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南天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时赤天诚说:“各位主子,小心台阶,台阶。”

    他尖着嗓子说,然后面带笑意,在绕出小道后,伸出手轮番虚扶众人。

    言天看到南天苑的院墙被竹林掩住,拱门上是烫金大字。

    言天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想起姐姐。

    想她嫁到郝家,连说话的人都没。以前也许还能和小猫小狗聊聊天,可现在就连只会煽动翅膀,不会鸣叫的蝴蝶都没了。不由得替她难过。

    五叔走在前面,言腾议论道:“五叔,这郝家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家族。你看这宅院,错落有致,忽而金碧辉煌,忽而碧水潆回,古松参天;一会儿雕梁画栋,如诗如画。一会儿又重重假山,巧夺天工,气势磅礴。”

    听言腾这么说,五叔言林微笑,道:“就是好像少了点声音。”

    大门两侧:上写:朝来此间耀辉煌

    下写:夜来南苑看月光

    “声音?”言腾问。

    “鸟语虫鸣?”言天这时跟上。

    他瞬间明白,此间的风景与曾经的不同之处:不只是少了鸟语,还少了蝈蝈有节奏的叫,蝴蝶落在花瓣上,飞蛾不断的扑向被灵石点亮的灯盏这里似乎只有一种声音,就是郝家人的身影。

    不过廊画上并未有郝通天,廊画止到振起仙君。言天看他着金边道袍,上绣仙符,身材伟岸,肩宽臂阔,他长髯美须,高颧骨,印堂泛红,双眸炯然,身后是还没建成的筑天城。

    廊画边上,有题画诗上写:千人万人万万人,一世百世万万世。

    他们继续向前。

    他们绕过龙鳞影壁墙,见郝通天背身立于院中,两旁是和封龙山一样的翠竹。他一直抬着头望天。天上的圆月,伴着繁星。这时赤天诚稍微咳嗽了一声。郝通天才意识到自己想得出神了,转身望见言家一家人正行来。

    他连忙上前,行礼道:“亲家公,一路舟车劳顿,小弟有失远迎了。”

    郝通天微笑。

    姐姐结婚时,言天见过他。现在他还是没有变模样。

    修仙有成之人都如此,倒是算不上稀奇。

    郝通天长得并不像振起仙君,虽然他的眼神锐利,剑眉星眸,目光如炬。但他坚毅的脸颊中有些许温柔,不像他的先祖,只有坚毅和残暴。但这只是看似忠厚,言天想起那些小动物。

    叔父这时也迎上去,与郝通天还礼。

    二人在院中,郝通天明显比叔父更加伟岸。

    他窄腰宽肩、头绾紫晶玉冠钗、身穿金边袍服、上锈九龙升天图、脚踩白玉晶石御仙靴,左手戴冰晶龙玉扳指,右手带碧海波涛戒。

    郝通天说话声如洪钟,却又温文尔。

    一家人寒暄起来,姐姐与郝飞雄走来,这之后是郝家女儿郝眉君。她穿白裙,上锈暗花,月光下显出晶莹之色,原来是七凤登天图。踏白玉缤纷靴,绾鎏玉白金钗,肤色腻白,晶莹剔透,粉嫩中暗带娇色,凤眉弯弯,杏眼,悬胆鼻,鼻尖略翘,樱桃小嘴。

    她走至郝通天身边,向所有人行礼。

    郝通天介绍:“还记得吧?这是小女眉君。”

    郝通天语毕。大家点头,言她真美,又说她比之前长大了。

    郝眉君低眉顺目道:“眉君,在这里给叔叔,姨娘,哥哥嫂嫂们有礼了。”

    她欲下跪,叔父言肃虚扶她,郝眉君随即起来。

    这时言腾在五叔身旁,不由得低声叹道:“人都说冰璃,冰璃,冰清玉洁,晶莹剔透。但如今一见,又何止是冰清玉洁,天上的仙女也不过如此。”

    他这么说着,五叔猛得盯视他。言腾赶忙闭嘴,退到队伍末尾。

    郝眉君行完礼,微笑转瞬即逝。

    言天这时再看她,却现她目带冰冷,仰着头,并不与姐姐说笑,和哥哥也没甚目光交流,她就像一尊雕塑,站在郝通天身旁。身后不远处是她的两个仆人,姐姐出嫁时,言天见过。

    他记得那个叫信儿的少女。

    她长得肤黑但不失俊俏,宽额,吊梢眉,丹凤眼,蒜头鼻,身材虽然不婀娜,但也不算臃肿。言天之所以对她印象深刻,是因为当日,她曾被朋朋凶过,要不是自己及时制止朋朋,恐怕姐姐的婚礼,就会填上阴影。

    至于这叫信儿旁边的矮胖女人,言天想不出她的名字。看她一脸的麻子,虎眼,鹰眉,扁桃嘴。他记起自己看到,她将这信儿带至无人处,狠狠的掌嘴。信儿不敢顶嘴,也不敢还手,只敢低着头忍受。

    一家人经过简单寒暄。

    郝通天问叔父道:“今日虽是十六,但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故也算团圆之日。你我两家,自犬子与凝儿大婚,已算是一家了。如今我特备薄酒,咱们一家人,也就别分长幼高低了,一同饮酒赏月可好。”

    他做出请的手势,言天看到院中的圆桌,冷菜已端上来。

    他知道叔父平日里,最不喜长幼不分,规制不清。

    但如今郝通天客套,叔父也只好应允。

    随后两家众人各自落座。

    下台阶时,赤天诚和张权一样,不停小声说:“各位主子慢点,看台阶。”

    跟着他们走过龙鳞石雕刻而成的假山,穿梅林,上小桥过湍溪。上次姐姐言凝出嫁,言天走过这里,他那时只觉得这里曲径幽深,鸟语花香,小溪湍湍。月光时隐时现,风景甚美。

    家宴在裕华堂的南天苑举行。

    这里水榭花楹,古树禅林。圆月在天,亦在水中。水中月随溪水不断波动,荷花也随之摇曳起来。亭台廊榭中,赤天诚弯腰引他们朝南天苑走。

    言天与言冰走在五叔言林身后。

    廊壁上鲜艳的画,被灵石点燃的灯盏照亮,让言天看的清楚,这上画的是郝家先祖筑天的事迹,从赤水河大战到筑天城,郝家一代代主事人都在其中。

    每一代家主都彰显各自不同的风采。但郝家成为顶尖大族,还是因振起仙君开建筑天城,通天与仙界玉门联姻开始的。

    但这次同样走在这里,他却觉得这里的风景变得不一样了。

    但有何不同。他想不明白。

    此时小溪湍湍清澈无比,听流水声,看圆月在银杏的枝头,一切如画。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萌宝很忙:爹地我妈咪又有了鬼途之女魔头驾到玫瑰铿锵绯闻女1号:老公,别玩火孽权重生之乐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