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郝家筑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后振起仙君升仙,郝通天之父郝宙余接父亲位,将蓝狐一族挡在东方半步城之外;

    向南杀白丹青一族,制造上次两族大战,最终奠定今天的势力。

    如今,郝家坐人族凡界共主之位,已有千年。

    后郝家扩张势力,向北抵蓝海,拒八须锦鲤氏族于外海;

    西至三山关,占云台山、嶂石岩、寻梦山令飞熊一族,再无能力前进半步;

    他又道:别说龙脉,就是玉帝的仙脉,佛陀老祖的宝殿,我说挖就挖,说建便建。

    第五天,阴霾扫去,风和日丽,风景秀丽。

    有人云:坐北朝南帝王都,天下霸业郝家筑。

    言家人日出离家,碧空万里。

    筑天城的外墙于七百日后建成。金碧辉煌的筑天殿在第三千日建成。

    这期间再无大风,大雨,惊雷。龙台平原十年风景秀丽。

    有诗人感叹:神鬼怕恶人!神鬼怕恶人!

    其余五族在万年的历史中,逐渐退出舞台。

    郝家由郝通天的爷爷,振起仙君建城于龙台,起名:筑天城。

    据说筑天城开工第一天,便遭瓢泼大雨与雷劈,刚建起的成墙被劈倒。

    他们以八匹白色独角仙马开道;十二只高品阶苍鹰仙宠,空中佑护;十六匹狼族仙宠,保证沿路安全;二十辆载人金銮车驾随后,二十四头白角犀牛载货,沿山间大道,向筑天城进。

    队伍冗长,一路走走停停。幸是有管家张权调配监督。

    五个时辰后,言天再向外看,群山绿林与小溪已在身后,窗外不断有臭味儿传来。

    他向外看蓝天白云下,宽阔的汝南河将龙台平原一分为二。

    河岸以东是金色麦田;河岸以西还是金色麦田。

    风一吹,麦田如金色海洋,翻起金色的麦浪。

    令言家人奇怪的是,汝南河如今是红的。

    河中有船夫带着斗笠,撑着船桨唱:“通天升仙,血城河,筑天霸业,万骨枯。”

    叔父的小妾,甘玲说:“这些人好大胆,竟敢这样唱我们的亲家公。”

    叔父言肃,皱起眉说:“怎么回事?”

    风这时继续吹。金色麦田被吹的压低腰杆。

    言天看到河岸边,麦田的间隙中,全都是死尸,动物的死尸。

    再仔细看,全都是小猫小狗,小狐狸,还有小鸟,小蛇等等小动物。河中之鱼也全都死的干净,那船夫划着船,上面有人在捞河上的死鱼死虾,把它们扔到麦田里。金色的麦田,麦子杆都是血红色的。

    言天感到一阵恶心。

    他想接近郝家地界时,小孩们不断唱的儿歌:

    筑天城,筑天城。

    城墙尸骨做,金殿鲜血筑。

    郝家金腰带,万骨无尸骸。

    言天这才明白,为什么从家出来后,愈接近郝家地界,鸟语花香便越来越少。

    如今望见此情此景,言家人全都掩鼻,叔父命人以龙诞香,驱除尸臭味。

    言天的姐夫甘保宜,看的目瞪口呆,不断咂舌。

    他说:我原以为,我们北漠的妖族戎冰和这里的飞熊,已算极端残忍暴虐了,如今见了这郝家……

    甘保宜话没说完,看到叔父小妾责备的目光。

    他赶忙住嘴。

    五叔言林把一颗新鲜的梅子放在嘴里,说道:“很多人都以为’宏图霸业,天筑成’这话,说的是百姓认为郝家当立,那是天意,所以叫天筑成。但其实在郝家人眼里,自己就是天,天筑成真正的意思是说:郝家筑天,他们就是天。”

    “你住嘴!”

    叔父言肃怒责的弟弟。

    同时他把帘子放下,又道:“这样的景,还是不必看了。”

    五叔言林不屑的看看自己哥哥,凑近言天,眯缝着小眼,笑道:“小天,你记住,这人啊!有时未必比妖好。”

    “老五!你休要胡言,再把大哥的孩子带坏!”

    听他这么说,言天觉得五叔眼中闪过一道不悦。

    车子这时停下来,管家张权前来敲门。

    门打开。张权立于门口,道:“老爷,已过郝家界,他们来人接咱们了。”

    “什么?”听张权这么说,叔父一怔,忙问:“出城千里迎接?”

    “是……但还不止……”张权道:“是管家赤天诚和敬贤庄主亲自前来的。”

    叔父听闻此言,忙起身,催促其他人道:“快下车。”

    五叔言林也不挪屁股,道:“郝家这是怎么了?”

    小妾甘玲回他:“这通天升仙,我们凝儿便是凡界共主之妻,当然要有派头。”

    她语毕。

    车外传来爽朗的笑声。紧接着不等叔父下车,一名满脸黑痣之人便到车前。

    言天见他身材高大,搬着踏脚凳,还以为他是郝家的仆人。

    可是叔父一见他,便怔住,然后连道:“三弟、三弟。”

    那人笑,把黄金与灵石制成的踏脚凳,放在车下,露出笑意。

    叔父停在门口,道:“你这样,我哪儿受得起。”

    言天立刻意识到,此人是郝家老三,敬贤庄主郝通海。

    再看他黄色衣袍绣七龙升天图,腰间玉笏乃是昆仑玉与灵石金混嵌制成的。

    言天知道他。

    天下人都说,郝家虽霸道,但却生老三,讲理又讲情。

    他在筑天城内,建敬贤府,广纳天下名仕。

    人们都说:郝家有异数,通海拢人心,七又二颗痣,宏图霸业成。

    原来说的就是这人,言天想着。

    郝通海这时上前扶住叔父,道:“言家掌门,又是我们的亲家公,怎么受不起?”

    他语毕,已把叔父扶下车。

    跟着是家中其他人。

    郝通海每扶一人,都会面带微笑说:辛苦,辛苦了。

    五叔言林没动身,他让言天先下,坏笑道:“我倒要看看这老东西,怎么接你。”

    言天脸一红,起身离开座位。

    他不想让郝通海扶。

    但对方却已经上前,待他踏步至踏脚凳,郝通海虚扶了言天一把,道:“贤侄小心,贤侄果然是一表人才,修仙之术也是了得的。”

    言天连忙鞠躬向后。

    他望向迎接队伍,金袍兵在金甲马上,队伍一眼望不到边际。

    五叔这时慢慢悠悠往下走,他对郝通海道:“仁兄,不必如此客套。”

    郝通海回:“我们两家通好,我若不来迎接还是人吗?”

    他说着,连忙扶住五叔,把他扶下车。

    这时五叔笑谑道:“你是不是人,现在还很模糊。”

    郝通海听闻言林这么说,怔了一下。

    然后,他尴尬道:“要脸,要脸。”

    二人对视,默契的大笑起来。

    这时在不远处站着的赤天诚走来。

    他满头白,眉毛也是白的,但没胡子。

    赤天诚向大家行礼,说话尖声尖气,男神女调。

    他是郝家的管家,本姓常,名明。从郝通天爷爷辈,便跟了他家。他为郝家的天下立下赫赫战功,最后却因为保护少主,身负重伤,失了男根。

    振起大仙赐他姓赤姓,意即他与郝家同源,乃是兄弟。

    又赐他名:天诚。说他的忠诚之心,上天可鉴。

    有人说他在郝家,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上人。

    今日他亦前来,令言肃吃惊不小。

    叔父向他和敬贤庄主还礼,他们彼此寒暄。

    这之后,言家人改乘郝家的车驾。

    车上,言肃随口问道:“通海,我刚才看这外面的景,那些尸体是?”

    郝通海微笑着,回:“都是妖精。”

    接着,赤天诚尖声尖气道:“方圆一千五百里以内……”

    叔父一怔。

    回想起那些小动物,它们分明不是妖。言天看向五叔,想起他说:“人有时还不如妖。”

    这时赤天诚又道:“这血明天就能清洗干净。我们郝家没别的,就是人多心齐。”

    天空中,有鸟在叫,叫声凄厉。

    言天掀帘一望,竟是七彩百灵。

    他想起她会哭。

    这时叔父叫他,他连忙合上帘子,希望她不被杀害。

    第二天平地冒出的洪水,又将刚挖好的筑天殿地基冲垮,死伤无数人。

    第三天,狂风起,又将刚竖起的天旗吹倒。

    筑天城,筑天城。

    宏图霸业,天筑成。

    这是百姓对郝家的评价。

    也有上古诗人说成:筑天城,筑天城,宏图霸业,血筑成。

    郝家乃当世修仙第一家族。先祖起自赵州赤水河。与姬姓、工氏、颛姓、王姓和龙姓合称上古六族。

    有人传:“这是挖到龙脉了,再不收手,不定会怎么样呢。”

    说这话的人,第四天被砍了头,血粼粼的脑袋,挂在刚修好的城墙上。

    振起仙君说:再有敢胡言乱语者,灭他全族!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嫡女惹火:冰山夫君融化吧重生之武道天下重生之你才是女配不良米虫退婚记异界的网吧仙帝之从头再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