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明月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关心而已,这时郝眉君已回了自己的席位。

    他欲坐下,忽然现弟弟言冰站着,举着酒杯,望着郝眉君的背影。

    言天连叫两声他的名字,言冰才回过神,瞬间有些尴尬,忙道:“你看看姐姐和姐夫多般配,一龙一凤,龙凤呈祥,姐姐真是个有福气的人呐……”

    就像郝眉君的笑,也只是轻轻点水,端庄典。

    但没有开心,也没有不开心,那只是……

    郝眉君也没再劝,她微笑道:“祝天哥修为多有精进,早日升仙……”

    “谢谢妹妹,也同样祝你多有精进,早日升仙。”

    言天早已习惯他这般说话,故此也只无奈的笑笑。

    他二人举杯。

    言天也抱以同样的微笑。可不知怎的,他觉得这笑纯属回应,如凉水寡淡无味。

    可郝眉君不在乎,他二人一饮而尽。

    然后又是微笑,言天虽看不见自己,但意识到自己的笑肯定没媚容。

    言天忽然很想追上去,但他知道不能,他只能坐在原位,看众人虚伪的笑。

    他淡漠的挑起嘴角,自斟自饮。胸口的血还在往上涌,他竭力克制。

    叶姑娘到底是怎样的人呢?他想,她吃甜点时,与白远叽喳逗笑的样子,还真像小远说的,如她的啾啾,像只山间的小百灵。百灵什么样呢?活泼可爱,还不止……言天想起她只为了救白远,便可以牺牲自己。

    言冰却又恭维道:“像眉君这般的女子,如天仙,谁会想到下凡至自己身边。哥哥真是有福,未来再继承掌门之位,又有共主做姐夫,做哥哥,咱家有权有势,在人族顶天立地,弟弟也要跟着哥哥沾光呢。”

    言天一阵沉默。

    他想到弟弟会说这样的话。

    本想回:此事与你真有益处?但想想,说也无益,算了罢。

    可话到嘴边却没说出口。

    言天意识到不需要多久,叔父便会提出这桩婚事。他不会问自己同意不同意,便会把郝眉君娶进门,就像当年他把姐姐嫁出去,看似最美好的婚姻,却丝毫没有过问姐姐的意愿。

    想得美!言天这时暗道,举杯看看弟弟,想起他刚才看郝眉君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道:“你也有机会的,小弟,只要敢去追,仙女算什么,相信我。”

    他朝言冰眨了眨眼。

    言冰没明白他的意思,自我解嘲道:“唉……庶子、无缘……罢了。”

    他们说着干杯。

    弟弟回了席位,言天也坐下。

    升仙宴郝通天已经消失,只留下姐姐和姐夫应酬。

    人们继续饮酒作乐。

    言天也想离开,往叔父那里看去,叔父依然端坐着,但姨娘这时离开了。

    他知道叔父不在乎姨娘,所以对她的离席,也没表现出什么。

    姨娘一定也厌恶这样的场景,这样的人……

    北漠甘氏刚才过来敬叔父和姨娘的酒,他们喝红了脸说:妹妹可要尽心服侍言掌门,以尽妇德。

    言天觉得很恶心,姨娘又不是老妈子。

    他回过头,蓦地现言冰在看郝眉君,看得入神,不由得叹了口气,喝起闷酒。

    他很想告诉弟弟言冰,自己绝不会娶郝眉君的。

    但觉得现在不是时候。

    这时又有人来敬酒,言天举杯起身。

    来人是寒冰宫掌门关玉清,还有她最宠爱的弟子江怜。

    关玉清生得面若软玉,一字眉,杏仁眼,珠圆玉润,头带白晶玉蝶钗,穿宽衣大袖白袍。她并不爱笑,所以笑容稍显僵硬,她举杯道:“言公子,如此年轻修为了得,我听说您在英雄擂上,仅以三成灵力便碎了杨博所有,令我等敬服……”

    “哪里……”言天此时又想吐血,但是他忍住说:“我也受伤了。”

    他语毕。关玉清看着他。

    她身后叫江怜的女孩脸一红,捂嘴笑。

    关玉清咳嗽一声,江怜不笑了。

    言天记得她。她是从小被关玉清养大的孤儿。长得柳叶眉,丹凤眼,身条袅娜,脸颊有红晕,面若桃花。一身大袖白袍可以掀起暴风雪,在雪山之上还可以制造雪崩。他们利用此可以瞬间冻住妖族,然后再用紫晶棍,打碎它们。

    他这时向她点点头。

    关玉清这时介绍:“江怜刚升任了我们的寒江宫宫主。”

    江怜说:“言公子好,言公子年轻便有这般修为……甚是了得,而且说理的功夫,吐血的功力更是……”

    江怜话没说完,关玉清脸一沉道:“小怜……”

    江怜吐吐舌头,不说了。

    接着他三人干了杯,她师徒二人便回去了。

    言天越待,越觉得没意思。

    这时叔父正和四大善人,排第三的铁瓷喝酒。

    言天知道他。这家伙没有一天身上没有酒气的,从眉目到颧骨,再到眼圈天天都红着,他身材健壮,浓眉虬髯,狮子鼻。一身青衣长袍,腰中束带,窄袖,撸到胳膊那里,拿着碗喝酒,和叔父论起来兄弟情义。

    铁瓷真不白叫这名字,见到谁,他都会和别人称兄道弟。天下人都称他是:兄弟满天下。可言天不喜欢这个人,尤其是喝多了勾肩搭背说兄弟情义。

    言天知他待会儿定会来自己这桌。

    他不想闻酒气,听废话。于是起身,小声道:“五叔,我先走了。”

    五叔点点头道:“去吧,这里有我。”

    言天终于退出宴席,长舒一口气,不由轻松起来。

    走在郝家大院中,由于各门各派都来了,院落里总算有了点声音。

    他不知怎的又想起叶离。

    想起她的背影,还有她回头时脸一红的样子,想到她升仙宴后,她就要回去了。也许她们这一分别就再也见不到了。他忽然想去姐姐的宫中看她。但走到半途,他又意识到,男女有别,授受不亲,若自己这般贸然去了,叶姑娘怎么办?

    恍恍惚惚,浑浑噩噩,想着。

    抬头看身前有个院子,名为明月苑。

    言天停下脚步。

    见拱门两侧的对联,上写:泪尽春华思远方;下写:云开月色醉大漠

    言天皱了下眉,暗道:郝家怎么会有这样的对联。筑天府的对联,不都是那种霸气冲天,恨不能登天摘月的么,怎么会有这般的儿女情长?

    他好奇的走了进去。

    “天哥……”

    银铃般的嗓音传来,言天蓦地回过神,现郝眉君站在自己面前,举着酒杯。

    看着叶离的背影,娇小而柔软,坚强而坚硬。

    言天忽然现他的心空落落的,就连弟弟言冰举杯敬自己酒,也没注意到。

    他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

    叶姑娘这时回头看他,四目相对,他们的眼眸中流露出不舍和……依恋。

    但叶姑娘还是走了,拉着迷糊的白远。

    他赶忙起身,还礼道:“眉君妹妹……”

    郝眉君双手举杯道:“天哥,有伤就不要喝酒了吧?用茶吧……”

    言天忙道:“无妨,无妨……”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锦上花冷面总裁的全能高手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校园修真蒋爷微光中的我们总裁老婆赖上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