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恶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整着虚头巴脑的没什么意思。我一跟你无怨,二跟你无仇,只是看不惯你手底下人设局算计一个算计一个老人家,如果是一般人,今儿这事我自然是不会插手的,可你知道吗?你们搭架子算计的那个老人家,他手里的10万块钱可是看病的救命钱啊!你们就不觉得损阴德吗?”

    “既然这么说,那兄弟你不是道儿上的了。”听到黑大个的话,李哥笑了。听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李哥显然是怕这黑大个是其他帮派派来算计自己的,既然没有了这层顾虑,李哥便露出了心狠手辣的峥嵘。

    “要打就打,哪儿那么多的废话。”黑大个儿一边说,一边四下寻找着趁手的家伙。他是打架的老手,眼见对方各个手持砍刀,自己赤手空拳,那自然是吃亏的很。

    “你大爷的,你笑什么?我大哥说话有那么好笑吗?”吴勇一边骂道。

    “闭嘴。”李哥呵斥道,然后转过头问道:“敢问兄弟你笑什么?”

    领头的是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很胖,光头,满脸的油腻,天儿并不算暖,可他还是穿着一件短袖,搂着两个纹满了鱼和花的胳膊,脖子上还带着一条小指粗细的金链子。

    看到这些人跑来,那个吴勇显然是看到了神兵天降一样,一下子来了底气,大声的说道:“李哥,就是这个小子。妈的,他不光坏了我们的好事,还他妈的打伤了猴子。这笔账咱今儿非要跟他算算不可。”

    “哈!小子嘴是真硬啊!好吧!兄弟们,走着!”说完,李哥一挥手,他边上的打手就要往上冲。

    这时边上的吴勇突然低声的问道:“李哥,屋里那个小子怎么办?我刚才看见他手里拎了一个大大的包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看他的表情里面包着的应该不会是什么便宜的物件,要不……”

    那个李哥看了吴勇一眼,嘴里嘀咕了一句“废物”,然后又看了看黑大个,余光还有意无意的扫向了我这边,我并不愿意跟这些人打交道,倒不是我怕了他们,而是我天生就不爱惹是非,更不愿意多管别人的闲事,所以我假装没看见,自顾自的低头将地上的箱子重新打起了包。

    李哥见我不与他目光相对,便又将目光落回到了黑大个身上,在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好几次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兄弟,那条道上的?请问,大哥是谁啊?咱们之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如果有那哥哥我今儿在这儿给兄弟你赔不是了。可如果没有……”

    “哈哈哈哈哈!”听到李哥说到这儿,黑大个突然大笑起来。

    “妈的!我今儿弄死你,你就知道我是谁了!”说完,他看了边上瘦高个儿一眼,那个瘦高个儿会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右手的钢管上面一晃,下面紧跟着就是一脚,看样子他虽然瘦,但也是“久经战场”的老手。

    不过,他的意图似乎早就已经被黑大个儿给看穿了,就在那个瘦子刚抬起脚的时候,他已经快步栖身到了瘦子的身前,左手用力搬住他大腿,右手猛的扣住衣领后方,双腿一用力,接着大吼了一声:“你给我出去吧!”黑大个用了一个标准的柔道投摔的招式将那个瘦子劲直的扔了出去。

    只听“咔嚓”一声,那个瘦子竟被从外面两米多远的地方扔进了我爷爷的屋子,重重的摔在了我的面前,哼都没哼一声就晕了过去。

    “一起做了!既然在这儿了,就当他倒霉吧!这两个一个都不能放走。”李哥瞟了我一眼,说话声音很低。

    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显然是有意不让我听见,可是,我自小就耳力超群,他们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听的清清楚楚。心中不由得大骂,“你大爷的,这事儿跟老子我又什么关系,怎么好好的扯上我了。真他妈的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

    我本想出声好好的解释一番,“我只是一个无辜到不能再无辜的路人,我只是来着办理拆迁手续的,跟你们之间的争斗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这事儿把我捎上,这可是天大的冤枉啊!”可是转念一想,这些人那都是见财起意,宁杀错,不放过的主儿啊!我就算是把唾沫都说干了,估计也是一点作用都没有,所以,我索性把心一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我在地上扫视了一圈,看到刚才被扔进来的猴子依旧在地上闷声不响的躺着,显然是被摔的不轻,而他原本手中紧握的螺纹钢管正好掉落在我的脚边,此外,在螺纹钢管的不远处,原本固定在窗框上方用来挂衣服的铁管也在刚才的那一撞之下掉落了下来。

    我心中一喜,这两个家伙打起来正好趁手,于是我不在多想,快步上前捡起地上的两根铁管,翻身跳出窗外,一挥手将那根螺纹钢管扔给了黑大个,“别找了,这个给你!”

    “哈哈哈!这个正合适!”黑大个咧嘴大笑起来,他不笑还好,一笑更是一股子凶神恶煞的劲儿。看着他两眼放光的样子,对面本来想冲上来的几个家伙反倒是怯懦了。“兄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是我自己的事儿,不用你帮,你那儿来的回哪儿去。”

    “我没想帮你,不过,看他们的意思,没打算让我走,所以,这架不是他妈的帮你打的。”我想想自己就冤枉,你们好好的那儿约架不好,偏偏在我家门口,我越想越生气,于是一边骂一边将扑上来的几个家伙给打翻在地。

    说起打架,我可不是二五眼,我和黑大个一样是正儿八经学过很多年练家子,不过不同的是,他用的多半是柔道摔跤的招式,而我则是家传的功夫,之前一直介绍我爷爷是个厨子、算命先生,没提及他是练家子,可不代表他不会,这种功夫是我们老刘家祖上传下来的功夫,具体叫什么不知道,只是听爷爷管它叫刘家拳,讲的是短小快准狠,见手不见脚,专门抢对方的中路,和南方知名的咏春拳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我一直以为这套拳法的起源就是咏春拳,只不过后来到了北方才加入了很多戳脚翻子和通背拳的招式在里面。

    眼见我下手又快又稳,边上的黑大个不由得大声喝彩:“好!打的漂亮!行啊!兄弟,没想到你也是手狠的主儿。等这架打完了,咱来一定找个地方好好的喝一顿!”他嘴上虽然说,可是手上却一点不慢,接连四五下就打折几个人的胳膊,疼的那些人是嗷嗷直叫,说心里话,这黑大个下手是真黑,而且必须承认的一点是,他的心里素质极好,而且拒不留情。

    “能他妈出去再说吧!”我一边说一边挥棍打在了一个馒头黄毛小子的太阳穴上,另一只手猛的砍在了一旁想要偷袭我的主儿的喉咙上,动作干净利落,而且速度极快,这就是刘家拳的关键所在,动作不好看,但是它绝对有效,并且最大限度的保留体力。

    我和黑大个就这样左右开弓,对方二十几个人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被我俩给打到了一大半,剩下的人看着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的同伴,以及满眼杀意的我俩,一时间竟然不敢冲过来了。

    估计是我们打斗的声音过大,边上路过的人报了警,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阵阵的警笛声。

    “不好,老大,警察来了!”那个吴勇被我刚才一拳打在了鼻子上,这时候正不断的有鲜血涌出来,他捂着鼻子闷声闷气的喊道。

    “那还不快跑!”李哥大声呵斥道:“你们等着,咱们这梁子算结下了,早晚找你们算账。”

    “哈哈哈!我他妈的到现在除了我爷爷,我还没怕过谁,老子等着你!”黑大个说完,拉起我就要跑。

    “等等!”我甩开了黑大个的手。

    “你要干嘛?这时候还不跑,想蹲局子?”黑大个差异的问道。

    “你他妈的才想蹲局子,我有东西在里面。”说完,我跳进了屋里,抱起箱子,一翻身又跳了出来,然后在黑大个的带领下,朝着八卦街里就跑了下去。

    那个黑大个向我这边望了望,看见了里面站着的我,笑嘻嘻的歪了下脑袋,说道:“抱歉了兄弟。不过,看样子应该不用赔你了吧!”

    我看了一眼他,又看了一眼被撞的七零八落的窗户,笑着说道:“赔就不用了。用不用我帮忙才是真的!”

    无辜卷入恶斗中

    壮汉并肩显神勇

    所谓的“买卖”自然指的是盗抢拐骗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每行都有每行的规矩,按照这行里的行规,一旦自己搭的架子被人揭了底,通常都是自认倒霉,不可以声张,更不可以报复,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不过现在看来,现在的年轻一辈是越来越没有人拿祖宗的定下的规矩当回事了。

    只听六个人中身材相对壮一些的汉子说道:“小子,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敢拆老子费尽心思搭的架子,让这么大一头羊从我眼前溜走,我今儿不卸一条胳膊,我他们就跟你姓。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吴勇是什么人?今儿我就要让你知道知道多管闲事的下场。”说完,他一挥手,身边的其余五个人就要冲上去。

    那个黑大个显然是身经百战,面对这些家伙,他没有丝毫的惧怕之意,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吴勇?对不住了,老子我还没听说过啊!”

    “哈哈哈!对付这几个小杂毛,老子我还是可以的,兄弟你的好意,心领了。”说着他向我拱了拱手,然后转过头对吴勇说道:“奶奶的,下一个是谁?”

    刚才他这一招儿的快劲儿、稳劲儿、狠劲儿绝对算得上是一流高手了,能在一招儿之间一个人扔出去,没有十几年的功夫你根本不可能做的到,吴勇他们不傻,自然也是看的出来这一点的。

    而就在他们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从后面呼呼啦啦的跑来了二十几人,他们各个手持狗腿开山刀,将我爷爷院子门前的胡同口堵得严严实实。

阅读寻陵计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岛屿漂流记[综]名侦探齐木楠雄庶女锋芒之毒妃重生七十年代小中医我的美人学长青春之魔法乐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