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萧家有楼,名曰藏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爹爹说”小瑶抬头紧张的看着萧遥,“学武很苦的,没有十年练不出东西的。”

    萧遥愣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嚣张狷狂,“那是普通人,你看哥哥我像普通人吗?今天就练成绝世武功给你看看。”

    萧筱瑶睁大眼睛,眼中星星闪烁,满是崇拜,毫不犹豫的相信了萧遥的吹牛皮。“萧遥哥哥最厉害了。”

    “逍遥哥哥”萧筱瑶低头玩弄衣角,好像想说什么。

    萧遥手搭在她肩膀上,手感隔着绿纱也是滑腻柔软,“想说什么就说。”

    “吃完了,走吧。”萧遥牵着妹妹大步跨出院落。

    萧筱瑶被调弄的腿脚绵软,却还是紧跟着自己的哥哥。

    萧遥揉了揉这个傻妹妹的额头,“你呀”

    藏经楼大门不知用何材料打制,似木,却闪烁金属光泽,寒气深深。大门缓缓张开,走出个灰袍老者,头发雪白,身躯佝偻,脸上满是岁月刻下的痕迹。

    藏经楼位于萧府中部,族中上了年纪的族老皆是住在古楼周围。

    萧遥和萧筱瑶走在府中石路上,过路的不管是仆人丫鬟,还是萧家嫡系,都会恭恭敬敬叫声少爷和小姐。就算是长辈,也是慈眉善目,态度温和,像那日胡说八道的年轻后生再没有出现。

    藏经楼,楼高有三,层层拔高,檐角飞翘,如大雁展翅。方格窗扉紧闭,光泽暗淡,古香古色。

    “可是”萧筱瑶端起盘子,盘中还有最后一粒葡萄,“还有一个没吃呢。”

    “傻妮子。”萧遥捏了捏妹妹粉嫩的俏脸,拿起那粒紫红葡萄。“你偷吃了几个?”

    “小瑶没”萧筱瑶刚张开嘴,萧遥便对着她的红唇吻了下去,一颗鲜紫色的葡萄在两人舌尖爆开,果汁酸甜,果肉柔美,萧筱瑶的处子粉舌更是美味。

    老者浑浊的眼睛看向两兄妹,目光很自然落在作为兄长的萧遥身上,眼中是毫不隐藏的欣赏。

    “萧遥。”

    “你是”萧遥恍惚了一下,很快想起老者的身份。玄冥宗来访时坐在萧沅右手边的正是这个老者,萧家唯一一个神藏境,也是萧家说话分量最重的老人,萧远雄。

    “见过萧族老。”萧遥身子略弯。

    “我和你们这一脉血缘很近,你要是不嫌弃,可以叫我一声爷爷。”老人饱经风霜的苍老容颜慈祥的笑了笑。

    “萧爷爷。”萧筱瑶乖乖的叫了一声,像模像样的施了个万福。

    萧远雄笑颜大开,十分开心。萧筱瑶的容颜这些年来引来很多人提亲,都被萧沅以小瑶年龄太小拒绝。有些想从中获利的萧氏成员开始向族老施压,最严重的一次闹到了萧远雄那里,却被萧远雄当着小瑶的面不客气的驳斥了回去。

    这件事萧遥回来不久便已经了解,他也知道几分这位话语权最重的族老这些年的不容易,的确当得起自己的长辈。萧遥也不矫情,恭恭敬敬喊了一声。

    “萧爷爷。”

    “好!好!好!”萧远雄更是开怀,如老年得子般的喜庆,拉住萧遥的手臂直直走进阁楼,全然不要家主信件信物这些手续,连一旁跟进的萧筱瑶也没有过问。

    阁楼内立有座座木制书架,灰暗整洁,古朴大气。光线昏暗,油墨味浓重,地板不知是实木还是金属,踩踏起来发出阵阵金石之音,铿锵有力。

    “一楼都是些世俗武学,算不上好东西,你天资太高,说实话族里并找不到配得上你天资的武学秘籍。”萧远雄佝偻着身子,牵着萧遥的手臂直上二楼。“我拜师灵溪派,灵溪的心法招式却不能交给你,这是灭门的灾祸,也是欺师灭祖的勾当,我不能做。”

    萧遥不发一语,萧筱瑶在楼内昏暗气氛的感染下也是静默,乖乖的跟在萧遥身旁。

    藏经楼二楼比一楼明亮些,书架只有寥寥几个,黄木打制,光洁明亮。

    “二楼的内功心法在凡人眼中算得上珍宝,但在真正的修炼者眼中却是一无是处,这些东西说到底不过撑到打通入门七十二窍,再往后的修炼便是蹉跎岁月。”萧远雄还是没有停留,带着两人直上三楼。

    萧远雄停在三楼门前,楼门是扇轻巧的黄梨木门。萧远雄松开萧遥胳膊,两手干枯灰黄十指快如闪电,在木门上迁移连点。木门荧光闪闪,亮起道道光晕,银灿灿,看起来十分奇异。

    “吱!”木门轻响一声,自动打开,

    藏经楼三楼比二楼还要明亮,束束阳光顺着窗间细缝照进室内,粒粒尘埃悬浮空中,清晰可见。屋内没有书架,只有一张木桌,桌上放有四个颜色各异的锦盒。

    “本来你九岁那年就该带你来这里,你却被梦仙子带离了萧家。我今天能带你走到这里,说明你还想找几个趁手的武技。”萧远雄走上前,如开启黄梨木门那般,手指连点,依次开启四个锦盒。“你是萧家崛起最大的希望,族里不会亏待你,这些东西你可以随便看,至于带出去”

    萧远雄沉吟半响,满是皱纹的苍老脸孔皱成一团,像个干瘪的橘子。“你最多能带出去两本,这是我能做出的最大努力。”

    萧遥惊讶的看着老人,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这里守护如此严密,锦盒里的这些东西绝对是萧家的重中之重,容不得半点损失,萧远雄竟然允许他带出去一半。

    “这”萧遥受宠若惊,“萧爷爷不必如此,我在这里看看就行,不会带出去。”

    萧远雄当即点头,他自然不希望萧遥将这些东西带出去。这些东西是萧家的立族之本,出了事情他也担待不起。

    “你慢慢看,我帮你守门,想出来叩门即可,今天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们。”萧远雄深深的看了一眼萧遥身旁的萧筱瑶,佝偻身子转身离开,随手关上了黄梨木门。

    萧遥目送萧远雄出门,目光复杂。萧遥想到萧远雄对他态度不会太差,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亲牵其手直上藏经楼三楼,还这般放心留下他和妹妹在这萧家重地。

    “萧遥哥哥”萧筱瑶见萧遥在原地发呆,在他眼前挥了挥手,疑惑的看着他。

    “没事。”萧遥刮了下妹妹挺拔的琼鼻,牵住她的手拿起其中一个锦盒的秘籍,“来,咱们一起看看这写的什么。”

    萧远雄代萧家付出这般多,自然是看重他萧遥的潜力。他自然要证明一下他萧遥配得上萧家的这些付出。

    “这不就偷吃一个。”萧遥松开嘴,舔了舔嘴角,回味无穷,桃花眼放出几抹邪魅,更是风流迷人。

    “唔~”萧筱瑶娇羞低下头不敢看自己的哥哥,秋眸似水,樱桃小口微张,声音糯糯软软,细弱蚊声,“小瑶没有偷吃,这是哥哥喂给小瑶的”

    第七章萧家有楼,名曰藏经

    武技功法,仙经宝典,这些都是修炼者梦寐以求的神物。特别是后者,每次出现都能引起修真界的腥风血雨。

    仙经宝典溯本求源,感悟道心,讲究不求万法,万法自涌,是无上大教和圣地世家这类大势力的立根之本,少有散落在外的孤本。

    萧家小家小院自然没有这类东西,经楼内收集的大多是凡俗秘籍。萧明的秋风剑法便是部世俗剑法,在真正的剑修眼中不值一提。

    “小瑶,走,陪哥哥去趟藏经楼。”

    萧遥手指勾起妹妹红彤彤的俏脸,眼角带着几分邪魅。萧筱瑶红润蔓延至纤秀颈脖,秀眉低垂,不敢直视面前的哥哥。

    “说你偷吃你就偷吃了。”萧遥看到妹妹嘴角有几滴晶莹果液,慢慢将脸凑过去,用嘴唇轻吮,“这就是证据。”

    萧筱瑶睁大眼睛,媚意毕现,心中小鹿似要跳出胸腔,初具规模的胸部起伏不定。

阅读我以荒古斩乱古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从零开始的修行文明娘亲养成记乡村小郎中付豪传奇海贼中的生活玩家清穿女重生纪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