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冰莲无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萧玦掏出一粒药丸递给她:“把这补血丹吃了,就你这虚弱样儿还想自己走下山?我送你一程。”

    本以为大师兄是搀扶她下山,不料萧玦一个公主抱就要带她离开,她觉得有些别扭,忙道:“大师兄还是背着我吧,这样我视野好,你行动也方便。再说,背在背上,你还能把我当棉被一样取暖。”

    萧玦白了她一眼,还是照她的意思,背着“棉被”出了冰洞。

    “或许吧!我想习得南域医王的医术,他要我以此花交换,我来这里也只是来碰运气,这下花没了,只能再去别的地方看看。”萧玦说道。

    “大师兄,我也要下山了,希望大师兄能找到凝魂冰莲,学得医王的医术。”说着话,她唇色苍白,体内血液少了,热量似乎也被带走了,有点受不住冰洞的严寒。

    “连做梦你都信?来,把手拿来!”萧玦伸出手替她把脉。

    片刻后,他眉头微皱:“身体没有什么病症,脉相有力,倒是看不出你有何问题。”

    山上的风依然刺骨,她将萧玦方才给她盖的狐裘撑开,披在身上,顺带裹住了他的肩膀和手臂,顿时两人都暖和多了。

    萧玦感受着耳畔轻轻浅浅的呼吸,身后的人发间有股淡淡的幽香,在这冰天雪地里更显好闻。

    “所以我才来试试梦中所言,结果在这冰洞里发现了如冰雕般的莲花,想着是不是带走这朵花有助我安眠。谁知,这花吸人血,我血流失太多才晕倒的。”她没说两下话,又累得躺下去。

    萧玦将他的狐裘解下,披在她身上,而后纳闷道:“冰雕般的莲花?莫非你说的是凝魂冰莲?我这次到雪山顶就是来找凝魂冰莲的,可我进冰洞只看见晕倒的你,没看到任何花。”

    “凝魂冰莲?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如果大师兄没有拿走的话,它去哪里了?难道融化了?”她问道,心里在琢磨听这花名可能是有稳固魂魄之效,可亲身经历又觉得它有点邪门。

    萧玦冷哼了声:“哪里真有那么好的药,只不过我那药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是人都想说真话求速死。”

    她抖了抖鸡皮疙瘩,道:“大师兄,对同门师妹不要这么狠吧?我什么都告诉你便是。叶尘是我行走江湖的名字,我本名何必,说起来还要多谢大师兄和杜神医帮我解了千经锁的毒,不然我也学不成武功。”

    萧玦一怔,迟疑道:“那次到神医谷求医的是你?难怪觉得你们声音有些相似。那你在云巅山见到我时怎么不说?”

    他从未想过,可以跟一个女子如此亲近,而他又不反感。她不知道,当他得知小师弟就是神医谷求医的那女子时,心里竟有种欣喜的感觉。

    风很冷,可他心头热,甚至有点希望下山这条路长点,再长点。

    在快到山脚时,何必让他放下她,将狐裘解下帮他系上,道:“大师兄,就送到这里吧,补血丹已发挥药效,剩下的路我能自己走,山下有马车接我。你再去其他地方找找有没凝魂冰莲。”

    “你要去哪里?”萧玦的语气有着极淡的不舍。

    “等如风这次出使结束后,我可能陪他在羽国的羽城定居,师兄有空时可以来看我。”她回他一笑,是洋溢着幸福的笑。

    那笑容很美,却不是为他而笑。

    没再多说什么,萧玦目送着她远去,身上的狐裘还残留着她的气息。

    她回到驿馆,宫如风问询了一番,她都淡淡带过,没有提及被凝魂冰莲吸血和晕倒的事,更没提遇见过大师兄。

    宫如风主动牵起她的手,送她回房休息。

    她暗暗窃喜,而他却在看见清灵菩提珠手串更亮泽了几分后,勾起嘴角。

    宫如风这次出使还有个任务就是到北国议定买马的事,羽国用米粮交换北国的良驹,羽国要建一个马场,需要些配种的好马。

    何必陪着宫如风到北国最大的马场查看马源。

    北国的马体形矮小,其貌不扬,头大颈短,体魄强健,胸宽鬃长,皮厚毛粗,能抵御风雪。经过调驯的北国马,在战场上不惊不乍,勇猛无比,适合作为军马。

    北国一向不愿批量向别国朝廷出售马匹,只是今年北国大寒,粮食紧缺,国主才愿意以马换粮,并且主要是换给离他们疆域稍远的羽国。

    正听着马场管事介绍马匹习性和调训要点,马场另一端传来喧闹声,管事说是一些买马人在驯服野马。

    从没亲眼见过驯马,她跟宫如风打了招呼,就跟着马场的人过去观看驯马。

    远远看见一抹紫色的身影匍匐在一匹马背上,那马高大神骏,一身黑色鬃毛油光发亮,只是看那甩蹄子的架势,便知是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

    那驯马人,身体随着马的腾跃颠簸起伏,丝毫没有被甩脱的迹象,直到那马精疲力尽,仍旧无法摆脱那人,马儿终于停下了暴躁的动作。

    “还不是怕大师兄你讨厌我、凶我嘛!”她嘟囔道。

    “我有那么凶?”萧玦睨她一眼,语气缓和不少。

    何必撑起身子坐好,道:“大师兄莫生气,男装是为了行走江湖方便,再说我扮了多年,自己都快把自己当男儿,大师兄又没替我诊过脉,自然一时辨不出。”

    萧玦气道:“敢欺瞒我们,还瞒了这么久!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们的?”

    她讨好道:“大师兄不生气的话,我把瞒着你的事都告诉你,可好?”

    “你倒是敢再欺瞒看看,我最近练了种让人说老实话的药,想不想试试?”萧玦咬牙道。

    “这么神奇,世间真有能让人说实话的药?”不知是她没抓住重点,还是故意转移话题。

    “嗯,以前觉得是,现在不觉得了。”她老实答道。

    萧玦心情好了点,又有些疑惑:“你一个姑娘家跑到雪山顶上做什么?这寒冰床再好,你又带不走。”

    她叹了口气,道:“我哪是为了寒冰床来的,我是最近梦魇缠身,精神不济,昨晚在驿馆没有做噩梦,却梦到一位女子告诉我来圣山顶上,就能摆脱梦魇,我便来试试了。”

阅读青云直递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宠你怎么讲最好的你一念成瘾神级闲人城主通缉令:娘子太难追重生鲲鹏之吞噬进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