“不宜过多人跟去,你只能再带一人。”

    何必望了望天空,银月如勾,星辰满布,宫如风手上的灯洒出暖暖光晕,两人并肩走在安静的街道上。

    “你是哪国人?之前是做什么行当的?”宫如风随意地聊着。

    “之前在景国,靠打些零工过活。”夜色虽美,何必对于身份的问题还是小心地回着。

    “国师是个什么样的官职?比丞相如何?”她转移话题道。

    宫如风轻笑:“国师本该是个闲职,主管教宗事务,可陛下赏识我,让我将丞相的事也做了一部分。”

    虽然没能让张清兄妹也去见识一下,但能让鲁毅去瞧瞧热闹,她还是很高兴。

    说话间已远远看到国师府的大门,门前站着一个笔直的身影,向着街这边眺望。

    看到是何必他们回来了,鲁毅快步跑到跟前:“我听车夫说你们吃完面就回来,便想在这里等着。”

阅读青云直递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玄幻之最强反派村海贼之极恶帝王偏执先生的猫皇恩五十米就此别过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