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来自叔父的责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言天便和姐姐,与弟弟言冰回了筑天府。

    与外面的街市不一样,郝家府邸虽也灯火通明,但却没有熙攘的人群,鼎沸的人声。这里幽静的令人心生畏惧,刚踏进门槛,言天的心绪便低沉下来。再看姐姐,她又回到了昨日那般模样。

    他们在府里走,月光拉长三人的身影,言天以为她会和家人一起吃饭。但姐姐在寝宫前停下脚步,道:“天弟,今天谢谢你。我要回去了,否则爹爹会不高兴的。”

    跟着,她三人离开。

    郝啸天恭敬地对言凝道了别,亦离开了。

    他的姑姑没回话,只是和叶离一起行礼。

    叶离又对言天道:“如此,就拜托言天哥哥了。”

    她语毕,流露出恋恋不舍的眼神。

    言天想起小时候,她三人每次都会玩到很晚,回家一起在小饭桌吃饭。

    言天笑,注意到叶离的脸又红了。他道:“放心吧。”

    一只蝴蝶,飞来飞去,在他们面前晃了两下,落在叶离姑姑青燕的肩头。

    青燕仪态端庄,神态优,一动不动。她不拂走蝴蝶,不理白远,亦不和郝通海说再见,她只是淡淡的笑。言天觉得她不食人间烟火,和叶离简直不似一家人。

    他说罢,看向叶离,眼中满是不舍。

    言凝笑,轻抚了下他的肩膀道:“又不是不见了,傻孩子。”

    一众人笑。

    姐姐离开。言天目送她,独自走入富丽堂皇的幽静中

    言冰看着姐姐寝宫大门两侧的红漆大柱,不由得出感慨道:“姐姐这府邸的气势,丝毫不逊于玉烟宫,再看这对联写的,姐夫真乃人中豪杰。”

    他语毕,言天没说话。

    言冰带着艳羡念出来:“天下英雄谁敌手;飞天一跃看人间。”

    言天忍不住,冷冷道::“屁话。”

    他语毕离开,言冰很快跟上。

    二人没有再多说什么,回了玉烟宫。月光下沙棘花连成片,像海洋。几个屋子的灯都亮着,一脸宽厚之相的张权,迎上前行礼,然后压低嗓音道:“大少爷啊,你怎么又闯祸了?”

    张权语毕,以手略指玉烟宫的会客堂。

    言天看那里亮着灯,再看张权显得很紧张。

    言天笑了。

    言冰一怔,看向他道:“因为你打杨博?”

    言天摇摇头,笑:“比这个严重多了。”

    言冰大惊,紧张起来问:“那是什么?”

    言天没回答弟弟。

    这时姨娘从她和叔父的房间出来,见他二人,也指指会客堂。

    二人向她行礼,言天随即朝会客堂走去。

    这时张权连忙跟上,嘱咐:“少爷小心,少顶嘴,要不罚的更重。”

    言天点头,随口嗯了一声,根本没把嘱咐放在心上。

    反正做都做了,有甚可后悔?当初自己在堂会拂袖而去,便知道会有这顿家法,如今看着会客堂亮着灯,他更觉得自己没做错。

    他心道:叔父把姐姐送进郝家,才是错。

    他这么想着,走进会客堂。见叔父居于主座,五叔言林居于次席。

    叔父沉脸,瞪着他,手边乃言家的杖责尺。它有三尺宽,乃万年炎灵木所制,坚硬堪比玄灵铁。上刻言家特有的言灵符,复杂神秘,如迷宫在表面。它具有灵力攻击的属性,行起家法,对言家人有特殊效果,可以轻易破除防护,保证尺尺到肉。

    言天很多次都栽在这东西手里。

    五叔此刻在玩手里的扳指,见他进来,连连给他使眼色。

    言天自然明白,五叔和张权的意思一样。

    他点头走上前行礼。

    抬头见叔父身后的墙上,挂着玉之烟的画像。看她在云中,远望似朝霞,其形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她生得明眸善睐,皓齿内鲜,云髻峨峨,仪态端庄,腰如约素,延颈秀项。

    言天怔了一下。一怔这画做得好,就如自己当初见过的玉之烟那般真实;二怔这仙女如何会下凡?

    他想起五叔曾说:玉之烟下嫁,乃仙界当年动荡,玉门不得已为之;又想起姐姐大婚时,郝通天对玉之烟的态度,那一刻他忽然意识到,不只是玉之烟不爱郝通天,郝通天亦不爱她。

    所以才只保留寝宫,却将门联扒掉。

    他正愣,叔父大吼一声:“逆子,你可知罪。”

    言天看向叔父。

    叔父一脸严肃,和他名字一样。

    若是以前,自己就默认了。

    但今天…想起姐姐,言天毫不犹豫,冷冷的回:“侄儿不知何罪,望叔父指教。”

    他猛然这么回,把叔父顶的一怔。

    五叔言林这时在旁边插科打诨道:“二哥,打个杨博也叫罪?”

    “老五!”叔父提高嗓门,瞪着五叔:“你不要袒护他……”

    五叔不说话,撇撇嘴,看向玉之烟的画像。

    叔父又道:“我什么时候说打杨博算罪了?”

    他一字一顿,拿起杖责尺起身,走到言天近前。

    五叔向他使眼色,但言天仰起头,今日他不准备服软。

    叔父这时大声责问:“堂会你拂袖而去,令言家颜面尽失,你知罪么?”

    言天红着脸沉默,咬牙不说话。五叔连连使眼色,让他不要争。

    “你所犯之罪,乃不识大体,不懂规矩,长幼不分。”叔父大声道:“跪下!”

    叔父说的言天都懂,以前他不喜欢,但不会说什么。

    但今日,他想起姐姐回宫时落寞的身影,筑天府上下的幽静,飞雄府邸的对联;姐姐这些年所忍受的一切;还有被滥杀的憨萌小动物,血流成河的汝南河。

    他突然爆了,扬声道:“侄儿无罪,缘何要跪?”

    他这么一喊,不仅叔父一怔,便是五叔言林也愣住了。虽然言天自幼叛逆,擅长胡搅蛮缠,但却从没在认罪这事上反抗过。如今他说出这样的话,令叔父怔了片刻,才出口反问:“你无罪?”

    言天一字一句回:“对,侄儿无罪,为何要跪!”

    他语毕,叔父涨红着脸,五叔言林不知为什么,突然笑了。

    叔父大声道:“老五!你出去。”

    五叔沉默,不笑了,但明显是绷着笑意的。

    这时叔父猛然以杖责尺,击打言天小腿。

    他毕竟较言天多了几千年的修为,又是言家掌门,于是轻松破了言天的防御。

    言天觉得灵脉简直要被打断了,疼痛难忍,腿猛然一弯,眼见着就要跪下去。

    他瞬间咬住牙,挺住道:“侄儿无罪!”

    见他不跪,叔父大声道:“你这逆子!怎对得起你父亲!”

    言肃瞬间加了力度,言天的防御立刻被破。

    跟着,他重重的跪下去。嘴里却依旧重复:“侄儿无罪!”

    言冰道:“小家伙,大丈夫成就霸业,这般儿女情长可不行,你师父收你……”

    他话没说完,言天赶在他前面,道:“我只想帮他娶啾啾,没指望他成霸业。”

    他们在芳青阁告别。

    天色已晚,圆月高悬,筑天城的夜,熙熙攘攘,人山人海,灯火通明。河边垂杨柳的梢尖,被微风吹着,扫过河面,点缀的水中月泛起层层涟漪。天空白云飘动,遮住月光,将这座繁华的城,置于暗影中。

    一只蜜蜂飞过,落在蟹爪菊的花瓣上。

    言天告诉白远,筑天府乃郝家府邸,定是不允许陌生人进入的,故这一夜,他先跟着叶姑娘。待升仙宴后,便会带他回言家。

    白天点头道:“师傅安排的好,毕竟以后和姐姐见得就少了。”

    言天语毕,现叶离向他投来赞许的目光。

    郝啸天这时向叶离与她的姑姑青燕行礼。言天现他的目光一直在青燕身上。

    他这时道:“叶姑娘,筑天城有事你就说话。”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抗战之太行山上无双布衣我的神操作碾压了世界极品术师我有一个外星智脑都市娱乐巨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