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叶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常理说,妖族中只有狐妖与犬妖会哭,羽族没妖会哭。但叶离会。

    她悲伤时哭,笑岔气时哭。

    师傅宠叶离。还如她幼年那般,把她揽在自己的白色羽翼中,轻抚她,道:“这小家伙,都哭的这么像个人了,可就是变不成人。”

    这是哪?她念头刚出,黑色剑影便重回脑海。让她想起刚才……

    “讨厌的家伙!”她叽叽喳喳叫了两声,忽的又得意起来,想:“要不是我会装可怜,会哭……哼……”

    师傅弯下腰,用自己的翅膀,捡起她,轻抚她。然后给她起名:叶离。

    师傅说:“一叶知秋,陆离斑驳。故名:叶离。”

    变成人……

    叶离猛醒,想起自己来人族之地的目的。

    叶离继续飞。但不再叫,风声在耳边。

    她睁眼,忽现云雾遮目,层层叠叠,远有金光,钟声不断传来。

    叶离从未飞过这么高,向下望,竟不见群山与长河,万家灯火与妖族以灵石点燃的火把,眼前只有云与圆月,而后是黑暗。

    轻盈的身姿,穿透白云。月正圆,光照亮她七彩的羽冠和尾翼。

    她是罕见的七彩百灵。

    妖族有云:

    四百年多年来,她一直学不会幻化之术,无法变成人的模样,混进人族领地。

    而师姐子衿只三百九十九年便学会了,丝羽师叔也很快,四百又三年时,她幻化成一个身材修长,身姿飘逸,仙气十足的美女。至于叔叔凤黯和黑亚天,更是只用了不到三百年,便将幻化之术使用的炉火纯青。

    如今白氏一族,便只有她和熊罴,还未学会幻化之术。

    熊罴乃千年黑熊精,和叶离以兄妹相称,二妖都是师傅白丹青捡的孤儿。叶离喜欢欺负熊罴,撒娇之时,叫他熊哥。

    昨日,熊哥神经兮兮凑到她近前,说:“师妹,我听说个幻化之术的偏方。”

    叶离站在他的肩膀上,叫:“这还有偏方?”

    熊哥憨憨的回:“有。”他说:“我听子衿师姐说,若学不会幻化之术,可以去人族禁地,沾沾人气。有了人气,幻化成人也自然不会是问题了。子衿师姐还说,她就是这样学会的。”

    所以她今天来了封龙山。

    又想起那个以剑尖指着自己的年轻人,叶离哼了一声,想,若要我抓住……我……我一定让师傅打你……

    师傅,师傅今天考核。

    叶离一想这个就头大。

    她连忙向下飞,向南飞。

    穿过云层,圆月渐小,封龙山渐远,她飞过驼梁,那里妖族的火把,灯火通明。洪氏飞熊一族,占驼梁,天桂山,八里山,太北山等群山为王,挡住了人族言家的进攻,让更多妖族免遭杀戮。

    叶离加速飞。

    穿过驼梁山顶,向西转。

    八须锦鲤的子孙,把河面点的灯火通明。河海中的生灵,跃出水面。不只鲤鱼,还有江豚,不只江豚还有鲎,还有许许多多。沿岸的树荫中栖息的是燕鸥,她们和叶离一样,夜间视力很差,此时正在休息。

    妖族有言云:人不过沱河,妖不跃封龙

    可今天……

    她竟然在夜间去了封龙山。

    只为幻化之术。幻化成人。

    叶离不理解,既然妖族与人势不两立,仇怨不断,为何妖要变成人。

    她问过师傅。师傅也不知道。但她追问。

    师傅便说:“自有妖族以来便如此,没人知道为什么。可我想,我们幻化成人,便可了解人。知晓他们的一举一动。而人却很难幻化成妖。这岂不是我之优势。”

    叶离觉得这只是其中之一。但绝不是最主要的。

    她这时离开沱河,往黄土丘陵飞去。

    那里狐仙散的白雾,婷婷袅袅。他们是九尾蓝狐一族。

    盘踞黄土丘陵已几万年,它们时常将西面而来的人族,阻拦在外。让他们晕头转向,无功而返。又或者死在白雾中,连个尸骨都找不回。

    从这里飞过,便是白氏一族的所在地了。

    叶离在这里长大。

    这里亭台楼榭,绿树成荫,小溪湍湍。这里没有灯火通明,羽族是不善夜战的妖族,她们无法在夜间看的很清楚,所以一遇夜晚便早歇息了。

    这会儿,估计只有非羽族的熊罴,和师姐子衿还在。他俩一蛇一熊。和自己一样,也是被师傅收养的。叶离这样想着,便开始下降。

    风声在耳边。师傅肯定在等她。

    下降的瞬间,叶离不由自主的运用起灵力,暗暗祈祷,一定要成功。

    跟着她突然觉得,身体正在生变化。两翼、尾翼、还有羽冠和两脚。

    她猛然意识到自己正在变,立刻把两翼伸在眼前。以为自己会如往常那般,看到羽翼,但没有……眼前只有人类那般的五指,白嫩细致,跟着她向下坠去。

    身体还在生变化……

    她看到了脚,和若隐若现的鞋,丝带在下降中,飘舞。

    她现枝头的白鸟再看自己。

    她尖叫:“我成功了!我成功了!”不再是羽族的语言,而是人类的话语。

    林间的长廊,在小溪之上。

    叶离落下,不再如百灵鸟那么轻盈,出咚的一声。

    她没站稳,差点摔倒。好在长廊有扶手。她想起人不是鸟儿,可以那么轻盈。

    小溪间,她看到她的倒影:轻盈、娇小、青衣丝带、皮肤白净。腕上七彩的镯子,眼眸干净透亮。冠有七彩的簪子。她笑起来,白齿微露,甜美至极。

    身后传来熊罴的声音。

    “师妹,你……你……你学会了?你……你好漂亮”

    叶离扭头,看到熊哥站在灯影下,他的脑袋都快顶到廊顶了。整个人呆呆傻傻的,用熊爪子挠挠头,走上来。

    叶离如以前那般,拽住熊罴的衣袖,撒起娇来:“还不是因为熊哥,要不我怎么能学会。”

    “可是我还不会。”熊罴说罢,挠挠头。“师傅刚刚考我了,结果……”

    “结果就是不会嘛。没事儿啦。”叶离宽慰他,又道:“熊木熊样的,就做我的熊哥哥嘛。”

    听她这么说,熊罴心情稍见好转。接着他说:“可我变了,但好丢脸。”

    “怎么就丢脸了?”

    “我……”熊罴说不出话来。

    叶离想,熊哥从不曾这样难堪,这样扭扭捏捏的。如今就为了个人形,就要折磨他到这种境地。又想起那个用剑尖指着自己的年轻人,她竟生气起来。对熊罴说:“熊哥,这辈子不变成人,又如何,难不成咱还不是黑熊精了么?咱们不惜的变人。”

    “我是不惜的变人,可也不该是今天这样。”熊罴捂住脸。

    “到底什么样啊?熊哥。”

    叶离追问。

    她想熊罴无论变什么,都是熊哥。所以拽着他的衣袖,撒娇:“哥哥,我要看。”

    熊罴历来禁不住她这样。想了想,只说了句:“你不准笑我。”

    叶离说:“不会笑啦。”

    然后熊罴变。

    那是一只全黑的布娃娃熊。

    叶离愣住。

    灯影下,比叶离大出多少倍的熊哥,突然变得只有巴掌大小。

    暗影中,熊罴乌溜溜的眼睛打着转,可怜巴巴的仰望叶离,身子一摇一晃的。

    叶离突然忍不住,狂笑起来。

    熊罴一下变回来,憨憨的说:“师……师妹!连……连……你……也……笑我。”

    见熊哥委屈巴巴的,叶离连忙收住笑意。

    这时师姐子衿,缓缓爬过廊柱,从巨蟒变成妖艳女子,一身大红纱衣,披肩长,走向叶离。她斥责:“你二人,在这里大声喧闹什么?”

    一时间,叶离与熊罴沉默。

    子衿并不恭喜叶离。又道:“师傅一直等着考你,等到现在。”

    叶离反应过来,连说:“我现在去。”

    她转身跑,但第一次做人,跑的有点不适应。

    师傅的寝榻这时依旧亮着灯。

    叶离娇滴滴的叫了声师傅,不等她准许,便进去了。

    天定万物皆有数

    斗战麒麟困其中

    她或它,吓坏了。那只百灵鸟。只有四百九十九年修行的百灵鸟。

    她一直飞,闭着眼。

    向高处,向云端,向天际,把自己来的目的,抛在九霄外。

    脑海里,全是祭天剑。黑色剑气不断劈来,令她犹如遭到重击。

    她吓得叫,尖叫。展着翅膀,继续飞。

    但有异数百灵鸟

    羽冠七彩破金笼

    她忘记,她出生在哪里。只记得一堆枯黄的柳叶,她在叫。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金主.直播之死亡设计师武侠之小白脸系统玉枝骄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校园高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