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天地道德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虽然她只有四百九十九年的修为,但白远只是个孩子。

    这一击白远必死。

    叶离流出不甘心,不舍得的泪水。她从未杀过人,也从未想过杀人。

    但白远站在原地不动。

    她想,完了……

    台下看热闹的人,鼓掌,哈哈大笑。

    叶离不解,人怎可如此…看一对姐弟互殴,不但见死不救,反而还如看戏那般,鼓掌,大笑。

    她在心里说:对不起。

    这时四周有熟悉的风声响起。她猛然觉得杨博的金丝一颤。

    这杨博牵引她的那只手动了。

    她随即也动了,酝酿起灵脉中的全部灵力,直奔白远而去。

    叶离想大喊:“躲开啊!”

    最后,她老人家只是说:“千万不要相信人。”

    可惜……那时叶离并没认真听,出了帐,便把师傅的话抛的一干二净。

    现在她很后悔,但晚了。

    听他尖叫着大吼一声:“大胆!”

    跟着是熟悉的剑气,熟悉的黑色,如锋利的黑风,席卷而来,不可阻挡。

    这让她立刻想起上一次在封龙山。

    和上次一样,她一开始根本没看到人。只听有人喊:“祭天诀!”

    熟悉的声音……她想。

    接着,身体便如断线的风筝,被抛出去,踉跄向前。

    她意识到金线断了,定是那剑气所为是他,叶离可以肯定。

    白远这时出现在眼前。

    叶离意识到,自己还没来得及收掌。

    她连忙想调整,但晚了。虽然她是百灵鸟,但身法却着实不怎样。她和熊哥,一直没刻苦修习过,每次觉得累,便跑去玩别的了。

    眼见着避不开白远,她很后悔,以前没好好练习身法。

    现在灵力全都集中于掌上,若是打中白远,哪怕是擦着。

    她知道后果……

    这时黑色剑气再度出现。

    白远这时突然流下眼泪,说:“姐姐……”操控他的金丝也被砍断了。

    但太晚了……

    她吓得尖叫。

    那个熟悉的人出现了,挡在白远面前。

    她大喊:“快躲开啊!”然后一掌打上去。

    那人只是笑笑……

    叶离惊讶的现,她用尽全部灵力,打在他身上的一掌,就如打在空气中,毫无作用。她很好奇,稍微试探他,立刻现如海一般的灵力,深不可测。

    她想起,那晚他用这灵力,修复了自己的灵脉。

    她抬头看是他。

    他长得剑眉丹凤眼,鼻直口方,三庭五眼,面如冠玉,脸如刀削般坚毅有型。着和那晚不一样的青色衣袍,上锈麒麟在天图,图案以银色暗线缝绣,并不太显眼,但阳光下,它闪闪光。他那把黑色祭天剑,已经收起来了,这次她看清楚了,黑色剑鞘,黑色剑把,上面毫无装饰。

    他怎么会来?对了,他是言家的公子。她想起来。

    她盯着他看。竟把他盯得脸红了。

    他害羞的一笑,叶离猛地想起森林里害羞的小狐狸。

    这时白远跪在地上,一口鲜血吐出来。

    他哆嗦着说:“上仙姐姐,对不起。”

    叶离也哭了,扑上去抱住他。

    男子这时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扔给她,道:“这是我姐姐做的天凝聚和散。你给他服了……就他这点伤,不出两个时辰就能痊愈。”

    他语毕,走向杨博。

    叶离抱着白远,给他为了那粒丹药,扭头看向他。

    他这时以千里传音功道:“我来!”

    全场都屏息。

    杨博见是他,忙上前鞠躬,尖声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言家的长公子。”他礼毕,又道:“在下青云岛青……”杨博想介绍自己。

    但言家长公子打断他,笑着说:“杨堂主,不愧是樊迦之徒啊,能把一介堂主,演的如流氓地痞一般。当堂主真是委屈你了,你该去演戏……”

    他张口便不客气。让叶离很惊讶。

    她看着他的背影。

    他没变,还是那般高大英伟。但这声音和态度,全然不像放过自己时那般柔和了。

    他这时又说:“下次去我们云来宫演吧,我让我五叔,封你做头牌,给那些姑娘,爷们儿们演……大家保准喜欢。”

    他语毕,台底下有人说:“云来宫头牌,不就是……”

    台下轰然大笑。

    白远此时把脑袋搭从她肩头挪开,呆呆的问:“姐姐,这是你的上仙哥哥么?”

    “别胡说。”叶离道,她害羞的脸一红,阻止他,又道:“只是个好心人。”

    她说完这话,自己也一愣。

    她自问:人还有好心的么?

    再看他,那天救自己时,可没这般不正经。如今怎么这般说话。

    叶离很好奇。

    这时杨博手里的金丝耷拉着,全无了生气。

    他尖声问:“言公子这是从何说起。在下不过打擂,一没坏规矩,二没杀人放火,不知公子何出此言?况今日是郝家英雄擂,言公子这般,怕不止是坏英雄擂的规矩,还砸郝家的场子吧?”

    “对啊。”那言公子答的简单。

    全场瞬间哗然。

    杨博一时语顿,竟不知从何说起了。

    叶离看得也有点傻眼。原以为他会讲什么大道理,没想到他竟大方承认砸场子。

    而且还是用的千里传音功,对所有人说。

    现场所有人屏息。等着郝家人的反应。

    但郝家人还没反应。

    杨博好不容易收住惊讶,又还嘴道:“我听我师父说:言家有长公子,虽然修为了得,只是极为不守规矩……”

    “对啊!”杨博话还没说完,言家公子便又是一句对啊,截停他。

    叶离看着言家公子的背影。

    想那次他放过自己时,是那般柔和,如今却句句夹枪带棒。

    白远这时说:“上仙姐姐,我觉得这个哥哥不错。”

    “是不错……”叶离有点蒙,随即又改口道:“去,小孩子懂什么。”

    她轻轻拍了下白远的头。

    白远委屈起来:“姐姐,这回真打我呢。”

    这时那言家公子又道:“开始吧?”

    杨博一怔,惊讶的说:“你要和我打?”

    “对啊!”

    叶离简直能感到杨博在咽吐沫。显然他不想和对方打,也打不过。

    他这时指指叶离道:“可我们还没决出胜负。”

    “这还不简单。”言家公子立刻接话:“我宣布你赢了!”

    杨博想哭,又道:“但你没签英雄册。”

    “这事简单。”言家公子又堵住他。

    “你还没抽签!”

    “没问题,我现在就安排。”

    杨博挠头了。他大声斥责,想躲避:“你身为言家长公子,就这么坏规矩么?”

    “对啊。”言家公子回。“《天地道德经》说规矩是你定的,也是他定的,但归根结底,是我定的。”

    杨博一怔,瞪大眼睛问:“道德经有这句?”

    “有啊!”那公子回的言之凿凿:“你不信去查。第三百四十二页第七十二行。”

    杨博不说话,沉默。叶离觉得他也不确定言家公子所说,是不是真话。反正这家伙真真假假,善善恶恶,亦正亦邪,难以琢磨。

    这时,白远突然挠挠头道:“姐姐,这书一共才一百多页啊。”

    叶离瞬间瞪大眼睛。

    杨博大怒,道:“你耍我。”

    “对啊!”言家公子语毕,动手了。

    不远处,杨博在尖声笑。

    她想骂他。但张口便变成骂白远:“你这个人族的小杂碎,今天我一定吃了你!”

    叶离从未曾想过,人这么邪恶。

    以大欺小,出尔反尔,卑鄙无耻,还不如她一介小妖。

    她这才想起师傅说:信谁,都不要信人。

    叶离那时不理解,既然人这么坏,为什么妖还要变成人。

    这问题,自然是师傅无法回答。

    她以手指白远。白远的眼眶紫着,鼻子流着血。

    他亦被操纵,骂她:“你这妖狐,今天我不剥了你的皮,吃了你的肉,枉为人。”

    白远说着,流下眼泪。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帝宠情欲超市神话之最强许仙武器大师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盛世婚宠:总裁的头号鲜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