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姐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走过去。

    姐姐今日没有盛装。

    她穿着白色纱裙,外配浅粉色的窄袖短衣,头冠只配了一个龙凤玉金钗。这是她以前在家时的装扮。简单大气,却又不失庄重。

    言天也笑。他们一家人好久没坐在一起了。

    除了没有叔,言天想,没他也好,省得他又教导姐姐。

    和昨日一样,他突然觉得这门口哪里怪怪的。迈步往里走。眼角的余光突然注意到,宫门两侧的红漆大柱,光秃秃的,上面竟没有必备的烫金对联。再仔细一看,便现这两根柱子非常光滑,应该都是新换上去的。

    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言天也没心思再想,他径直走进院,绕过影壁墙,顺着游廊走,绿叶衬着沙棘花,开满整个玉烟宫,娇美至极。姨娘和姐姐坐于院内的亭子中,与弟弟言冰一起,就像是坐在了北漠。

    她朝言天,笑着招手。

    言天想起小时候,他和言冰淘气,在姐姐言凝的裙子上乱写乱画。被她抓住胖揍;还有一次言冰去拽姐姐的头,被她反手拍了个嘴巴,打得他哇哇直哭;又一次,言天把姐姐的胭脂,涂在朋朋的嘴唇上,气的姐姐追着他打。

    姨娘今天没像昨天那般穿的那么正式。

    她穿了件蓝色窄袖外衣,上面没有任何图案,没带任何头饰,只有耳朵上一个碧海蓝晶玉的耳环,据说是她从出嫁时带过来的嫁妆。

    姐姐见了他,笑了。

    每次当他提出来看姐姐,叔父却说:“常理姑娘外嫁后来往也没什么,但你们两个毛头小子去做什么,若是你婶婶还在,去也无妨,如今……也就这样吧,毕竟是郝家的人了,论规矩咱们也不便去了。”

    言天想起,姨娘嫁过来的两千多年里,甘家从未来过人。姨娘在言家就像仆人一样,伺候着家里的大人小孩。

    言冰小时候,有一次问叔父:“爹,为什么不让我管我娘叫娘呢?”

    那时候的姐姐,现在的姐姐。言天想着,坐到她身旁,正对着弟弟言冰。

    姨娘随口问道:“天儿,堂会结束了?怎么这么早回来?”

    “反正堂会最重要的时候我都在,其他时间没所谓了。”言天说的随意,他亦知道姨娘从不多问他的事。但最后他还是撒了个谎道:“叔父同意了。”

    姨娘甘玲点点头,没再问下去。她随手从桌上的盘子,拿出一串果子,吃起来。

    言天没见过盘子里的这种水果。一种橙黄色球形的果子,粒状很小,连载一节节的细枝上,表面缩皱。

    他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沙棘果,我看院子里的沙棘花竟然结了果,就摘了一些。”姨娘道:“天儿,也尝尝吧。我小时候最爱吃这种果子,虽然有点酸,但其实很好吃。”

    她说着笑,脸上带出红晕,又吃了一口。

    言天从未见过姨娘这样开心。

    他也拿起来吃了一口,是有点酸,不过确实挺好吃的。

    他问:“姨娘,我怎么从没吃过这东西啊?”

    甘玲这时笑起来,道:“你吃的东西都是由灵石,灵脉培养出来的。而这东西,生在在北漠的野地里,对灵力修为起不到半点作用,都是我们小时候,在戈壁滩穿行,随意采着吃的零食罢了。你是大家公子怎么可能吃得到。”

    姨娘说着又拿起来一串。

    她吃的很陶醉,目光望向远方。

    言天猜,她一定是想家了。

    他于是说道:“姨娘,我今天在堂会上,见到了甘城舅舅。”

    听他这么说,甘玲点了下头,嗯了一声。

    这时弟弟言冰道:“天哥,堂会咱们姐夫怎么样,天下承认他了么?”

    言天看了看姐姐,不理解言冰问这个干吗,他只好回道:“承认了。”

    言冰听此,突然从座位起身,不等他人反应,便向姐姐行抱拳礼,毕恭毕敬道:“恭喜姐姐修成正果,成为受天下人敬仰的共主夫人。”

    言天一怔,未料得,弟弟言冰突然这般。

    姐姐言凝措手不及。

    她也连忙起身道:“冰弟,你这是干什么?都是一家人。”

    她说罢,实实在在的搀扶住弟弟。

    而一旁的姨娘,看到此竟流下眼泪,叹了口气道:“哎…冰儿…”

    为了缓解气氛,言天指着言冰,笑道:“你不要以为,你行个礼就能咋样。小时候在她衣服上画王八的,就是你……姐姐她可是个记仇的人……”

    他这么说着,众人哄笑起来,又回到座位上,说起小时候的事。

    但小时候的记忆,值得说的也就那么多。

    他们说了一些后,便戛然而止。

    最后,还是姨娘及时换了话题,问道:“凝儿,在这里一向可好?”

    言凝一怔。

    言天想说:姐姐但说无妨。

    然而姐姐犹豫了片刻,只是轻声道:“嗯,还好……”

    言天看到姐姐的目光里,有许多想说的。

    但姨娘这时,却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还好就好。”她这话就如陌生人的客套,冷淡不带一丝色彩,也不准备让别人往下接。接着她不再说话,目向远方,又拿起一串沙棘果。

    言天听下,心中陡然冰凉。他看看姨娘,再看看言凝。

    姐姐本欲再说话的目光,瞬间暗淡下来。

    他心如刀割。猛地想起今日堂会,北漠甘氏掌门,问起姨娘时,竟先问言冰,然后再提及姨娘。他这才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刚才姨娘只是嗯了一声,根本也没问他们。

    那一瞬,他再看看姐姐。

    他誓决不让姐姐,变成姨娘这般。

    弟弟言冰插嘴道:“话说今天英雄擂,很多英雄都去了,姐姐,我们三人同行,一起去看看可好?”

    这样也好,言天想。姐姐闷了这么多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也该出去走走转转了。而且到时弟弟去看比赛,他也可以陪姐聊聊。言天这么想着,便道:“是啊,姐姐,咱们三个人,好久没有一起出去逛街了。”

    他这么说着,姐姐言凝向他露出笑容,起身道:“也好。”

    三人说罢,便辞了姨娘,一同前往英雄擂。

    叔父回答:“因为这是规矩,你现在还小,慢慢就会明白,没规矩不成方圆。”

    什么狗屁的规矩。

    言天仓皇逃离堂会。

    他本以为自己会满面怒气,看谁都不顺眼。可当他走出大殿时,却现自己的脸颊湿了。门口两名金甲卫兵看着他,他赶紧故作镇静,把泪水擦干。

    这是姐姐出嫁后,娘家人第一次到郝家。姐姐一定希望,家人可以察觉到什么,问问情况,陪她一起说说悄悄话,一起叹口气,骂骂人。他原以为叔父只是事务太多,忽略了姐姐,直到叔父今天说出这些话。

    狗屁的相夫教子。言天攥紧拳头。

    早知道前些年自己就来看姐姐了,根本不用等他们。

    言天越想越生气。在筑天府内走,高耸的院墙将他与一座座宏伟的建筑隔开。筑天府四面肃然,满是寂寥。有微风抚他的脸。那一刻,言天突然觉得在郝家,就连风都要小声吹,轻轻吹。

    而叔父的规矩就是把姐姐嫁到这种地方,还要让她露出笑脸。

    他对叔父失望透顶,不知不觉走到玉烟宫门口。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国师老公千金妻巫道潜龙吟每次穿越都画风清奇[快穿]春意浓漫威之祖巫降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