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九九八十一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但他又因九头九面,被妖奉为妖仙老祖。

    他阴阴阳阳、哭哭笑笑、善善恶恶,亦正亦邪,面总是随着心改变。

    他说经时,用恶面;杀人时,用善面。

    但她想起,两百年前天桂山,自己卧于师傅羽下,听妖仙老祖九九怪道说升仙。

    那怪道本是人,却因穿破烂青衣,披头散,九头九面,遭人排斥。

    她低头看他。

    熊罴说:“师妹,我们回去吧!太危险了。”

    他说升仙,用阴面;说鬼神,用阳面。

    他说情,用仇面;说恨,用笑面。

    熊哥一点没继承熊族的勇敢,强壮和暴虐。风吹在他身上,吹得它直打晃。

    叶离也想回去。

    她已知道郝家杀光了城郭外,方圆千里的妖精和动物。

    叶离见过妖吃人,见过人杀妖。她知道妖很凶,人也一样。

    可它们不是。它们只是小猫,小狗。它们很友好,很胆小。

    她继续飞,流着泪飞。流着泪问自己,师傅,为何要让她们变成人?

    他说:“万物都言升仙好,无非功名利禄,仙女好。”

    叶离忆起师傅问:“上仙,可升仙不是要了断凡尘么?”

    九九怪道的脸转了一下,众妖看到他的仇面。怒目圆睁,只有仇恨。

    他说:“功名利禄好,金银仙女好,仙人一样忘不了。”

    师傅问:“忘不了?”

    九九怪道,又换了一张脸。那是笑嘻嘻的脸。

    他盯着师傅看。师傅也用渴望的眼神,回看他。

    良久九九怪道回:“忘不了,忘不了,凡尘俗世断不了。”

    师傅再问:“若如此,我们为何还升仙。”

    九九怪盗又转过一张神情默然的脸。

    他说:“九人九面,九妖九头,九九八十一心。妖妖不一样,人人不一样,仙仙不一样……不一样,不一样,早和盘古女娲不一样……”

    他语毕,不等师傅回,便飘然而去,从此再未下界。

    叶离还在飞。熊罴再次动了动身子。

    叶离低头看他。

    变成布娃娃的熊罴,也用黑漆漆,闪亮亮的眼睛,回看她。

    他的眼眶泛红,但无泪。熊族没有泪。

    他们想互相安慰,可却不知说什么好。

    最后还是熊罴,说:“师妹,我不想变人了,我们回去吧。”

    但叶离不同意,她说:“不,我们要去。我想看升仙的人。”

    她继续飞,明知筑天城内有多危险,心里其实很害怕。但却继续煽动翅膀。

    黄昏下,火一样的云,照着她的七彩羽冠,七彩流光。

    叶离想着,九九八十一心。心心都会是杀戮之人么?

    为什么不一样了?那些杀戮之人,是什么心;参加升仙宴的人,又是什么心。

    熊罴这时再在她腰间动了下。

    他再次说:“师妹,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我这么挂着在天上,实在好累。”

    叶离这才想起,熊哥挂在自己腰间,已经几个时辰。

    她连说,对不起。然后落在一片深林里。

    深林一片寂静。再没鸟语花香,也没蛐蛐蝈蝈与知了的叫声。绿叶遮住夕阳的光。

    熊罴小心翼翼变回黑熊精,在一棵树前坐下。她站在熊罴肩上,给他踩肩。

    熊罴再度说:“师妹,我们回去吧……我不变了……”

    叶离撒娇:“可是,熊哥……我想看人……”

    熊罴挠挠头,憨憨的说:“可师姐她们不也能变成人吗?”

    叶离说:“人是人,妖是妖,变不了的。”

    “可是…”熊罴突然变得很认真,他看着叶离问:“师妹,你干嘛那么想了解人?”

    叶离回:“熊哥,你难道不想知道,人为什么要升仙么?”

    “和我们妖一样吧?”熊罴回,他粗声粗气的。

    “九九八十一心,心心不一样。一定和我们不一样的。”

    “可是,师妹……这太危险了……”

    “熊哥哥……我想知道,想看看。”叶离撒起娇来,啄熊哥头上的毛。

    熊罴捂住脑袋。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就如亲兄妹。

    他犹豫了,最终说:“那我们看看,就走。”

    “好啊!好啊!”叶离飞到熊罴眼前,扑闪着翅膀,像个孩子。

    熊罴又道:“师妹,我们走吧。”

    他说罢又变回布娃娃,被叶离挂在腰间。

    这时深林里突然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那声音浑浑噩噩,像喝多了。

    他俩连忙躲起来,在树后。

    一名蓬头垢面,打扮如乞丐,手拿酒壶之人走来。

    他边喝边自言自语:“人人皆道神仙好,无非想着利禄好;人人皆言升仙好,无非念着功名好。升仙升仙就是好,功名利禄全都好,只是良善全忘了。”

    他说着话。叶离感到强大的灵力,如海一般,超过师傅。

    他可以轻松杀死自己和熊哥。

    现在,那人在他们藏匿的树前,停住脚步。盯着树,就像盯着他们。

    叶离吓坏了。腰间的熊哥,不停的打着抖。

    跟着那人话锋一转,又道:“现在人还不如妖精好,我活了这么久,才明白……失败,真是失败啊……”

    他说完,无奈的摇头。

    然后猛然消失。

    待到叶离与熊罴出来,那人早已不见。

    她们没多想,再度飞起来,飞向筑天城。

    天渐渐黑了。叶离的视力正变得差起来。

    羽族最大的弱点,便是夜盲。

    虽然师傅常在夜间训练她们,筑天城又是不夜城。但她还是看不太清。

    她变成少女,在城门关闭的那一刻,走进去。

    八匹白色独角仙马;十二只高品阶苍鹰仙宠;十六匹狼族仙宠;二十辆载人金銮车驾,二十四头载货白角犀牛在前面。

    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姐……”

    叶离立刻想起,那晚放过她的男子。羽族的听觉不会有错。

    她连忙找寻,但男子已消失。

    挂在腰间的黑熊精,也在哭。但他没眼泪,只能干嚎。

    现在,叶离好想回到师傅身边,趴在她膝上哭。

    叶离哭。一直哭。

    她在天空悲鸣着盘旋,忘了这样很危险。

    她流出眼泪来。泪水模糊了她的眼。太阳正西落,血红的日光,将血染的汝南河,染得更红。岸边的小动物尸体,不断被船家用渔网捞出。

    它们被棍棒、被刀枪、被弓箭、被毒药杀死。

    但它们不是妖。

    问她:到底为什么?

    可师傅不会回答。师傅自己也没答案。

    天空中,叶离晃了一下。是熊罴在动。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农绣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生随死殉医品宗师独宠丑夫灭世猎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