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言府团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现在,常年在严冬岭与猛虎丘,打击暴虐的飞熊一族。

    她有时深入妖族领地,有时又诱敌深入。让飞熊一族,不敢再进犯。

    现在,小姑见他,并未露出想念的笑脸。她依旧严肃。然后说:“若是行军打仗,你这般儿女情长,岂不是连城池都要失了。”

    言妍回他道:因为要让敌人不知自己在哪,让他们或轻敌,或恐惧。

    言天已经两年没见过小姑。

    管家张权走在他们前面,半弓着腰,举灯笼照于地面,不时说:“少爷,小心台阶,小心别绊倒。”修仙之人怎么会绊倒,但张权每每这么说,都很认真。

    他二人进了墨园。见长辈们已在院中落座,急上前行晚辈礼赔罪。

    言天知小姑行军惯了,连说:“侄儿来晚了,但请责罚让侄儿赎罪。”

    “小天,大丈夫岂可儿女情长。”小姑感慨,却又拿这个侄子无可奈何。

    众人中,除小姑言妍外,其余人见他都笑眯眯的,并无嗔怪之意。

    小姑虽女流,位列言家第七,但当年却与言天的父亲与叔叔,合称言家七君子她是将军,身披黑袍,穿黑甲,与身后两名护卫一样的装束,让人很难分辨她们谁是谁。

    年幼时,言天曾问她:姑姑为何不穿金甲。

    言闻道乃人类三大仙师之一。

    上次人族与妖族大战后,他带领言家一跃成为与郝家,霓家并称的三大家族。

    言天和爷爷很亲。小时候爷爷经常下凡,来教他修仙之要义。

    这时坐在居中位置的叔父言肃说话了。他背对大宅正堂。绾龙玉延祥簪,两鬓留青须,生得四方脸,平眉远心眼,厚唇白牙,不苟言笑,端端正正,就如他的名字。

    “妍儿……”他说:“团圆之日,小天亦成年,修为也有大提高。去拜拜大哥大嫂,也是一份孝心。况,我们也很久不见,坐在这里赏月叙旧,也是美事。”

    叔父看着言天,目光慈祥。

    言天和叔父很亲。他自幼父母双亡,爷爷升仙后,由叔父带他。言肃待他视如己出,总对他说:“你是言家的长子长孙,要奋图强,未来这位子,只能你来承担。”

    大哥说了话,小姑也未再说什么,言天与言冰这时落座。

    言天注意到,今天家里人还是没聚全。

    防守剑鞘岛的三叔言森没赶来,他派了儿子和女婿前来,坐在他身边;徽铃岛的四叔岩海,自从防守徽铃岛,已有百年不再参加家族团聚;五叔言林,控制云来宫与天下钱庄,他向来神龙见尾不见首,他说来,不定何时就会来,说不来,便是遍洒灵石与黄金也无用。

    至于六叔……

    叔父的小妾甘玲,走到他身后。小声问了几句话。

    甘玲短衣打扮,上绣彩蝶绕凤图。头带东珠玉环簪,绾六凤金丝钗。项有赤冰灵力盘落链。她生得一双丹凤眼,柳叶眉,身材瘦小却动人。

    言天听到叔父说:“也不知老五和老六何时到,再等……”

    叔父话未落地,有笑声传来。一仆人装束的中年人,走至他面前,将头盘菜端至他面前道:“大哥,这可是我特意为大家煲的龙晗灵石御龙胆,吃了可以不仅增强修为,还可以在十数个月内,增加灵力的醇厚度。”

    “五叔?”

    听声看人,言天这才认出来,这是他的五叔言林。

    他一身仆人打扮,点头哈腰的,很难让人相信这人便是云来宫与天下钱柜的老板。

    五叔这样出现,大家并不觉得稀奇。因为他外号:千面人。

    他不仅装扮过仆人,还扮过账房先生,将军,女人,还有好酒之徒,甚至是妖精。

    其他人的汤盅这时也端上来了,叔父说:“赶紧坐吧。”

    五叔走到座位前,叔父追问:“老六来么?”

    “哥哥,你还不了解他么?”五叔笑起来。他一笑,眼睛眯起来,回:“这一出一返的花销,衣食住行,往返的银钱,他会觉得自己被飞熊挖了心肝肺。再说,你庭弟的格言,你还不知道么?”

    他语毕,对旁边三叔之子言腾,道:“你六叔总说:走路不捡钱就叫丢。”

    言腾笑起来。

    张权的妻子,将汤盅放在他桌上。

    言腾打开扇子,言天看到扇面写着:天道酬勤。

    这时张权漂亮的妻子突然脸红了,然后迅速撤开,像被调戏了。

    跟着叔父开始讲话。无非又是家族团圆,又是一年。

    所有人都静悄悄的听着。

    跟着他又讲了关于郝通天升仙,家人要前往筑天城恭祝之事。

    姨娘站在叔父身后,并未坐下。

    自叔父成了言家的掌门人,家中便又恢复老规矩,除了长房,女眷要另开一桌。

    言肃身旁空着个位置,是给已故的正妻霓裳留的。他相信,妻子会在某日从冥界归来,与己团圆。

    甘玲这时面带笑意,道:“这亲家公升了仙,未来二年便是我们的女婿,郝飞雄坐天下共主了,未来凝儿也要接受天下人仰慕了。”

    凝儿是言天的姐姐,叔父和霓裳婶婶的独女。婶婶去世后,叔父才娶甘玲。但他始终都没扶正她。可姨娘并未介意,反倒待言凝如自己女儿,尽心竭力帮她。

    这时言天三叔的儿子,表哥言腾自言自语道:“这天下都是郝家的了,我们言家就永远屈居第二么?”

    他这么说,被小姑听到了。

    “你懂什么。”小姑嗔怪起来,她道:“妖族现在不仅八仙锦鲤升了仙,还有飞熊本人,降龙虎又升了万妖之王。我们人族若是不团结,还去争这个什么天下共主,迟早得人心离散,被妖族打垮。”

    言腾不再多嘴。

    这时言冰道:“如此说来,未来姐姐的身份又升了一格了。”他语毕,满面艳羡。

    言天看着他,他记得姐姐出嫁,全程绷着脸,明显不高兴。

    他只希望姐姐幸福,郝飞雄对她好。

    至于郝飞雄是不是天下共主,言天想,那又如何。

    菜不断端上来。从野鸡爪子到糟鹌鹑。玫瑰露,茯苓霜。后面还有野鸡崽子汤,漠北特色牛肉蒸羊羔,羊蹄嫩皮割。

    家人边吃,边聊,有说有笑。

    吃至羊蹄嫩皮割时,五叔言林突然叫了一声,他说:“好菜,这羊蹄的皮筋都被片的如此之薄,入口即化,咱家厨子的刀工这么长进了么?”

    五叔说着。

    叔父淡淡一笑道:“这是保宜做的,他擅长刀工。”

    叔父语毕。

    坐在言腾对面的甘保宜连忙起身,行礼。他是言天三叔的女婿,娶了言天的堂姐言落丹。甘保宜来自漠北甘氏,其门派也算人族中响当当的。

    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抵御了飞熊一族对北方的进攻,尤其是狼女戎冰的冲击。他们平日风餐露宿,有马奶酒,就可以打仗。

    甘保宜生得一副清秀的模样,眼窝深陷,高鼻梁,绿色眸子,和家人全都区分开了。有人见过他与一只修为甚高的鲤鱼精对峙。那鲤鱼精还未反应过来,便已被片成肉片,上了盘子,入口即化故此人们都称他为弯月快刀王。

    他的名号不只在漠北,在剑鞘岛亦如此。

    现在五叔看到他,眯着眼笑起来,让他坐下。

    跟着他们喝了酒。

    饭桌上越来越热闹。但小姑言妍却起身离席,道:“吃完了。”

    没人管她。她一直如此,吃饭时间不过半柱香。

    五叔和言腾这时聊起来。

    言天听见堂哥问:“叔,我听说美姬榜填了几个妖界美女?”

    言腾历来好色,他在修仙界有名曰:色胆包天言腾。

    言林听到侄子说这个,笑起来,他道:“是!是!填了冷若冰霜白鹤丝羽,杀人如麻狼女戎冰,以及温柔如水的元鱼精:菡萏。”

    言腾此时口水直流,眼睛直直的。他笑问:“这些五叔都见过了么?”云来宫开遍天下,五叔言林见识最广。

    言林回:“我只见过丝羽和菡萏。”

    言腾问:“那五叔觉得,她二人如何?”

    言林凑近言腾,道:“那丝羽比玉,玉生香,比花,花生眸,简直世间罕有,便是和郝眉君,玉之烟比,也未差多少。至于那菡萏,她原本是个元鱼精,她姐姐牡丹都说,自己的美貌要在她之下,也是罕见至极。”

    他二人聊着,姨娘甘玲正好走过他们,听他们的话,脸一红,连忙离开。

    叔父言肃也听到了。

    他制止道:“你二人休在家庭团圆之时,聊些这样的话。”

    他语毕,五叔和言腾连忙停住。

    这时叔父又道:“也怪我平时只顾着让你赚钱,疏忽了对你的教育。我怎么听说你现在把云来宫都改成青楼了。咱们家向来传统,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

    听到哥哥这么说,言林笑起来。他道:“哥哥以为那些耳目,都是怎么来的?若不是云来宫里的妹妹们,只靠几只鸟,几只鹰,您身居封龙山,便能知晓天下事么。”

    五叔这样说,叔父反驳:“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这时五叔也喝了些酒,得意起来道:“这算什么,若是有本事,我还想把云来宫开到阎罗殿。让姑娘小倌们也伺候伺候孤魂野鬼。”

    他语毕。

    堂哥言腾喝的有点多,他竟然配合道:“若这般,便是死,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孺子不可教也!”叔父生气起来。

    言腾吓得不说话了。大家立刻安静下来。

    但叔父紧接着想到,今是团圆日,五叔也是许久不来了。

    他便也不再追究。过了会儿,他说:明日还要前往筑天城,参加郝通天的升仙宴。

    叔父离席。

    院子里又热闹起来。

    这时五叔像喝多了,凑近言天,压低嗓音道:“天定万物皆有数,斗战麒麟困其中。但有异数百灵鸟,羽冠七彩破金笼。”

    言天不明白五叔为什么说起这个。他想起他放走的百灵鸟。

    五叔继续说:“下次记得,七彩百灵乃世间罕见。它的七彩羽冠和尾翼可以买下整个云来宫,下次别让它跑了。”他拍拍言天的肩膀,又喝了一杯。

    言天意识到,五叔看见自己放了那百灵鸟。

    他竟没批驳自己心慈手软。这事若让家里其他人知道,一定会训自己的。

    他感激的敬了五叔一杯。跟着与弟弟言冰,一并向长辈告别离开。

    二人回到各自屋中。

    收拾了去往筑天城的行李。

    言天放出朋朋,便睡下了。

    如今他已成年,爷爷亦不再来。

    爷爷成了言家的守护神,在影壁墙上,他白须飘然,横眉冷对,手中天师剑,剑指敢于冒犯言家之人,之妖。但在言天看来,爷爷永远还是那么慈眉善目。

    言家乃当世人类修仙第二大家族。

    占封龙山、青云山、剑鞘岛与严冬岭,猛虎丘,并控制着云来宫与天下钱庄。

    今,八月十五团圆日,皓月当空。

    山顶,言家人在府内墨园团聚,分桌落座。

    墨园是言天爷爷言闻道所起。意即:黑云翻墨未遮山。

    言府很大。

    言天与言冰加快脚步。穿过竹园、桐园、云园、龙园、杏园等。

    眼前忽而苍松翠竹,忽而俯水枕石,菡萏成列,又有蓬莱云仙,云雾缭绕,一迳抱幽山。再见院落接连处,又不仅拱门,还有水巷小桥,小桥下锦鲤游动。圆月之下,阴阳中,言府错落有致,如世间万象大千。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无敌大神豪败家系统唯你,予我欢喜男友他美颜盛世兄长是戏精[综]武侠之超神玩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