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上仙姐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前方升起炊烟的地方,是个馒头店。不少人在排队。

    一个脑后留十几根小辫的男孩,没排队,贴近馒头的蒸笼。

    有妇女要馒头。穿粗布衣的店小二,打开蒸笼。

    但现在,看那些欢乐充满笑意的人,叶离突然觉得她们的笑都是画出来的。她们背后都藏着一把血淋淋的刀子,随时准备杀死自己和熊哥。

    她不由打了个冷颤。

    她又想起城池外,血染的汝南河,稻田中死难的小猫,小狗,小蛇。

    她不禁皱眉。想起很久前,凤黯师叔说:“世上唯太阳与人心不可直视。”

    叶离这时看到,那男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馒头就向外跑。

    还没跑两步,店小二从后追来,揪住他的小辫,把他拽个跟头,馒头掉在地上。

    她问:“为什么呢?”

    师叔回:“因为太阳的光明,会刺瞎你的双眼;人心的黑暗,能吞噬你的良知。”

    她那时不明白,凤黯师叔是什么意思。

    叶离欢快的走在其中。

    她从未穿过如此多道的城门。从筑天门,到升天门、通天门、最后到了通天门。

    她从未在黑夜中,将一座城看得这么清晰。

    叶离瞪大眼睛,见店小二揪着他的辫子,说:“没钱,还想偷啊!”

    男孩虽然惨叫出声,却竭力抓起沾满尘土的馒头,不管是不是刚出笼,便把它塞进嘴。无论店小二怎么打他,死也不肯吐出来。

    叶离见店小二拍打男孩的后心,喊:“你吃了,吃了我也能让你吐出来!”

    她愤怒了。猛然上前,一把攥住店小二的手,制止他再打男孩。

    店小二愣愣的看着她,挣扎两下,现根本动弹不得。他毕竟只是普通人,不可能打得过有四百九十九年修为的叶离。

    他这时说:“哟,您是参加英雄擂的吧?”

    叶离本不知道什么是英雄擂。

    但她想起自己进城后,到处都在聊这个比赛。说这是每六十六年的修为大赛,人族中三大家族,六大门派,散修高人,都会悉数参加。而近日正值郝通天升仙,郝家人便把本届英雄擂,变成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比赛。

    她这时仰起头说:“是又怎么样?”

    小二回:“不怎么样啊……我们普通人家岂敢和仙人比。可我们也是小本买卖,要是人人都能偷我们,我们又怎么活啊?”他语毕,店家走出来,是个白老人,已经驼背,拄着拐杖,目光畏缩。

    叶离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想着可能会打一架,或者吵一架?

    但什么都没有。

    老人只是走到她面前,费劲的跪下。

    叶离吓了一跳。

    老人这时说:“上仙,得罪,得罪了,小侄刚来这里,还不懂事。”

    他语毕,连连磕头。

    这让叶离不知如何是好,本有的怒气,因为不知所措泄掉了。

    这时她觉得裙摆,被熊哥拽紧了。

    她意识到自己惹事了,筑天城是人族城池。再看那些人的眼睛,没有笑意。

    她猛地松开店小二。不等老人再继续说什么,拽起男孩跑。

    他们跑出人群,在街角停住,没人追来。

    月光下男孩把馒头咽下去,叶离的裙摆松了。

    她这才看清楚男孩。

    他生得小眼、小嘴、小眉毛,小胖手,面颊脏兮兮的,一看就是多日未曾洗脸。身穿金边皮袄,上绣七彩雄鹰踏祥云,脚踩银边踏龙靴。他有耳朵眼,但没带耳饰,辫子拴麻绳,但那花式编法,绝非一般人所会。

    叶离蹲下来,与他平视,问:“你多大了?”

    他回:“十三了。”他的声音还是童声。

    叶离又问:“你出来多久了?”

    男孩想想,摇摇头,表示数不清。

    接着他拽拽叶离的衣袖,说:“上仙姐姐,我好饿。”

    叶离猜得到,他很多天没吃了。

    可她没钱。

    她和熊哥出来时,根本不知道还有这种东西存在。

    男孩让她一时没了主意。

    这时对面通海客栈,又有人进进出出。

    她看到被灵石照亮的通海客栈招牌,灵机一动,拽起男孩的手。她听说郝家为了英雄擂盛大,在筑天城内设了几个客栈,专门招待各路英雄,吃喝住宿全免。

    他们朝那里走。

    熊哥拽拽她的裙摆,她也轻抚熊罴。

    通海客栈门廊两侧,烫金大字上写:胸怀千古谈大志,

    下写:夜来通海聊风月

    他们往里走。客栈灯火辉煌。

    踏黑色马靴,穿绫罗绸缎的小二迎出来,给她们鞠躬。

    跟着叶离感到对方隔空试探自己。

    她连忙调动灵力,让对方意识到到她乃修仙之人。

    小二随即闪至一旁,恭敬的做出请的姿势,道:“上仙,来英雄擂的人都是我们庄主的朋友,您在客栈里放心住下,一应起居用度,我们庄主都会安排妥当了,请英雄只管专心修习。待会儿我给您把英雄擂的登记册拿来。”

    客栈里已有不少人。

    小二将她和男孩请到靠窗的位置,坐下。他说:“上仙,这里风景不错,可以看见月夜下的筑天殿。”他用手一指。

    叶离看到灯火辉煌的筑天城,这时熊哥拽紧她的裙摆。

    男孩再次说道:“上仙姐姐,我饿。”

    灯火辉煌下,渺渺炊烟,散出稻米的香气;她听琵琶声,抬头望楼台,诵诗之人,穿白袍青衣,背身拿着诗书,潇洒而严肃;还有桥头聚拢的少女,嬉笑着用竹节戳破水中月;城门站岗的金甲士兵,庄严帅气。

    这里与妖不一样。

    叶离从未进过人族的城池。

    她最多就是从天空,向下望,望人类废弃的古城。

    白山黑水间,连绝古城已是残垣断壁。凤黯师叔说,这里以前一到夜间就灯火辉煌,人潮人涌人族的城市,在夜里才是最美的。

    现在她来到筑天城。

    看郝府的宏伟、演武场的宽广,英雄擂的高耸,升仙台的神秘,巨石铺就的甬路,即便并排走过几十匹高头大马,也一样有间隙,可以通过更多人。

    没有深山中阴暗的洞府,没有水中黏滑的珍珠殿,没有湿地中的亭台楼榭,更没有旷野中的营帐但这里吸引了她,让她流连其中,好奇这就是人的生活么?

    她们看起来并不邪恶。

    不似师傅说的那般凶神恶煞,面目狰狞,穷凶极恶、恶贯满盈,张口杀妖,闭口吃妖。他们都在笑,笑的如此灿烂。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跑,你继续跑[穿书]寻道客最终幻想之改写者娇贵死了(男主重生)流年恰雪绒飞刀战神在都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