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湿温误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当下开出药方。

    “这是怎么回事?神医,我的方子错在了哪里?”郎中见齐璇下笔,随即问道。

    “病人起初舌苔黄,胸痞,渴而不饮。这应该属于湿温湿热并重,如果当时用甘露消毒丹,或者连朴饮这些清热化湿的药,病人的病应该迎刃而解,可是你用了藿香正气散。

    一个郎中不怕被人耻笑而把病人领来看另外郎中的,这也是绝无仅有的。很多郎中宁愿自己拒绝,也不会这么负责的陪着过来一起看病。

    “我先看看再说。”齐璇摸了一下病人的体温,不算是太高大概是三十八度上下。撬开嘴巴看舌苔,是红绛,她随即用手扪舌,指上有津液。随即明白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齐璇问道。

    “我是巨沙岛的郎中,这是我的病人,请神医看看,我是一周前收入病人的,那时候病人身上有汗,胸痞,口渴,但是喝的不多,苔黄腻。我只认为是中暑了用了藿香正气散。

    藿香正气散药性温燥,治湿偏于表而不其里,治热用药偏温,致使病人发热,病情有加无减。

    病人舌红边尖绛红而干,错语而神志不清,这是湿浊蒙蔽心包的趋向。可你二诊误认为是热结胃腑,用了小承气汤,反而伤了病人的脾阳,此一误再误,病情就加重。

    用后病人过几日又来,这个时候病人舌苔红绛,发热,开始胡言乱语,我认为他这是热结胃腑,就用了小承气汤釜底抽薪。

    用药之后病人大便,先溏后泻,脘胀甚且痛,并且开始呕吐、呃逆(打嗝)。身热虽然大减,神志反而模糊,昏昏而睡,而且连续三日未再更衣,家人一看不行就又把病人送到我这里,我百思不得其解,就想到了您,让您过来看看。”

    郎中说出了病人的来龙去脉,以及他的诊断。

    齐璇现是做了萧颯所需要的人参续断膏,接着就做了一批丹参丸,这批丹参丸做出来算是样品。

    萧颯在医院里住了两天就出来了,齐璇把药做出来,萧颯也就出院了,把她做的药丸拿去以后,齐璇过了一个月的平静生活,这一个月里面齐璇也没有闲着,除了把拉下的课程都补上,有空了她就琢磨萧颯身上的?,为了方便在家里研究,萧颯给她弄了一套试验工具,这样她在家里也能研究这些,而不用翘课去医院实验室了,她在医院,时间长了田七也不好说话,毕竟那是正规的部门。

    当然田七现在还时不时的过来,他只要提炼出一点点的眉目就会过来和齐璇一起分享,而齐璇也会把自己提炼出来的和田七交流,随着深入的交流,田七对中医有了更加近一步的认知,觉得以前所了解的都太过于肤浅。

    患者三日没有如厕,这也和吃的少有关系,古人有验证方说:其脐以上为大腹,或满或胀或痛,此必邪已入里。亦要验证之于舌,或黄甚,或如沉香色,或如灰黄色、老黄色、或其中有断纹,皆当下之,如小承气汤......,若未见此等舌,不宜用此法,恐其中有湿聚。而你肯定是断章取义,有时候辩证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是人的性命,不可疏忽。”齐璇正色道。

    “是,是,是我的疏忽,小神医名副其实。”吴方抱拳。

    “我开了一副菖蒲郁金汤,开蒙蔽之心窍,再用连理汤,炮姜和黄连同用。再加草果和黄芩辅助。”齐璇说道。

    “黄连苦燥,炮姜辛温,宣泄开降,配伍恰当。草果助炮姜,黄芩之苦助黄连,仍意在宣泄升降。这药配的真是玄妙。”吴方赞道。

    “吴医师,小神医的药真的能有效?”女子懵懵懂懂,对她来说吴方是他们岛上唯一的郎中,自然比齐璇更加可信。

    “当然,这么晚了咱们也没有办法回去了,要不就借村长的房子熬药,让你丈夫喝下去,药效应该马上显现出来的。”

    “好好,我这就和村长去说。”这回妇人也没有含糊,去找了村长,村长满口答应,给他们几个找了房间住了下来。

    “齐璇,自从你看病我这里都成旅馆了。”随后村长就过来和齐璇说道。

    “真是麻烦村长了。”齐璇也觉得不好意思,病人都打搅到村长生活了,可是不看吧,她也看不得人受苦,看吧,就明显打搅了。

    “不会,不会,这倒是给我家增收了,多了一项副业。”村长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齐璇自从住在他家以后,这病人住一晚,给他的钱,都成了他家的额外收入,他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嫌弃。

    齐璇:“......”

    齐璇周末还会看诊,有不少的病人慕名而来请齐璇看病。有时候田七看齐璇忙不过来,想要帮一把,结果还被人嫌弃,这让他这个主任医师有些泪目。

    田七过来的几天,都已经被齐璇的医术所折服了,要不是亲眼所见,他很难相信任何病到了齐璇手中几分钟时间搞定,但也看明白了齐璇也不是所有的病都是用针,大多数她还是针灸加配药。

    .. ,八零神医小娇媳

    最适合做为保健药丸,那非丹参丸莫属了,丹参丸适合血瘀之症,肾虚、骨疏、寒湿内侵导致的血滞,以及久坐引起的血流不畅都能用此方。

    此方能够加强新的收缩力,通调经脉。对女人脸上的斑点也有很好的作用,之所以女人脸上长斑,那就是体内气血瘀滞,脉道堵塞。

    就像是河道,堵住了,河水也会变得浑浊不堪,女人的肌肤和血脉都是相同的道理。

    唐代孙思邈的《千金方》里面就说过:“气血瘀滞则痛,脉道堵塞则肿,久淤而生热。”

    这是因为齐璇精神力有限,单用精神力给人施针,她一天也没有几个可以看,但是加上用药,给人治疗人数就上去了。

    基本周末齐璇能够一直忙碌。所以她后来也定下了规矩,排队排到三十个她就不看了,当然也有意外,那就是急症。

    这一日天色晚了,齐璇原本要关门休息,结果家门就被一身哀嚎叫醒,进来一个满头大汗的郎中和一名用担架抬着的中年男子。哀嚎的女子正是中年男子的妻子。

阅读八零神医小娇媳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全界公敌仙武之拳打万界[综]今天的审神者也很任性呢都市之绝品狂少我在西游直播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