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梦魇之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想出府透透气,顺便去看看鲁毅。

    今日,她没有叫府里的马车,也没有带张清、张秀,独自一人往城西步行而去。

    在思绪烦乱的时候,步行能沉淀思绪,前世上下班,她就喜欢舍弃交通工具,用双腿行走。

    她都有些怀疑当初他说的喜欢她,是不是真话。

    也许男子都是不善于表达的,也没女子那么心细,兴许是她要求太多。

    可她能找谁帮忙呢?她总不能告诉宫如风她只是个占用了别人身体的魂魄。

    最近她在国师府里无所事事,有一次在花园散步时,在假山后听到府里下人议论她,说她凭着姣好的姿色死赖在国师府不走,是个狐媚子。

    连续数个晚上没休息好,令她对夜晚有些恐惧,总期盼天暗得慢一些。

    她脑子有些乱,有些迷茫,不知该怎么办,原先想过在羽城找份工,可最近这状态还是呆在府里多休息一阵为好。

    不论那些人是出于嫉妒或是其他恶意,她听了那些话,心里难免不舒服。

    宫如风每日陪她的时间不多,在书房时,也多是他办他的公,她看她的书。

    有时,她想与他亲近,想拉拉他的手,他看似没有拒绝,却都没牵两下便放开去做别的事,总有种不冷不热的感觉。

    她终于看清了那女子的面容,那就是她现在的容颜。

    她心下一惊,莫非这女子并未死去,魂魄潜伏在这身体里?可这几年并未察觉到她的存在。

    “识相的话就赶紧离开这个躯体,否则我夜夜缠着你,让你不得安眠。”女子的容颜变得有几分扭曲。

    “算卦,算卦,不准不要钱。每日一卦,先到先得……”一位穿着道袍的老道士,举着个卦幡,一边走一边吆喝。

    一群赶着赴学堂的半大孩童,嬉笑追逐间撞倒了老道士的卦幡,恰好倒在了擦身而过的何必面前。

    她回了神,弯腰捡起卦幡递给老道士,便想继续前行。

    “这位姑娘,你要来一卦吗?”老道士接过卦幡,倒是做起了生意。

    见何必摇头,他又道:“姑娘心善帮我拾起卦幡,贫道今日就送姑娘一卦,不收钱。”

    看他一把年纪,却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她便走到一旁无人的巷口,静下心来听他说些什么。

    那老道士细观了她的面相,掏出三枚铜钱就地六爻卜算。

    她饶有兴趣地站在一旁看他卜卦。

    老道士卜算完,表情严肃,对她道:“姑娘不日将有一场大劫,关乎存亡,若能渡过此劫,方有青云直上之势。”

    若是平日,她可能对道士的话如耳旁风般听过就算,但今日事压心头,便认真询问道:“道长,此劫可有破解之法?”

    “贫道之力无法彻底破劫,姑娘若随身携有灵性之物,贫道可为其加持一咒,逢大劫时有助安魂,但能否安然渡过此劫,还得看姑娘的造化。”老道士抚须回道。

    “灵性之物?”何必想了想,举起两只手腕到老道士面前,道:“我左腕上是一件灵兵,据说会认主,很有灵性,我右腕是佛家清灵菩提珠手串,是一位大师所赠。道长看看能否得用?”

    老道士心下琢磨,小姑娘两腕上的饰物若真是灵性之物,就这么展示给他看,也不怕他起了贪念,可见是个心思单纯之人。她对他所言毫不质疑,信则缘,日行一善,有助养性,再说今日的例行一卦还未开张,且看看能否帮她一帮。

    老道士哪里知道,她并不是信,她只是想多留条后路,多一份心理安慰罢了。在她看来即便他真起了贪财的心思,她也未必打不过。

    老道士先将注意力放在她右腕的清灵菩提珠手串上,凝眉看了一会儿,道:“姑娘,此珠串确是佛门灵性之物,但与姑娘气运不合,若是长久佩戴,终将夜不能寐。”

    她心头一跳,忍不住摸向珠串,莫不是最近做噩梦与此物有关?

    压下心中所想,她抬起另一腕道:“那道长再看看此物是否得用?”

    老道士这次看得更久了些,语带兴奋道:“此物灵性极佳,贫道便为此物加持凝魂咒。”

    “凝魂咒?”何必眼皮一跳,莫非老道士看出她是外来之魂?

    “天地以自然运,适者存。”老道士似看出她的不安,说出这么一句。

    听他话意似乎是默许她的存在,心下稍安,庆幸碰上的不是捉妖、捉鬼欲强的道士,否则麻烦就大了。

    若说她之前还怀疑是不是遇到了江湖骗子,那么此刻她已对老道士生出了几分敬重之意。

    她手指轻轻一抚,冰魄落入掌中恢复成匕首的形态,她递给老道士。

    老道士再次感叹此等宝物难得,幸好这小姑娘遇见的是他!

    他将匕首托在左手掌中,口中念念有词,右手食指、中指并拢打出一道劲气,直入匕首柄部那团仿若凝固的蓝色火焰里。

    那团蓝焰似有流光包裹,颜色更艳了几分。

    何必被手腕上冰魄的灼热烫醒,挣脱了梦魇,大口大口喘着气。

    随着她的醒转,冰魄也恢复了常温。

    晚上,张秀炖好了燕窝,端给何必,说是宫如风让人送来的官燕,让她多喝些。

    何必喝着冰糖燕窝,心里比嘴里还甜。

    她洗漱后,看了会儿书,便躺下歇息。

    迷雾中,一个倾城容颜的女子若隐若现,那轮廓有几分熟悉,何必想靠近看清一些,突然那倩影眨眼间来到她身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道:“你这妖孽,霸占我身体几年了,是时候把身体还给我了。”

    何必透不过气来,从牙缝中蹦出破碎的几个字:“你、要、如、何?”

    她安慰自己,这只是个偶然的梦。

    谁知,从这晚起,每晚都梦魇缠身,有时她会在自己的大叫声中惊醒,更多的时候是手腕上冰魄的灼热让她醒转。

    不,她不能离开这身体,不仅是因为她在现代的身体早没了,更是因为她对这个世界有了眷恋,眷恋师兄、师姐,眷恋朋友,更是眷恋她喜欢的宫如风。

阅读青云直递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漫威之绝对零度第五维空间之红萝莉我真的天下无敌少女成长必修课翻滚吧孟婆救世主养成学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