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识大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言天明白,他是因为不知自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不敢做答。

    你不答,我一样有招。

    言天想着,看看郝飞雄,向叶姑娘和白远眨了眨眼。

    今天,小爷要是不让你把这东西主动献上来,我言字倒着写。他想到这里,微微一笑,问樊迦道:“樊岛主,您刚才说,我徒弟和叶姑娘是攀了言家的高枝?”

    他话一出口,樊迦被问得一怔,双毫无生机的眼珠转了转,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他心中不平,这时再去看叶离与白远。

    她二人虽出身低微,但天性却忠厚善良,所行之事,远比这些名门正派强得多。

    她二人不懂他缘何眨眼,都愣愣的望着他。言天这时又道:“樊岛主如此说,我不服。这叶姑娘和白远小英雄得的是共主和我凝儿姐姐的赏识,若您觉得这叫攀高枝,是不是在暗示众人,我姐夫刚升任共主之位,便任人唯亲,质疑他治理天下的能力?”

    未曾想言天如此扣帽子,樊迦听完这番话,吓得冷汗迭出。

    想到这里,言天下定决心,暗道:既然你们一个个道貌岸然,装腔作势,动不动就以天地道德经的名义胡作非为。那小爷就给尔等来个引大义,正经典。让你们好好为自己口中的道义放放血。

    他正琢磨着,这时樊迦恭敬的开口问:“天少有事?”

    言天看看他,他左右手各带一颗碧海皎月石,那是青云岛镇岛之宝,有它修为可以提升千余年,速度力量在此基础上也会有百倍的提升,便是小远这般修为的人,若带上这戒指,也可以与有千年修为,没甚宝物的修仙之人一拼。

    再看郝飞雄居于台上,面带微笑。装模作样演戏给外人看,看他夫妻多恩爱,姐姐多敬慕顺服他,言家和郝家的关系有多好。言天更生气了,想起郝飞雄对白远说的话,暗道:你即已有定情之人,却还要娶我姐姐,又这般待她。

    言天咬着牙,没做声。

    又看看叔父,他老人家此时正襟危坐,不苟言笑。他这般一本正经,颇像《天地道德经》的书写者孟延秋,端坐于蒲团,宣讲道德经时的样子。就是他将姐姐嫁到郝家,让姐姐郁郁寡欢,万般委屈自己忍了,到头来连个说话解忧的人都没。

    忙看向郝飞雄。

    郝飞雄也不说什么,只是僵硬的笑,然后着看他。

    言凝也一样,在他旁边,但用冷眼盯视着他。

    樊迦吓坏了,颤巍起来,忙向郝飞雄与姐姐行礼道:“共主,夫人,我不是这意思,打死我也不敢这样想啊……”

    言天看着他,暗暗冷笑:胆子真小,这就怕了?哼这才刚开始。

    五叔言林此时起身,他满嘴酒气,脸庞通红,像喝多了,以手指樊迦,口吃不清道:“老樊,你这就不厚道了,飞雄刚升任共主,你就指桑骂槐?欺负这一对姐弟?”

    “我……”樊迦被说着,支吾起来,连声道:“我……我没有……没有……”

    言天嘿嘿一笑,看看叶离与白远傻在那里。

    樊迦的两个徒弟,也怔住,估计是没想到帽子这么大。

    言天此时又道:“你既没这个心,缘何嘴这么贱?”

    他说着,樊迦吓得连声道:“我嘴贱……我嘴贱……”

    “你嘴贱……”五叔笑了一声,又坐下。

    接着言天又道:“你知道么?我姐姐可和叶姑娘义结金兰了,我姐夫还封了她做靖安郡主,小远也被封为靖妖金楼王,你说自己不是指桑骂槐,那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咱人族“靖”字封号的,如共主亲临吗?”

    他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樊迦瞪大眼睛,不由自主的望向郝飞雄与言凝,眼神带着不可置信的怀疑。谁都知靖字封号,多给名门望族,有功之臣。像叶离与白远这般修为,又无大功劳,是不该有此封号的。

    当下姐姐了然于心,挑挑眉毛,向言天微笑。

    此时众人中,只有言天看得出来,姐姐这笑略带着点坏。

    郝飞雄脸上一阵青一阵紫。

    言天暗笑:你们不是识大体么?今日的大体就是郝家与言家的关系,我倒要看看,你郝飞雄敢破这关系,当场否认么?

    他这么想着,又看看叶姑娘和白远。

    她二人呆立在当场,看看姐姐和郝飞雄,又看看言天。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郝飞雄此时沉默,不说话。

    知他在犹豫。言天暗笑:小爷今天有的是办法,让你认了。

    言天想着,先向郝飞雄与凝儿姐姐抱拳行礼,后一本正经道:“我姐姐说:叶姑娘心性纯良,乐于助人,故与她结拜,是向天下证明新任共主立德为先;我姐夫封小远做靖妖金楼王,一是为纪念与妖族作战的先辈们,二是为了收复故土。三来我姐夫也是看重白远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天地道德经有云:仁义礼智信,我姐夫为天下共主,如此做,正体现了他任人唯贤的德行和眼界啊!”

    言天说罢,再向郝飞雄深鞠一躬,以示自己对他所做之事,深表认同。

    郝飞雄顿时傻眼,没想到瞬间被架到这么高的位置,再看言凝。

    言天暗笑,你看她也没用,平日你不好好待我姐姐,现在指望她?

    叔父此时显然也知道是假的,面色不好,想说话却总是支吾。

    言天此时真想高喊:“来啊!识大体!”

    但他没喊,只是看看叶离和白远,坏坏的一笑。

    接着他身后忽然传来叫好声。

    言天一扭头,便见四大善人之首的走来,他举着酒杯,听闻言天的话,郎声道:“所谓共主吐哺,天下归心。新共主所做,乃有道之行,天地可鉴……”

    他语毕,言天暗笑。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打瞌睡有人给送枕头。

    此刻喝的面红耳赤,青简的道袍上,撒了点酒。

    想起这厮的所作所为,言天暗道:别以为我会饶了你,今天你也跑不了。

    他想着,向鞠躬行礼,毕恭毕敬:“礼教上仙,所言极是。”

    他们说着,郝飞雄脸色铁青,已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看向凝儿姐姐,言天想,平日里,你逼我姐姐在外人面前,与你强颜欢笑,今天,小爷也让你尝尝这滋味。

    他正想着,凝儿姐姐这时面带微笑,先是向郝飞雄点头,而后又道:“樊岛主,以叶姑娘之品德,我与她义结金兰,算是她攀高枝?嗯?”

    姐姐语毕,郝飞雄大惊失色,却又说不出什么来。

    接着,他换上副笑脸道:“玉金楼乃万年古战场,我封小远不只因他与啾啾,更是告全人族,我等不忘祖……不知樊岛主意下如何?”

    郝飞雄是想让樊迦把此事否掉,言天明白,但樊迦这时已被吓破胆,哪敢说实话。

    他这时连声道:“共主所言极是,您这般智慧,我等所不能及也……”

    此刻郝啸天看着眼前生的一切,赤天诚正好走至他身旁,他问:“有这事?”

    赤天诚看郝飞雄与言凝都承认了,他捂嘴,压低了嗓音道:“在下也不知……”

    郝通海此时猛然起身,举杯道:“家侄果然知天理,懂道义,我郝家做事历来如此,仁义礼智信……样样不可缺……如此,我等该敬飞熊共主一杯,以示敬意。”

    坐实了,言天低头坏坏地笑了起来。

    郝家与言家人此刻举杯,樊迦与两位徒弟,还有四大善人也跟上。其余人在下方与郝通天推杯换盏,并未注意到这边生的事。

    酒毕,樊迦向叶离与白远深鞠一躬,毕恭毕敬,低三下四道:“叶姑娘,白远小英雄,您二位可要原谅属下啊,我真不知道……”

    听他这么说,言天看着白远与叶姑娘。

    她二人此刻茫茫然,呆呆的重复道:不碍事,不碍事的……。

    言天暗自笑起来,心道:别说你不知道,他俩也不知道啊。

    樊迦语毕想走。

    五叔言林以极快的身形起身,拽住他的衣袖道:“老樊,再喝点!”

    言天心想,五叔果然懂我。

    他此时看向叔父,看叔父的脸色也不好看。

    他冷冷一笑,暗道:嘿嘿,看小爷今天怎么给你讲识大体,懂大义吧。

    言天想着,走上前,向叔父抱拳行礼:“叔父,您平素在家里总是教育我说,君子识大体,懂大义,顾大局。如今我郝家言家是一家人,我姐姐与叶姑娘义结金兰,姐夫封我的开山大弟子为靖妖金楼王,又逢姐夫升任共主,通天伯父升仙,我想咱家也该对叶姑娘和小远有所表示……毕竟天地道德经有云:礼重仁意重……”

    言天语毕,自己都差点乐出声,礼重仁意重这话……

    他不禁扶额,掩饰自己的慌张。

    索性的是叔父识大体,讲大义。

    面对言天这般呼叫漫长,竟然一时没了主意,呆在当场。

    五叔言林此时率先接茬,他从自己的手腕上,摘下来一串珠子道:“说得对,我哥历来这样教育我等,如今这般喜事,我便先将我这串变色紫金晶拿出来,这是我带了几千年的宝贝,它可以让叶姑娘在战斗中,瞬间提升千年的修为。”

    他说罢,把串珠递给叶离。

    叶离犹豫着,像是不知所措。

    言天这时朝他眨眨眼道:“叶姑娘,你要识大体,讲大义!”

    叶离只好谢过五叔,红着脸收下。

    她看看言天。

    这时五叔又从腰间,拿出彩晶龙纹玉石配递给白远,道:“小远,这可是罕有之宝贝,有了它,别人对你的攻击,都会减半,而且一部分灵力还会被你吸收。”

    白远挠挠头收下,又谢过五叔。

    这时大声道:“言林老兄,果然是识大体,重大义之人啊!”

    樊迦跟着僵硬的笑,想往回走,却现回不去了。

    言天看向叔父,叔父已经傻眼。

    他暗道:我就不信你二人,不出血。

    他此时刚想说话,仙台上的郝眉君便起身,道:“言天哥哥所言极是,我家人也常教育我,识大体,懂大义。如今小远与叶姑娘有了封号,叶姑娘又是我嫂嫂的姐妹,这礼物定是不能缺的。”

    郝眉君说罢,微笑着走向叶离,将自己腕上的紫色串珠摘下,执起叶离的手道:“叶姑娘,这是我随身的避毒珠,可避天下之毒。我将它赐予你,它会保你百毒不侵,永远平安。”

    郝眉君说罢,叶离忙上前,两人对微笑,对视片刻。

    叶离谢过她,收过珠子。

    这时郝眉君稍微一抖手,众人便见她腕上的皮肤渗出一个水滴之物,接着水滴变为匕首消失在众人眼前。郝眉君让白远上前,将匕首交在他手上道:“小远,此乃冰晶碧血刃,它可以融入你的身体,需要时只要你本人稍动意念,便可以渗出手臂。”

    白远接过来,他看不到匕首的存在,但能感觉到那股强大的灵力。

    这时郝眉君又道:“它还可以为你增加千年的灵力。”

    白远恭敬收下道:“谢谢姐姐。”

    郝眉君只是微笑。

    言天知郝眉君所送之物,都乃稀世珍品。

    他暗道:眉君仗义,我这次倒要看看郝飞雄和叔父怎么办?

    他们说着,凝儿姐姐这时说话了。

    她道:“眉君妹妹,果然是识大体,懂大义,不愧是我郝家之人。”她这样说着,向郝飞雄投去一个微笑,郝飞雄连忙也回应她。跟着凝儿姐姐又道:“如今我也有两样东西,分别赐予叶离妹妹和小远。”

    言凝说罢,郝飞雄瞪大了眼睛。眼见着她摘下手上的戒指,那上面是郝家的传世珍宝闭气修身珠。这是姐姐大婚时,郝飞雄给她的。她这时拿出来道:“小远,你带此珠修炼,可事半功倍,一个时辰等于四个时辰,未来修炼成功,回到玉金楼定要娶啾啾……”

    她说罢递过去。

    白远接过来,先称:谢谢,言凝姐姐。

    但他猛然觉不对,又改口:“谢谢共主夫人。”

    众人这时皆笑。

    接着言凝又摘下自己的玉晶紫金链,交到叶离手上道:“妹妹,这条颈链能帮你快速修复灵脉,在战斗中实时恢复灵力,你且拿去,望它能保你平安。”

    姐姐说罢,言天看着郝飞雄咽了口吐沫。

    言天暗道:我就不信,你不识大体。

    郝飞雄此时终于说话了。他道:“小远上前来……”

    接着他摘下自己颈上的金锁,金锁有九块晶石。言天知道那是郝家的传世珍宝,号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带上它,别人的进攻,不仅会被反弹,而且还有一定几率加倍。

    如今他将赐予白远,心中不定多疼呢。

    言天想着,就想笑。

    又见他,将一枚紫晶手钏交给叶离,道:“叶姑娘,此钏乃我家族之物,可吸攻击之人的灵力,为己所用,你带上它,意味着天下三门六派,七十二散修,人间所有修仙之人,见此物,如见我和我夫人……”

    叶离此时连忙称谢,恭敬的行礼。

    接着她回到席位上,不可置信地看向言天。

    言天挤挤眼,坏笑了一下。

    心道:“别着急,这才哪到哪,今天小爷能让你俩收礼收到手软。”

    他正想着,叔父这时终于坐不住了。

    言肃起身道:“共主所言极是,我言家也有两份宝物,分别赠予叶姑娘和小远。一来是替我侄子,认了这个徒弟。二来是认了叶姑娘,乃我女儿的金兰姐妹。”

    他说罢,将指上两枚看似普通的郁金戒摘下来。

    言天知这两枚戒指,表面看起来,极为普通。但实际上却是言家的稀世珍宝。

    它一枚可助身法提升千年,徒步日行千里;另一枚在平时吸天地之精华,万物之灵力,长期储存,关键时刻以百倍释放,击杀强大之敌。

    叶离与白远接过来,毕恭毕敬的道谢。

    他二人此刻低头,凝视这些宝物有些傻。

    言天这时碰碰樊迦的胳膊,坏笑着,小声道:“樊岛主,您不准备意思一下么?”

    还有姨娘她从北漠嫁过来,一个亲人都没,却不能让弟弟叫她一声娘。

    还有下方的那四大善人……

    言天看着樊迦。

    看他转回头,一副毕恭毕敬,礼待尊上的样子。

    想想青云岛的百姓,不是被他和他徒弟制成木偶,便是背井离乡,逃到了外地。

    他们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为了保卫人族领地,保卫千年道德经。

    言天想想便觉得无比恶心。

    为杀戮之人辩护,以道德之名滥杀无辜。

    这便是人族的名门望族么?

    言天想着筑天城外那些死去的小动物。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鬼经狂龙你幸运吗偶像练习生我有一棵小橡树超级机器人工厂仙临九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