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不生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后来又睡过去。

    好像心中总有个什么问题。想起昏倒之前,五叔和叔父在说他的父母。

    也不知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觉得妈妈和爸爸好像来了。

    姨娘和弟弟也来过。

    他记得自己晕乎乎说过,让弟弟管姨娘叫娘。弟弟连说不敢,规矩不可破,哥哥是长子长孙。他气的一口血吐出来,姨娘赶忙让他好好休息,又嘱咐了姐姐,娘俩便离开了。

    五叔回:“和你有什么关系?”

    言天想张嘴说:和你没关系。

    他记得夫妻二人坐在身边,妈妈以手轻抚他的头,看着他。

    爸爸说:“你看,小天多像你,尤其是那双眼睛。”

    但他浑身无力,连说话的劲都没。只是张了张嘴,却不出声。

    姐姐临走趴在他耳边说:“小弟好好养病,你好了,姐姐才会好。”

    那一刻,言天用尽浑身力气,回:“别委屈自己。”

    他有些后悔说那些话,想自己宁肯不要这个位置。

    也要一家人幸福,也要姐姐开心,弟弟管姨娘叫娘。

    看着自己往日最爱吃的,言天趴在床上,没有力气,闻着饭菜的味道想吐。

    妈妈嗔笑着,看了父亲一眼说:“难道不像你吗?那么犟,还爱胡搅蛮缠。”

    言天说:“爸爸,若是你,你会为姐姐说话么?你会鸣不平么?”

    爸爸没说话,沉默的看着他。

    但妈妈这时笑着说:“若是你爸爸……”

    妈妈话没说完,言天觉得自己突然颤动起来。

    跟着他醒了,意识到是朋朋在挣扎,想出来。

    再回想,却想不起爸妈的样子。

    他把朋朋放出来,现他受伤了,朋朋呜咽着给他舔舐伤口。

    朋朋是父母留给他的,它不像一般的仙宠,还需要培养感情,慢慢有了忠诚度。言天的印象里,朋朋从他出生,就陪伴左右。它对家里的每个人都很凶,但对言天很好。

    他哑着嗓子说了两句话。朋朋像听得懂,趴在他身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现在,朋朋盯着张权,呲牙咧嘴的出呼呼声。

    言天不得已把它收起来。朋朋在袖口里抖动了两下。

    张权道:“少爷您多少吃点吧?”

    言天摇摇头。想起朋朋这家伙竟不凶那只百灵鸟,很是奇怪。

    朋朋又动了两下,他想起它还不凶自己另外一个爷爷。

    言天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爷爷。小时候总轮番下凡,教他灵修之术。

    朋朋总是凶一个,不凶另一个。

    年幼时,他对其中一个爷爷道:“朋朋好奇怪,一会儿认识你,一会儿忘了你。”

    这个爷爷笑。他一笑,就露出媚眼。不像另外那个爷爷,虽然慈眉善目,但笑起来,却很僵硬。他记得这个爷爷说:“我只是幻化成你爷爷的样子,朋朋认得我的本型。”

    言天问:“爷爷,你的本型是什么啊?”

    那个爷爷回:“和你妈妈一样。”

    他又问:“我妈妈是什么样的?”

    爷爷这时抬头看天,像受到什么触动,良久他才道:“你妈妈可爱善良美丽活泼,她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相信人。”

    言天还记得,他不理解爷爷为何这样说,想追问下去,爷爷却离开了。

    待到第二天,他便追问另外一个爷爷,为何不要相信人这个问题。

    那个爷爷却回:“人有好有坏,妖也一样,孩子你记得,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言天想着以前,想起并未见过面的爸妈。

    一脸宽厚之相的张权站在旁边,突然哭了。

    言天抬头看他,问:“你怎么了?”

    张权抹抹眼泪道:“我看着少爷长大,还从未见少爷如此难受过,受了这般重的伤,却又不吃饭,我心里怎么会不难过。”

    望着一脸宽厚之相的张权抹着眼泪,言天心里不落忍。但猛然想起张权在言家的时间,于是便问道:“张叔,你见过我爸妈么?”

    张权一怔。想了想回道:“没见过。小的入府时,尊父母都刚仙逝不久。”

    言天觉得他不像在说瞎话。又问:“听说过么?”

    张权回:“没有。”

    他俩正说着,五叔言林推门。一进屋,见言天还在床上趴着。立刻便挑着大拇指道:“小天。我哥,也就你治得住,要是我,他得把我打死。”

    他说罢,哈哈大笑。看到桌上的菜还没动,张权在哭。

    他皱皱眉道:“还没吃啊?得了,我来喂你。”

    他坐下,让张权离开,自己给言天盛了碗汤。又道:“你小子啊!”

    五叔就像没长大的孩子,喜欢开玩笑,逗闷子。小时候家里的孩子,都喜欢找他玩,跟着他可以学会各种坏主意,也可以对他使些恶作剧,五叔从不急眼,还会大笑,教给他们更坏的。

    此时,言天看着他问道:“五叔,我爸爸什么样啊?”

    言林一怔,没想他会问这个问题,于是道:“就你这样,胡搅蛮缠,倔的要死。”

    他说完就笑了。

    言天又问:“那我妈妈呢?”

    五叔瞬间一怔。跟着便是沉默,他像回忆起什么,目光从言天身上移开,许久才道:“你妈妈美丽端庄,善良大方,很爱笑的,尤其跟你父亲在一起时……”

    他话没说完,院里传来叔父叫他的声音。

    言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想着爸妈,又对五叔道:“你放下吧,我自己吃。”

    五叔点点头把碗放下,走到门口又道:“别生你叔父的气。”

    言天点点头道:“放心吧。”

    他对张权说:“拿出去吧,我真的吃不下。”

    他叹了口气道:“我喂您。”

    吃中午饭了。

    言天还趴在床上,阳光透过帘子照在他脸上。他觉得浑身灵脉已寸断,浑身酸痛,四肢绵软。门开了,香味扑鼻,张权端菜进来,他面带和煦的微笑,一进屋便道:“少爷,香筋龙蜒汤您最爱吃的东西,姨奶奶亲自下的厨,你一定得尝尝。”

    言天眨了眨眼,算应了。可他没劲说话,更不想吃饭。昨晚叔父下手太狠,致他现在喉头涌动,嘴里总泛起阵阵腥甜。他估计即便是用了姐姐的药,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好。

    言天说不清,这会对他和叔父的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他从未遭过这么严重的惩罚,叔父也没这么打过他。

    他也在问自己,到底恨不恨叔父。叔父其实待他很好,他昨天才知道,叔父不给姨娘身份,是怕言冰抢自己的位置。

    言天道:“不用。”

    他不只是伤口的疼痛,心理更觉难过。不理解叔父为何如此待姐姐。

    昨晚姐姐来过。她亲自给他喂过天凝聚和散,又给他后背涂了活血化淤琥珀町。他隐约听到姐姐在啜泣,她问五叔:“是不是因为我?”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最强DNF系统神档案蜜宠甜心:竹马男神撩上瘾时间路人靡靡时光初相遇机战先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