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郝通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叔父又对他的小妾甘玲道:“通天的手艺,真是想象不到。你也尝尝,尝尝。”

    叔父以筷指豆芽,又吃了一口。

    他身边甘玲,这才下了筷子,夹了菜,放进嘴里。

    这时叔父嚼完,叹道:“美味,美味至极。尤其是这北漠的沙棘丝,简直是点睛之笔,亲家公好手艺,堂堂凡界共主,竟还有这样的厨艺,想不到。”

    叔父语毕,郝通天笑。

    这时豆芽菜转至叔父与姨娘间。

    郝通天道:“亲家公,得知你来,我提前一周便准备了黄豆,把它泡在水里两天,直到脱皮,又把它按照祖传的方法,放到粗布筐里,让它生芽,正好你今天来,它完全好,可以尝尝了。”

    叔父问:“亲家公,可给这道菜起了名字?”

    郝通天回:“我家老祖宗说,这菜叫玉金鳞。意即:金鳞困底,玉龙思源。”他说,然后停顿片刻,又道:“这是让我们在天上时,不要忘了游龙困底时之日。”

    听他这么说,叔父微笑,点头致谢道:“多谢亲家公,费心了。”

    他下了筷子。将豆芽嚼在嘴里,细细品味,不住点头。

    言天看过去,看到上面撒着一点点梨丝,还有别的什么,言天看不出来。

    眼见已尽山穷水尽,郝家先人准备投河,掀起衣服却看到在粗布衣服下,竟然盖着一碗黄豆,这碗黄豆如今竟生出嫩芽来,郝家先人吃完后,灵力充沛,不多日便达到聚灵,也因此他们便称,此乃仙人所赐。

    从此豆芽这道菜便成了郝家家宴必备之菜。

    不过言天并未在郝家的廊画上,看到这个故事。

    郝通天语毕。

    叔父回:“真是好寓意,难怪郝家能延绵至如今,共主连坐三届。”

    他语毕,姨娘跟着点头。

    言天注意到姨娘的眼眶红了。

    这时郝通天又道:“说起共主,我升仙后,虽说郝家的实力是加强了。但仙界历来有不涉凡界的规矩,现在我家共主之位,只剩两年了。如今天下,人人都觊觎此位,这未来二年必是大乱之年,我想犬子还需亲家公照顾,待到这二年结束,这凡界共主便也该归言家了……”

    他说罢,端起酒杯。

    叔父这时跟上。

    与郝通天碰杯道:“亲家公,小婿是郝家人,也是言家人。”

    “那就托给亲家公了。”

    “一家人不说话两家话,你客气了。”

    他们互相抿了一口,言天现叔父有礼有节,但未回二年之后,凡界共主之事。

    这时郝飞雄端杯起身道:“多谢岳父大人,小婿我定不负此情。”

    他语毕干杯。

    她身边坐着的姐姐言凝,此时面带标准的微笑,嘴角微翘,也跟着端杯。

    他们二人一唱一和的,总让言天感到别扭。

    可他说不出哪里别扭。

    这时言天再看郝通天与叔父,他忽然明白了。

    郝家少人,玉之烟并未下界与夫团圆,叔父未问,言家人也未提及。

    而他唯一见到玉之烟,是在姐姐的婚礼上。

    玉之烟与郝通天坐在一起,有礼有节,每一个动作,都像极今天:标志,标准,且克制,没有丁点眼神交流,但一切却又如此自然。自然到一点毛病没有。以至于敬完酒后,姐姐姐夫瞬间恢复各自状态。

    言天惊讶的现,姐姐目光瞬间游离开,不知在想什么,而郝飞雄则是目光炯炯。

    言天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她隐约感到姐姐并不开心。

    家宴不多久便结束了。

    按规制礼节,并未由赤天诚将言家人送至玉烟宫。

    这一次是姐姐言凝。

    她为家人提点由灵石点亮的灯笼。

    他们穿长水榭花楹,古树禅林,幽暗长廊。

    姐姐不时提醒家人道:“爹,姨娘你们小心台阶……小弟,看这些……”

    五叔言林道:“侄女,不必如此客气。”

    他身边言腾,追问:“叔,你说的是真的么?那寒冰宫的宫女来了?”

    五叔笑着点头。

    言腾低声道:“那我待会儿偷溜出去,五叔可得替我保密……”

    五叔拍他的肩膀道:“你可小心点,别光看表面。”

    他们说着话,一家人进了玉烟宫。因为天色已晚,叔父想让姐姐早回去休息。

    姐姐犹豫,姨娘拉着她的手,说:“凝儿,说话的日子还长着呢,不在当下。”

    言凝听此言,只得遵从。她转身离开。

    看着姐姐的背影,言天道:“叔父,我去送下姐姐。”

    他随即追出门。

    追到姐姐身旁,言天放下脚步,道:“很晚了,我送你。”

    言凝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准许了。

    姐弟俩走在郝府的深宅中,灵石点燃的灯笼,照亮宽阔的甬路,她们的影子一高一矮。言天想起小时候,自己喜欢和姐姐比影子的长短,那时是姐姐高,而如今他早已超过姐姐了。

    天黑了,府中很安静。

    言天一时不知和姐姐说什么好,只是默默的陪着姐姐走。

    直至到了姐姐在的院落。姐姐欲对他开口,让他回去。

    但言天终于忍不住,问道:“姐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

    听闻言天这样问,言凝一怔。但随即便道:“天弟何出此言?”

    言天说出自己的观察,道:“我看宴席上你和姐夫没说一句话,也没任何交流。”

    “父母长辈皆在此,焉得无状。”姐姐制止她。

    但言天忍不住,又问:“平日里姐夫待姐姐如何?”

    那一瞬,言凝默然,两眼竟然含泪。

    言天觉得心如刀割。

    但旋即,姐姐收住泪水,道:“尚可。”

    她话说的冷淡。但泪水忍不住流下来。

    言凝随即以手帕拭泪道:“父母兄弟来了,我真的很开心很高兴。但你们今长途跋涉,明日还有应酬,快些回去休息吧。”

    她说罢,轻拍言天的肩膀。

    言天忍不住还想问,但姐姐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轻轻推他。

    那一刻,言天只好离开。

    待到走远,他回头看,姐姐站在灵石点亮的灯笼下,朝自己摆手,然后进了院。

    言天心下觉得无比难受,只好返回玉烟宫。

    这时,言冰见到他,便说:“怎么样,姐姐应该很开心吧?”

    听到弟弟这样说,言天真想说他两句。

    但他忍住了,只是说道:“也许吧……”

    “也许?”言冰不解,又道:“姐姐真是奇怪,她如今的位置,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被郝家人明媒正娶,现如今又成了共主的夫人。未来又有咱家的支持,一生荣华富贵,多好……”

    言冰语毕,不由得羡慕起来。

    月光下,言天看着他。不知弟弟是否真如他的名字那般,心中只有荣华富贵,并不惦念姐姐的幸福。

    他这时不再说话,进屋休息前,照例他将朋朋放了出来。

    五叔言林曾坏笑着说:“想吃就吃呗,还找出这么个故事,郝家就是这样,便是杀人,也要先找出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才显得正确、正义。”

    此时灵石驱动软玉石盘,缓慢转动菜品。

    虽说是家宴,但郝家所备之宴,并不简单。

    作为对言家的致意,菜品先以封龙山冷盘开始封龙凤尾金瓜与福字冷烧口蘑,又有言记口味菜,配酱黑菜,枣泥糕与一碟不知名的豆芽菜。

    这菜在其中,虽略显突兀。

    但言天记得姐姐出嫁时,郝家便有这道菜。

    话说郝家先祖起自赤水河边,当年本无灵修之质,一年受困于赤水河边,多日未曾进食,又因手无缚鸡之力,居于赤水河多日,却都未曾捉住一条鱼。

    言天注意到乘菜的碟子,由北漠巴音氏的轩晗玉制成,晶莹剔透中暗含风沙之韵。

    这种玉石极为罕见,无论人族妖族都是无价之宝,但在郝家只配当菜碟。

    身边的言冰看得愣,不敢想象。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海贼:究极忍术月狼天使身边之物变成了妹武之阴阳谋杀调查社历练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