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攀高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樊迦走到叔父面前,举起酒杯。

    叔父起身,并未叫姨娘。

    姨娘就那么坐着,看着面前那盘豆芽菜。

    接着樊迦与两位堂主离开,郝飞雄瞬间转冷,姐姐则看向别方。

    两人再未说过话。

    言天想想就恶心……

    再看斜对面,那里坐着霓家的人,他们的姐姐霓裳,曾嫁给了叔父。

    叔父道:“樊岛主守卫青云岛辛苦了。”

    樊迦回:“哪里,哪里……和剑鞘岛岛主共同保卫人类,是责任……”

    可自从霓裳死,他们并不来往甚至并不太说话。

    言天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觉得这不是人间,不知道妖族也会这样么?

    他又将目光转向姐姐和郝飞雄,看二人恩爱有加,齐声回:“多谢岛主鼎力协助。”

    难怪人们都说,入青云岛就像入黄泉。

    言天看着他三人手拿酒杯,走向姐姐和姐夫郝飞雄。

    他们举杯,姐姐和姐夫也举杯。

    他二人语毕干杯。

    姨娘一声不吭,只是坐着吃菜,言天现他盘里的豆芽菜,已经换了新的。

    樊迦又走到五叔身边,阴阴测测的笑,举起杯。

    五叔笑着起身。

    他举杯道:“樊岛主,你把全岛人都整成了木偶,让我这云来宫可怎么开。”

    听五叔这么说,樊迦捂着嘴笑,他的眼睛本来就无神,眯缝起来,更令人觉得恐怖。他这时上气不接下气道:“哪有?我只不过把那些背叛人族的家伙变成木偶。”

    五叔笑着,口吃不清的说:“整个青云岛的人都背叛人族,只有你仨是清白的。”

    他说着,像是喝多了。

    樊迦一怔,但很快回:“我让木偶去!”

    接着两人哈哈大笑。

    言天才不信五叔喝多了,知道他历来喜欢借酒说胡话。

    这时樊迦将目光转向言天,举着酒杯。

    他道:“天少,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简单!不简单!”

    知道樊迦说的是昨日之事,言天起身举杯。暗道:老小子,肯定想给徒弟找平衡。

    他这时看着身后的杨博,杨博忙避开他的目光。

    言天笑起来道:“哪里!都是樊叔叔教育的好,把徒弟们教育的一个个一表人才、阳光明媚、侠肝义胆,修行也是了得,了得……”

    他语毕,便看见樊迦的脸,一阵青一阵紫,但还是尽量在笑。

    樊迦这时毕恭毕敬的回:“昨日小徒太过急于表现自己,开罪了天少,实在是……”

    他这么说,言天暗笑,想卖可怜,给旁人看小爷欺负你个老人家?

    还真不知死,言天想着,觉得胸口血向上涌,他索性不控制,让血喷出来。

    樊迦反应很快躲开,血一下喷到杨博身上。跟着身旁的人均起身看着他。

    言天身子一晃,坐在石墩上。姐姐的目光也过来。

    不等众人关爱,言天便捂着胸口道:“没事,昨日和杨堂主交手,受了点小伤。”

    他语毕,不敢与杨博对视。

    只听他带着哭腔道:“我……我……”

    五叔言林红着脸道:“樊岛主教育的徒弟,修行了得,了得!”

    樊迦与爱徒杨博尴尬的脸红起来,连连赔礼。

    言家人与郝飞雄均知昨晚之事,人人暗笑,并未多说什么。

    但白远和叶离一直关切的看着他。

    叶离显然被那口血惊住了,脸色煞白担忧地看着他,却又被他那一眨眼弄懵了。

    接着,樊迦转身欲走,临走瞥见叶离与白远。

    言天现他眼珠打了个转,知他不安好心,暗道,你还真不知死。

    他看着樊迦带着两个徒弟,走到叶姑娘和白远面前,深鞠一躬道:“昨日爱徒不懂事,惊扰了叶姑娘和白远小英雄,在下给二位赔礼了。”

    樊迦语毕,恭恭敬敬的行礼。

    言天冷笑,暗道:当着我的面,又来惹他俩,真是不知死啊。

    叶离和白远赶忙起身还礼,他二人端起酒杯。

    叶离道:“哪里,这事也要感谢杨堂主放过我们。”

    樊迦又道:“不过我还要恭喜二位呢。”

    “恭喜?”叶离和白远不懂他的意思。

    “是啊,你姐俩靠着英雄会居然攀了高枝,也是因缘际会,难得难得啊哈哈哈哈……”樊迦说话声很大,让很多人都听得见。“想必姑娘以后也会青云直上吧?”

    他这么说完。

    言天看到叶姑娘一怔,脸瞬间一阵青一阵紫的,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弟弟言冰道:“是啊,小远和叶姑娘是有这个福气。”

    郝啸天道:“以后叶姑娘,连你樊岛主都要让三分呢。”

    樊迦笑着说:“那是……那是……正所谓拜神仙为师,认鸿鹄为兄,保鹏程万里,拥金山银山……叶姑娘,恭喜了……”

    他再度行礼。

    白远脸红着,在一旁撅着嘴道:“我姐姐才不是攀高枝,姐姐不是那种人。”

    “嗯……嗯……不是……”樊迦这时故意以哄小孩的腔调,对白远说话。

    他语毕还故意捂嘴偷笑。

    言天看到叶姑娘被噎的不知说什么,姐姐冷冷的瞪着樊迦。

    他伸了个懒腰,望向樊迦。

    两人目光一对,樊迦转身便走,言天这时起身,道:“樊岛主,留步!”

    樊迦说:“恭喜共主了。”

    他说话像底气不足,总在一句话的末尾,就没了音。

    看郝双岚的背影,在仙雾中带着孤寂,她低头喃喃自语,言天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但觉得她肯定不简单是因为自己笑,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想起她说:“天儿,一表人才,有你父亲的遗风。”

    和父亲有关么?言天自问,他看向五叔言林。

    五叔喝的面红耳赤的,也盯着郝双岚的背影。过了一会儿他叹息着摇摇头,猛地现言天在看自己,忙装喝多了,说了两句胡话,毫无缘由的笑笑。言天明白,五叔肯定是不想说,也不能说。

    这时他看到下面,青云岛主樊迦起身,身边有他两个徒弟,白无常青林堂堂主与黑无常青海堂堂主。他三人一起,外号偃师的弓腰驼背拄拐,眼神黯淡无光,面色苍白;黑白无常则目光阴测,眼白泛黄,拿着钩镰枪却外号勾魂枪。

    他咯咯的笑,就如冥界的怨鬼。

    想想自己杀过的妖族,竟没一个像他这样的,再想想青海堂堂主杨博所行之事,青云岛一直以来的传说,言天再看周围,猛然觉得恐怖至极

    那郝双岚被传以人血炼晶石;再看正饮酒的西部鸣沙派,他们的西白穆活因为怨恨,活剥过人皮;旁边那群寒冰宫美女,各个冰清玉洁,但言天知道他们会将妖族冻在雪山,敲碎他们的肢体,任鲜血慢慢化开,融入白雪中,再用白雪被覆盖;还有那北漠甘氏,他们以万鹰之神海东青,专啄妖族的眼睛,据说北漠有道菜叫:万众煮目。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江楼月下云中歌式神养成系统快穿:女配,冷静点芙生记翻滚吧孟婆异宝空间:穿越修仙两不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