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雪山冰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女子微笑道:“你可以的,你到山腰便明白了。”

    不待她再问,女子身影已消失。

    这一夜是她月余来,睡得最踏实的一夜。

    今夜,又梦到了那女子,不同的是她身上散发出幽兰色的光芒,神情也不似以往梦中那般狰狞,仿佛换了个人。她轻启朱唇:“到圣山顶来,若不想夜夜梦魇,到圣山顶来。”

    梦中何必大胆说道:“可圣山顶极寒,我根本上不去。”

    “那圣山,我们可以上去吗?”她又问。

    “虽然父皇并没有禁止国人上圣山,但一般人只能行到半山腰就得下山了,越往上寒气越重。山顶没几人能上去,上面都是冰雪,上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

    次日醒来,她不知该不该相信梦中那女子所言,但她真的很想摆脱梦魇。

    宫如风作为使臣,今日要上朝,午后与官员们还有应酬,她不便跟去,便决定去圣山看看。

    闲聊间已到驿馆门口,拓跋靖兄妹与宫如风告辞,何必则去帮忙安置物品。

    晚上,她没有随宫如风入宫赴宴。

    出门在外,宫如风都不忘每晚让人送冰糖燕窝给她滋补,她用完便早早歇下。

    好在羽国的侍女服饰不是拖地长裙,骑马倒也方便。

    一路上,拓跋萱热情地介绍着她的家乡,特别是那座雪山。

    雪山又被当地人称为圣山,据说此处是神女觉醒之地,神女是从圣山走下来的。

    宫如风给她安排了两名护卫跟随,又让她多加些衣物,临走时让她把清灵菩提珠手串找出来,亲自为她戴上,交代道:“我没在身边,让大师的菩提珠护着你,我才安心。”

    她不好拒绝,想着白天又没睡觉,戴着这手串应无大碍。

    马车到达圣山脚下便不能再往上了,她下车与两名护卫徒步登山。

    一路上,她只看到几个上山采药或打猎的人,他们都在山腰之下活动。

    随着越往上,气温越低,到山腰时,两名护卫都冻得嘴唇苍白,她却不觉得有多冷。

    她体内的血液暖融融的,连体表的肌肤都跟着暖起来。

    她有些毛骨悚然,梦中那女子说的话是真的!那她登到山顶之后真能摆脱梦魇吗?

    她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那女子让她到圣山顶真的是好意吗?

    她不信!

    可总这么天天做噩梦,她怕自己有一天精神崩溃,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就走一遭,看看这里面是什么名堂。

    宫如风派来的两名护卫武功都不弱,但也仅能坚持到离山顶三分之一处,便再也忍受不了寒冷。

    她不想半途而废,于是让他们下山等候。

    两人见她面色红润似不畏寒,就将干粮留了些给她后折返了。

    她将干粮绑在背上,继续向山顶攀登。

    要是在前世,她绝不会想到她有独自一人登雪山的勇气,在这世,学了武功,有了内力后,胆子也跟着大了不少。

    她身体虽不冷,但圣山顶上冷冽的风刮得脸生疼,将娟帕系于脸上,才好受了些。

    她用内力暖了暖干粮,化了点雪水饮用,总算登到了山顶。

    太阳就在头顶上,但照射在雪山上似乎没有温度,冰雪丝毫没有暖融的迹象。

    没心情体会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她在四周找寻有没什么特别之处。

    终于被她发现崖边有个冰洞,她走了进去。

    冰洞里有一张冰床,冰床旁的一汪池水居然没有结冰,里面有朵几近透明的莲花含苞待放,晶莹剔透。

    梦中那女子引她来山顶,莫非想让她带走这朵花?

    她伸出手想要摘下这朵花,谁知随着她的靠近,花瓣突然张开,尖端扎破了她的手指,一滴血珠沁出,顺着花瓣流入花心。

    花心吸收了血珠,现出极淡的红色,接着她感觉身上的血液争先恐后地从那小小伤口涌出。

    她想收回手,可花心无形的引力太大,她动不了。

    她有些慌了,该不是碰到什么吸血魔花了吧?

    她用意念想让冰魄匕首斩断花茎,可冰魄只在她腕间不停旋转,却没能离开手腕恢复成匕首形态。

    莫非她今日要葬身在这冰洞里?

    花朵吸收了血液,花瓣也渐渐现出淡淡的红色。

    随着血液流失得越来越多,她的意识渐渐模糊,在闭眼前瞥见冰洞口有一抹白色的身影。

    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躺在冰床上,往水池方向看去,那朵冰雕般的莲花已不见踪影。想翻个身,一侧头就看见清理菩提珠手串摆在耳畔,不知何时脱离了她的手腕,

    “你是谁?怎么在这冰洞内晕倒?”有些耳熟的声音自洞口响起。

    “大师兄!你怎么在这里?”再也没有比此时见到熟人更让她高兴的事了。

    “果然是你,就说怎么长得跟叶师弟一模一样,原来你是姑娘家,我这个医者真是愚钝。”萧玦语带自嘲。

    怎么又是神女?这个时空到底有几个神女?羽国的蓝羽湖跟神女有关,这雪山又与神女有关?

    她从拓跋萱口中得知,神女只有一个,千年前尚未分裂成几个大国,神女的足迹遍布各处。

    拓跋萱这才注意到宫如风身后的何必,惊喜道:“叶尘,你也来啦?”说着就上前挽住她的手臂。

    “是,我这次是国师大人的随行侍女。”想到以前,她还鼓励拓跋萱不要放弃宫如风,现在有种自食苦果的感觉。

    拓跋靖吩咐官员在前引路,他对宫如风道:“国师大人一路劳顿,还是早些入城,到驿馆歇息,晚上父皇安排了宫宴,邀国师大人入宫一叙。”

    宫如风颔首,回到马车上,让出使队伍跟着北国开道的队伍走。

    何必被拓跋萱硬塞了一匹马,让其与她并肩前行。

    “为何你们称她为神女?她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何必被勾起了几分好奇。

    “传说她的血能让大地复苏,能治疫病,她还有超凡的能力,能造出当世见所未见之物。”拓跋萱一脸崇敬。

    何必撇撇嘴,好玄乎啊!传说多是不可信的,但不可否认,这个世界有些神奇之物,比如冰魄匕首,比如天玄教那似玻璃非玻璃的墙。

阅读青云直递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带着王者系统的剑仙都市妖孽武神命克七煞动漫之无限次元重生八零小红娘漫威之我叫王小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