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凤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通海客栈就在前方。

    她们过桥。桥中央迎面走来一位中年男子,生得白鬓白胡,剑眉星眸,面若银盘,绾金玉蓝晶簪,头系流龙白银冠。身材伟岸。穿镶金边的白羽披风,上绣白龙成仙图。腰挂金色钱袋,脚踏白龙腾仙靴。

    他身边围了七八名女子。全都仪态端庄,嘴角微翘,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叶离又想到师傅,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她老人家。

    师傅含辛茹苦把她养大,结果自己竟然为了一个人忤逆她。

    凤黯师叔故意用我家,来代表他和师叔的关系,可师叔竟也显得不是那么在乎。

    她继续微笑,像默认。

    他和丝羽师叔,在桥中央相遇。

    月光下他怔住,一动不动,直勾勾的看着师叔。

    可谁都知道,凤黯只是在追求丝羽,师叔没答应他,而且永远也不会答应。

    毕竟凤黯的长相就像他的心,丑陋不堪。

    不过叶离想好了,若师叔执意要杀白远,她只好冒着被逐出师门的风险,全力以赴保护他。叶离很诧异,自己竟会为保护一个人,甘愿被逐出师门,甚至付出生命。

    有人赞叹:真是仙女下凡。

    师叔像没听到。继续向前,步态稳重,仪态端庄。

    叶离拿不准丝羽师叔的态度。

    师叔不说话,被男子挡着路。

    他惊得连道:“那日一见,翩若惊鸿,如仙女;今日一见,清风明月,皎皎兮若白雪…………”

    被他赞的,师叔的脸竟娇羞的泛出红晕,她低下头,绕过去。

    男子也并未阻拦。

    他很礼貌地闪开路,叶离走过他时,现他追随丝羽师叔的目光,和郝啸天不一样。他很单纯,似是真喜欢师叔。她这时猛然注意到,他身旁的那几名女子,也全都如此,仪态端庄,嘴角微翘,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叶离想:真是个奇怪的人。

    通海客栈比昨日的人多,里面热闹非凡。叶离看过去,现不似昨天那般了,只有六大门派。今日还有许多散修之士,尤其是人族中著名的四大善人也在。

    锦衣绫罗的仆人见她二人进门,忙迎上来,哈腰行礼道:“二位上仙,恕小的昨日招待不周,没有安排上房。”他说着一指三楼道:“我家主人已经为你们安排了上房请您跟我来。”

    他点头哈腰的,不断偷瞟一眼丝羽师叔。

    客栈里别人也在看。

    叶离想,师叔就算要杀白远,也不会在这里。

    她稍稍放下心。

    进屋后,仆人离开,为她们带上门。

    关门一瞬,叶离的心放佛提到嗓子眼。她猛攥住白远的手,熊罴亦攥住她的裙摆。

    但师叔什么都没说,她只是坐下来,看着白远露出端庄的微笑。

    她没批评叶离。

    这时白远放松下来问道:“仙女姑姑,你也是妖精么?”

    师叔看着他,微笑着回:“是丹顶鹤,不是妖精。”

    “小女姑姑,你真好看,和画上的仙女一样。”

    “小家伙你的眼睛真好。”

    “你会吃人么?”白远突然问。

    叶离吓了一跳,她看向师叔。

    师叔微笑着回:“丹顶鹤不喜欢吃人。”

    白远想了想,道:“姑姑和姐姐一样善良。”

    看她二人说着,叶离放松下来。过了一会儿,师叔让她去打些水。

    她离开,水井的水由晶石源驱动,被水泵抽到三楼的水池。

    叶离打水时,看到窗外圆月之下,一根黑色羽毛飘飘荡荡的在空中。

    她陡然一惊:凤黯?

    她端水回屋,蓦地现窗户大敞着,屋里空着,白远和师叔都不在。

    叶离大惊,放下水冲到窗口,看到凤黯和师叔,已把白远带到一处僻静之地。她二话不说,追出去。

    凤黯师叔,最喜欢吃人的眼睛和舌头。

    以前他总是说:“喜欢滑腻腻的感觉,晶莹似果冻。”

    她无法想象:白远痛失双目,血流满面,惨声哀哭。

    眼泪就要下来了,落至凤黯和丝羽师叔面前,白远已被封喉,无法喊叫。

    她看着黑暗中的凤黯。

    即便没了月,没了灯,他的丑陋也无法掩盖。

    他尖嘴猴腮,三角眼,蒜头鼻,满脸麻子,眼圈有黑斑。凤黯穿一身黑色夜行服,身形消瘦,溜肩膀。现在他看到叶离落在自己面前,并不觉得有甚心虚的,他只是冷冷的说:“你还不跪下?”

    叶离还从未如此厌恶过凤黯。

    但现在看他控制着白远,她眼圈泛红,绝望地看着凤黯,单膝跪地。

    凤黯这时在暗影中,冷冷的说。“你身为妖,却救一个人。”

    “叶离知错,但请师叔放过他,他还只是个孩子!”

    凤黯嗤笑:“再为他求情,信不信我也杀了你。”

    “师叔,你杀我可以,请放过这个孩子!”

    白远呜咽起来,他虽然不能说话,但是流下来眼泪来。

    叶离跪着抱住丝羽师叔的腿。

    但丝羽师叔不为所动。她静静的看着叶离,依旧仪态万千,端庄的笑。

    叶离瞬间想大喊:救命。但喉咙被封住,完全无法声。

    凤黯一点点贴近白远,他笑着说:“我最喜欢吃人的眼珠。”

    叶离不敢往下再看。

    这时角落另外一端,亮着灯的地方有人走过来。

    他们看过去,叶离大吃一惊。

    师叔在妖界是个特例。叶离从未听说她杀人,吃人,使用暴力的事。好像一切都与她无关。即便小妖犯错,她也不曾凶它们。她只是仪态端庄的坐着,最多瞥一眼皱下眉,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小时候,叶离打翻了师傅的万年晶油台。黑亚天师叔,阴沉着脸狠狠的训斥了她;凤黯师叔粗口脏话全上了,说她蠢得出奇,建议杀了她;子衿师姐对她冷嘲热讽;师傅罚了她跪;只有丝羽师叔什么都没说。

    夜色沉了,筑天城的夜灯火辉煌,熙攘的人群有说有笑。

    可叶离高兴不起来。她拉着白远的手,走在丝羽师叔身后,不知师叔会怎么训斥她,亦或怎么处理白远。心中紧张起来,拉着白远的手,稍微攥得紧了些。

    白远察觉到她的紧张,抬头看她,她向白远微笑。

    师叔依旧沉默,仪态端庄的向前走。夜的街巷,白云遮住圆月,楼阁屋宇投下的阴影,像巨大的妖精。她穿白色衣裙走过街头,男人们不由被丝羽吸引,目光紧随着她。

    圆月露出来,光在她的梢,泛出微光;她的脸庞珠圆玉润,在月光下轮廓分明;她走路的体态犹如仙女,步态轻盈,却又端庄大方,光落在白色衣袍上,像是银色。

    黑亚天问:“丝羽你有什么看法?”

    丝羽不说话,微笑看着他。

    凤黯师叔,抢先道:“我家仙女心性稳重善良,还能怎么看?”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天岐除妖师女权世界的异界人京江往事恐怖故事梦里见过你将军撩人(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