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这一生舍你其谁

第四章:白丹青

  • 作者:燕凌海
  • 类别:玄幻魔法
  • 更新时间:08-09
  • 本章字数:6062

若不是师傅白丹青,她早就死在乱草堆了。她视师傅为父亲,为母亲;师傅视她为儿女。从小,她有什么都会第一时间找师傅分享。

她再度嗲声嗲气的叫了声:师傅。

白丹青依旧没回应。

叶离撅起小嘴。

她和师傅很亲。

不敢想,师傅杀人时,会是什么样。

师傅还在睡。

修仙之人,怎么能睡得这么死。

叶离想着,突然笑起来。从小都是师傅抱着她。这次,她要给师傅一个温暖的抱抱。

烛光拉长了叶离的影子。她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影子,欢快的转了一圈,裙摆扫在彼岸花上,它们晃动了一下。

她娇滴滴的说:“师傅……”

师傅没回她,依旧微闭着眼。

这里看起来更像冥界阎罗的寝宫,寒冷阴森。

可师傅喜欢这样。

人族都称她是:黄泉路上彼岸花。

她冲过去,张开双臂,欢快的叫:“师傅……”

卧榻上,白丹青身旁原本微弱的烛火,瞬间亮起,如正午的太阳,照亮大帐。

紧接着刀一般的强光,刺向叶离的双眼。

她吓得尖叫起来。

想起大帐内,多道保护机制。连忙捂住眼。

师傅带着宠爱之意,怒斥:“淘气!”

跟着,强光转瞬即逝,暗下去。

彼岸花幻化出的利刃,在贴近她的瞬间,坠地摔碎,重回花瓣的模样。

花瓣像是被刀削过,已成碎末。

叶离吓坏了,张开五指,透过指缝,见师傅幻化成人,立在自己面前。

师傅穿血红色的裙袍,与彼岸花一个颜色。她面容威严,宽阔的额头,眉头紧皱。

叶离总觉得她变成人时,没天鹅温柔。

这时丝羽师叔、子衿师姐,出现了。还有英俊潇洒,唇红齿白,总是一身黑衣的黑亚天师叔,他和其余七只黑天鹅冲进来。

然后,他惊讶的看着眼前,两个女人。

黑亚天师叔说:“叶离?”

叶离脸红了,扭扭捏捏的笑。

黑亚天也笑。

他是白丹青的师弟,自从师傅的爱人被人杀死,便是他一直守卫着师傅。他与其他七名师哥,练成黑杀阵法。

他这时笑起来,说:“小丫头厉害了,还真挺漂亮的。”

叶离被夸,有些得意,抬起头笑。

在一旁的丝羽师叔也在笑,抿着嘴微笑。

她总这样,笑不露齿,以人形吃饭时,会用手绢捂住嘴。

她一身白衣,长飘飘,仪态端庄。

凤黯师叔喜欢她。总说:“丝羽像仙女。”

丝羽说:“师姐,那我们退下了。”

师傅点头。丝羽师叔转身离开。

黑亚天师叔和其余七名黑天鹅这时也退去了。

最后子衿师姐,临出营帐,责问她:“小离,你不知道师傅在冥修么?”

叶离本想说,不是你让我来的吗?可她话到嘴边,竟不知道怎么开口。

待到能说了,师姐已离开。

她沮丧的想,自己这只百灵鸟,怎么还不如一只花斑大蟒能说。

师傅端详着她。

她扑进师傅怀里。撒娇:“师傅……师傅……我终于变成了,你看。”

她语毕,跳离师傅怀抱,在营帐内,跳起舞来。

白丹青着看她。

彼岸花瓣中,叶离舞姿行云如流水,轻柔划过碎掉的花瓣,像是脚尖未挨地面,裙摆扫起花瓣,在帐内飞舞。而她的影子亦如此,像飞在帐内。

白丹青看得入神。

直到叶离舞毕。叫了她声师傅。她才从恍惚中,回过神。

她自言自语的说:“袅袅雀婷飞,雾青风艳紫,蔷薇欲攀篱,乃道人不易。”

叶离说:“师傅什么意思啊?”

白丹青回:“孩子,若是你以后在人族的领地,千万不要跳舞。”

“不要跳舞?”叶离好奇的问。

白丹青点头,走回卧榻,坐下道:“这舞只有羽族的妖,才能跳出来。”

叶离轻嗯了一声。

白丹青看着她,说:“你过来。”

叶离走过去,步态轻盈。

白丹青摘下自己的手镯,示意她伸出手。

叶离照做。

白丹青笑,解释:“这是嵌入人类灵力后的月光灵石,它集合了仙界的灵气。你带上它,即便是仙界的仙人,也不会察觉你是妖。”

“谢谢师傅。”叶离点头,低头接手镯。

白丹青没递给她,而是直接给她戴上了。

跟着,叶离现这手镯在红光下,出透明的蓝光,晶莹剔透。

白丹青摆摆手,道:“去吧……”

叶离本想张口问:“可是师傅,我们为什么要变成人?”

但师傅已经回到白天鹅的模样,她把头微微埋进胸前,睡了。

叶离只好离开。

寝帐外熊罴迎上来,月光下他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反着光。

他笑着说:“师傅满意吧。”

叶离晃晃手腕,嘻嘻的笑。

然后,他们走到湖边坐下,欣赏圆月。

过了会儿熊罴掏出个火灵石的簪子,递到她眼前,道:“这个给你。”

叶离很惊讶。

她现这不是一般的簪子。它不仅晶莹剔透,在月光下,色泽不断变化。上面还有奇奇怪怪,但精致的花纹。里面的灵力浑厚至极,她只是稍微试探了一下,便现远在师傅给自己的手镯之上。

她在月光中,盯着熊罴,好奇他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东西。

这时,熊罴说:“早就给你准备了。”

她好奇的问:“熊哥,这是你从哪里找的?”

“这是娘留给我的。想着等你能变成人以后,给你。”

叶离猛地看向熊罴。

熊罴不说话了,低下头。

月光照在他熊掌里的簪子,他一点没熊族的尊严了。

叶离笑。但她拒绝了。

不等熊罴问为什么,她把头靠在他毛茸茸的肩上。

以手轻抚他腋下的硬骨。

作为黑熊精,熊罴自幼腋下就生有硬骨,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越来越大。

叶离喜欢挠他的硬骨。

然后,说:“熊哥,你说这不会是翅膀吧?然后你会变成一只飞熊。”

熊罴哈哈笑,说:“要是那般就好了,我就可以和师妹一起飞了。”

叶离看着湖面。

湖面泛着光,上有她和熊罴的倒影。

一个温柔可人,一个凶神恶煞。

叶离突然又想起那个男子。

黑色的剑,黑色的剑气,凶神恶煞的样子。

最后却放了自己。

她这时问:“熊哥,你说我们为什么要变成人?”

熊罴不知道。

他挠挠头,想想,然后粗声粗气的回:“师傅说变,就得想办法变。”

“笨蛋!”

叶离掐了一下他的软骨。想着那男子。

她猛地对人产生了兴趣。然后突奇想的说:“熊哥,后天筑天城,有个什么人族的升仙大会,我带你去吧?你变成小熊,挂在我腰上。这样回来,你也能变成人了。”

听叶离这么说。

熊罴乐出声来。

他问:“师妹,你当真?”

草丛有东西在动。

叶离做出噤声的手势。

她压低嗓音,说:“小声点,要不然被师傅知道了……”

熊罴连忙点头。

月光下,她们像已经做了坏事,捂着嘴笑。

然后各自回了自己的营帐,睡了。

说她每杀一个人,便在尸体旁,留下一株彼岸花。

可叶离没见过师傅杀人。也没杀过人。

师傅睡了,以白天鹅的样子。脖颈微曲,蜷缩在胸前。

她闭着眼,并不如师姐子衿说的那般,师傅很生气。

师姐总这样,耍一些无聊的把戏。可叶离这会儿顾不得和她一般见识。

她咯咯笑起来,在师傅帐内。

帐内的烛台,灵石点燃的火苗烧着,泛着红色,配和红色的彼岸花。

师姐子衿说锻炼她,便带她去观摩。

她在树梢上,看到师姐从妖艳美女,恢复成巨蟒,吐出信子,张开血盆大口,吞噬布衣男子时。吓得尖叫起来。

后来她昏厥过去。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