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侄儿何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叔父大声斥责:“教你的书都忘了么?君子识大体!讲大义!重家族!守仁义!”

    言天不说话。

    叔父继续:“堂会上,所有人看着我们言家未来的掌门,拂袖而去,不识大体!”

    言天坚决不服软,无论他的手多重,都不肯服软。

    五叔拼命使眼色,都没用。

    他从小被叔父带大,尽管不是叔父的嫡出,却依然被立为掌门的不二人选。

    每次他犯错,尽管叔父惩罚他,也动手打。

    言天冷笑,道:“他们算老几?”

    “你说什么?”叔父瞪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他们还是一家人。没人说出多伤人的话,事后还是一家人。

    这次也一样。

    只是叔父越来越忍不住,手一次比一次重。

    一个满口仁义道德,却不顾自己女儿幸福的父亲。

    他这才理解,姐姐出嫁那天,为何在梅园暗暗哭泣。

    言冰那时说:“那是喜极而泣。”

    他和叔父对视。

    想起叔父说,女孩子家家要什么快乐;想起北漠甘氏,竟不提姨娘半句;想起四大善人之首的,满嘴的无规矩不成方圆,女孩子家守德守义守节……

    他们对郝家的献媚,无一例外的投诚示好。

    “他们算老几!”言天有些忍不住了,开腔道:“不过是一群满口仁义道德,把自家女儿当成棋子,利用的混账王八蛋罢了,有何可尊重?”

    “混蛋!”

    叔父恼羞成怒,又是一尺子,再次加重。

    言天一口鲜血喷出来。

    五叔连忙起身,大声道:“二哥!差不多点算了!”

    “你闭嘴!”叔父指着他。“你懂什么?若是没了言家的势力,你的云来宫怎么可能遍地开花?他今天所犯之罪,让所有人意识到,我们言家未来的掌门,是个没有城府,摁不住自己心性的人!”叔父说到这里压低嗓音道:“谁还会和我们站在一起?”

    五叔不说话,朝他使眼色。

    言天不服,道:“和你站一起的人,是手拿《天地道德经》满口仁义道德的老匹夫么?是那种在堂会和你说话,都不问姨娘一声死活的禽兽么?是心中只有天下,没有姐姐的薄情之人么?我绝不会和他们为伍!”

    他语毕,又挨了一尺子,身子晃了晃。

    五叔摇头。

    叔父被气得脸红脖子粗,他的权威还从未受过这样的挑战。

    叔父大声道:“逆子!”

    言天想起姐姐的泪水,她说:你看那对姐弟多可怜,被人当成木偶操纵!

    他抬起头,“对!我是逆子,我不知道良善。”他扬声道:“可我不会把自己的女儿当成木偶,当成棋子,全然不管她的幸福。天下人都知道,姐姐被你高嫁到筑天城,成了共主夫人,可是谁又知道,姐姐独在深宫,熬过长夜,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他语毕,叔父瞬间一怔。

    言天又道:“姨娘的识大体,就是不管怎么辛苦劳累,要让自己的儿子,管自己叫姨娘,兢兢业业,尽自己的本分为了这个家,连上桌吃饭都不可以么?”

    五叔言林大声道:“小天!闭嘴!”

    言天不理会,他看着玉之烟的画像。

    他想玉之烟下嫁时,也会和姐姐一般,暗暗哭泣,暗骂狗屁的识大体?

    她一定讨厌郝家,可她的家人不要她了。

    叔父这时说:“真是反了!反了!这个家就要没规矩了么?”

    叔父气的,又是一下。

    言天又是一口血。

    五叔连忙上前,拽住他道:“二哥,你和一个孩子较什么劲?”

    “你懂什么,他今天这样坏规矩,以后怎么做掌门?”

    叔父言肃语毕,想摆脱五叔继续打,但五叔灵力并不弱于他,死死的拽着他。

    言天此刻对五叔道:“让他来!”

    五叔喊:“你闭嘴吧!”

    “我要是做掌门,绝不会这样对家人!”言天不肯,又道:“我要是有个妻子,定不让她受委屈,也不让人欺负她。她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我决不会让她为我流泪;我要爱惜她如同爱自己的性命,我的责任就是保护她让她幸福,我要让她做我唯一的女人……我绝不拿我和她的孩子,做任人摆布的棋子……”

    言天语毕,声音越来越虚弱。

    叔父这时加大了灵力,甩开五叔,还要继续。

    五叔竭力劝阻:“二哥,再打就出事儿了!”

    叔父这时举着尺子。

    言天觉得头晕眼花的。

    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叔父这时道:“我如果没有大义,不识大体,不是为了这个家,我怎么会不给你姨娘身份。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为了让你做掌门,因为你是我大哥的孩子!”

    他说着又是一下。

    言天眼前一黑,猛然倒在地上,不动了。

    他觉得天旋地转。

    五叔把自己的身子翻过来。

    五叔对叔父喊:“你为了让他做掌门,就可以打死他么?就像当年……”

    五叔突然不说话了。

    沉默,只有沉默,悄无声息的沉默,就如郝家的府邸一般。

    言天觉得可能是他已经昏过去了。

    但五叔的声音,再度传来:“你把他打成这样,对得起大哥大嫂么?对得起死去的霓裳么?”

    耳朵里传来戒尺落地的声音,他很奇怪叔父没有声音了

    他觉得这一定是梦吧,五叔竟然说得过叔父,叔父竟然沉默了。

    接着屋里乱起来,叔父在喊:“快抬下去,叫凝儿来,赶紧救他!”

    现在言天明白了,姐姐是觉得被父亲抛弃了;被父亲当成一个棋子,放在棋盘上。

    他又挨了一尺子,很重。

    言天跪在地上,他不服。

    杖责尺打在身上,血与汗洇湿衣裳,他觉得灵脉要被震碎了。好几次眼前一黑,差点栽倒。但想到姐姐所受的委屈,他用坚强的意志挺住。鲜血涌到口腔里,他使劲咽下去。

    叔父站在他面前,面红耳赤,大声质问:“你知罪么?”

    他冷声回:“侄儿何罪?”

    他还是第一次这样顶撞叔父;也是第一次认识这样的叔父;

    他咬着牙,本想说:你的仁义道德,就是牺牲自己女儿的幸福,成全所谓言家的利益?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死去的霓裳婶婶;你把你的羽毛,看的比一切都重,可是姨娘呢?她为这个家付出的还不够么?到头来,她的儿子都不能她一声娘,连上桌吃饭的身份都没有这就是你。

    他冷冷的想,但没说,他用最后一点力量,忍着没说这伤人的话。

    他尽量想起叔父的好。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帝宠综漫之从巨人开始黑篮技能vs灌篮高手(综英美)你爸爸算什么龙王传说绝对调教之军门溺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