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鲁毅之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门内大汉听见鲁毅的话,一声冷哼:“才来几天就想着请休?不想干了吧?”

    何必自然也听到了大汉的话,她对鲁毅道:“打铁是最辛苦的行当之一,你可以找找别的活计干。”

    鲁毅笑了笑:“不,我想留在这里好好学学锻造之术,开这间铁匠铺的金师傅是羽城最好的打铁匠。虽说月婆婆也曾教过我一些,但我还想再多学点,以后也开家铺子。”

    “找大夫也没用,刚刚路上遇到一位道长,他说我不日将有大劫,睡不好可能是预兆。”

    “道士的话你也信?要不我请休半日,陪你去看看大夫。”鲁毅又道。

    他看见何必,很是高兴,抬手抹着额头的汗,咧嘴笑道:“你来看我啦,这里热,咱们到门外说话。”

    这才几天,他就瘦了,看着挥汗如雨的鲁毅,她有些心疼,掏出绢帕替他擦拭眼角的汗珠。

    “你原来不是做过木匠,总比铁匠日日遭炉火熏烤来得好吧?”她弄不懂这家伙的心思。

    鲁毅将她往离门稍远处拉了拉,道:“其实我小时候家里是做铁器生意的,父亲自我八岁起就教过我一些技法,十一岁那年,家中遭变,大人都死了,我从狗洞逃出来,遇上人贩子,才被木匠家买去的。我想有朝一日能把祖业再拾掇起来。你说我能做到吗?”

    鲁毅就那么乖乖地任她擦拭,看了看她的脸色,皱眉道:“你怎么这么憔悴,晚上没休息好吗?”

    她叹了口气:“夜夜做噩梦,喘不过气来,你说我能精神吗?”

    “要不要找大夫看看,开点安神的药?”鲁毅有些担心她。

    城西街铺远不如城东繁华,越近街尾,行人越少。

    她本想找路人问问附近哪里有铁匠铺,还不待寻到人问,便听到铛铛的打铁声。

    循着声音,她找到一间铁匠铺,门外的旗幡上写着个“铁”字,站在铁匠铺门口便能感觉到炉火的热浪。

    何必拍拍他的肩:“我相信你能!以你的资质,无论做什么,你用心了总能做到最好。”

    鲁毅闻言,精神一振,道:“你若是在羽城定居,将来我便把铺子开在羽城,让你亲眼看到我成功。”

    她点点头,正要说话,打铁铺里那大汉吆喝起来:“还不进去帮忙拉风箱,在外头躲懒,让金师傅扣你工钱。”

    “我要进去忙了,下月得空就去国师府看你。”鲁毅挠挠头说道,见她颔首,忙跑回打铁铺。

    何必回到国师府,将清灵菩提珠手串装入木盒,收进妆奁里,然后去找宫如风一同用午膳。

    “你最近脸色不好,燕窝每晚都吃了吗?”宫如风关心道。

    “吃了,只是晚上睡不好,没事的。”何必不想让他跟着担心,便没多说什么。

    她正举筷用膳,宫如风瞄见她右手腕空空,问道:“怎么不把清灵菩提珠手串戴上,玄机大师送的礼,你可不要轻忽啊!”

    她很理解,玄机大师毕竟是宫如风的忘年交,大师送的东西,他不免多在意了几分。

    “我只是怕不小心弄坏了,舍不得戴。”她只好这么说。

    “我看你精神不好,晚上睡前记得戴上,有助安眠。”宫如风说完便专心用膳。

    歇息前,她犹豫该听青阳道长的话,还是该听宫如风的话,清灵菩提珠手串戴是不戴?

    青阳道长与她没有利益瓜葛,无需骗她,宫如风也只是担心她精神不济,那听道长的话试试不戴手串,看今晚能否安眠。

    夜里,她虽说也做了回噩梦,但很快清醒,一晚上都没有喘不上气的感觉。

    当宫如风再次问她晚上休息得如何,她便说好多了。

    见她精神仍是不佳,宫如风又一次提醒她要戴着手串,还让人每日炖百合莲子汤,待她午休后端去。

    也只有在喝着百合莲子汤和冰糖燕窝时,她觉得宫如风待她挺好,都把她喂胖了。

    养猪般过了一个月,正闷得慌,宫如风在书房对她道:“北国皇帝邀我出使北国,陛下同意了,让我这几日出发。你是在府里等我回来,还是与我一起去?”

    “当然跟你一起去,在府里可闷了。”她兴奋地答道。

    宫如风又道:“那你便去收拾一下,后日随车队赴北国。不过,为了不让随行之人诟病,你需扮作侍女,当然,没有外人时,你就不必拘束。”

    她有些惆怅,跟喜欢的人出差,却不能以恋人的身份站在他身旁,什么时候他才愿意让她名正言顺地与他并肩站在人前?

    出发前一日,她去铁匠铺跟鲁毅道了别。

    她不过是以侍女身份随行,张清兄妹便留在府中,没有同去。

    北国夏季没有羽国那么热,都城雪城郊外有一座雪山,峰顶积雪终年不化。

    何必跟着宫如风的出使队伍,还未入雪城,就远远望见那座雪山。

    阳光照耀下,积雪反射着白光,偶尔山巅飘过的云朵为雪山投下忽明忽暗的阴影。

    出使队伍刚到城门口,便见北国的五皇子拓跋靖和公主拓跋萱前来相迎。

    拓跋靖下马,走到宫如风面前:“国师大人,欢迎你来北国,萱儿妹妹可算把你盼来了。”

    宫如风和煦一笑:“能得贵国国主相邀是宫某的荣幸。”

    拓跋萱痴痴地盯着宫如风看了一会儿,才上前道:“国师大人可得在雪城多留些时候,好让萱儿尽地主之谊。”

    宫如风忽然回头对着身后一人说道:“尘儿,不上前见见老朋友吗?”

    铺子里走出一大汉,面带笑容道:“姑娘,你想打制什么?我们铺子打造的铁器结实耐用。”

    她微笑道:“这位大哥,我是来找人的,你店里可有一位叫鲁毅的伙计?”

    老道士将冰魄匕首递还何必,交代她此物不可离身,直至渡过大劫。

    她点头应是,重新将冰魄缠绕于腕,道:“多谢道长,不知道长道号如何称呼?”

    “贫道青阳子。姑娘,清灵菩提珠手串莫再随身佩戴了。”老道士说完便举起卦幡远去,看似一步步走,实则速度很快。

    遇到高人了!

    何必目送青阳子道长的身影完全消失,才继续向城西大街街尾行去。

    大汉笑容敛了敛:“原来你要找前几日来的那小子啊!”说完回头朝铺子后头喊道:

    “鲁毅,有人找你。”

    只见鲁毅边套外衫边小跑出来,满头满脸的汗,刚穿上的衣衫也很快湿透。

阅读青云直递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奇华年月超级机器人工厂万界登入之我吓瘫了整个服务器万界登录之满级成神没事别挂机弑道天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