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夫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叶离忙扶住他,不小心钻进他的怀里。

    言天感到她的温柔气息,看着她的小脸,禁不住坏笑着,把她搂住。

    叶离仰起头,看向他,小脸瞬间红了。

    接着他把那口血强压下去,声音变得孱弱起来,道:“还好。”

    语毕,他身子突然一晃,假装要摔倒。

    “怎么了?”言天现她面带担忧之色。

    “你受伤了?”

    “哼!天哥,你骗人!”她叫起来,用小拳头猛砸他的胸口。

    “没,没有……”言天坏笑着否认,又道:“只是没那么严重。”

    她语毕,言天想起自己在升仙宴吐血的事。他本想说:还好,不严重。

    但看着叶离紧张的神情,担忧的眼神,他忽然感到无比的温暖与幸福。

    恰巧这时又有血涌上来,他坏笑着想:这样的幸福,最好再多来点……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笑容。

    眼如弯月,洁白的牙齿反着阳光,那笑容干干净净,灿烂至极。

    他的叔父不会笑;姨娘虽然会笑,但不过是懂规矩的强颜欢笑;以前的两个爷爷会笑,但那是祖辈慈爱的笑;至于姐姐……姐姐以前也会如叶离那般的笑,但如今,面对叔父,面对郝家,面对天下人,她也不得不如此。

    他二人说着话。

    天渐渐暗下来,落日的余晖令远方的天边,如着火一般。金黄色的胡杨林,也黯淡下去,越来越接近古铜色。风有些大,吹着变暗的湖水,倒映着火烧云,波光粼粼。

    言天这时看到郝眉君穿过树林。

    他一怔,不明白她来这里做什么?但见她朝自己走来,面带愠怒,神情不善。

    她的两个仆人:李妈和信儿,跟在她身后。

    郝眉君的目光很明确,言天意识到,她是来找自己的。

    找我做什么?言天不理解。

    这时见有人来,叶离逃离他的怀抱,小脸红着。

    郝眉君这时走上来。走到他和叶离身前。

    她扬着头,目露凶光,看看自己,又看看叶离,像抓到了什么把柄,嘴角微翘,冷冷的笑着。她身后李妈和信儿,也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叶离被这不善的目光,盯着脸红起来,忙挣开他的手。

    言天皱了皱眉,很诧异她怎么这个神情。便道:“眉君妹妹,这是?”

    郝眉君不回应。

    她只是冷着脸,冷着眼,瞪着叶离。

    许久,她才冷冷的说道:“靖安公主好,好心机啊……让我嫂子认你做了妹妹,让我哥哥给了你这个封号,全天下又都给了你无数至宝。不曾想,这还不够,你还想抢我的夫君,带他来这里,手拉着手,卿卿我我……”

    她话没说完。

    言天大惊,看着她。

    看她极力的克制,却又恼羞成怒,咬牙切齿的样子。

    他全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话,说自己是她的夫君。

    毕竟这桩婚事,并未明确提出来,而且言天本就拒绝,这等任人摆布的亲事。

    他这时候再看叶离。

    叶离大惊失色,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言天,脱口而出:“夫君?”

    接着她意识到这词的含义,不敢相信的摇着头,眼泪瞬间奔涌而出,身子也跟着颤抖起来

    言天刚想解释。

    但郝眉君却又抢白道:“叶姑娘,我郝言两家早已有婚约,况且你这般的家世,就算我夫君真喜欢,你也只能一辈子做小……”郝眉君说到这里,撇撇嘴。

    她身后的李妈,这时插嘴冷言道:“穷人家的孩子,心术不正,要了这个,还想要那个……真是不要脸。”

    “我……”叶离被羞辱的,口不择言,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看看言天,又看看郝眉君,泪水滚落脸颊。

    跟着不等言天解释,她一把拽下他刚给的翠玉龙笛,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将笛子扔还给他。

    “小离,你听我说……我们并……”

    晚了,她已经跑出去了,

    言天想追。

    郝眉君却拦道:“言天,你以言家掌门继承人的身份,去追一个民女,不怕传出去,被人当做笑话么?”

    言天皱起眉,满心的恼怒,回头望她。

    但见郝眉君这时已经恢复了冷静和礼貌。她扬起下巴,面色看着随和,语气却居高临下,让言天感到,那是骨子里的冷酷与傲慢。

    想叔父竟不经自己允许,定下这桩婚事,郝眉君又是这般态度。

    言天恨的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这婚我没同意过,谁安排的,你找谁去。”

    郝眉君被他说得一怔,惶然了片刻,接着又恢复了正常,扬起下巴道:“那以天哥之见,这天下除了我郝眉君,谁有还配得上未来言家主母的身份呢?”

    她这么说,言天蓦地想起升仙宴上,郝眉君主动起身,赐给叶离和白远那般贵重的礼物,还要叶离做她的下人,那一瞬间,他恍然大悟,理解了她为何那般做。

    这时郝眉君神色一转,又道:“天哥,若真喜欢那叶姑娘,想纳她为妾,也总需和我说一声。我郝眉君好歹也是名门望族出身,不会不识大体,再说了纳几房姨娘服侍我,也不是不可以……”

    她说罢,身后的李妈和信儿,不屑的冷笑。

    言天此时攥着拳头,强压着胸口涌上来的血,冷冷的说道:“既然你如此说,那也别怪我没提醒你在结亲这件事上,没人可以做我的主,哪怕是我叔父也一样,没人可以对我指手画脚,大不了,爷不做这个掌门。”

    言天语毕,看郝眉君气的脸一阵青一阵紫。

    他攥攥翠玉龙笛,又道:“还有……你记住我要娶的人叫:叶离,她才是我的妻子。我不会让她屈居任何人身下,更不会因我叔父一句话,便纳你这一房妾!”

    他语毕,转身朝外跑。

    郝眉君在身后,气急败坏的大喊:“言天!”

    他没做停留,跑出去。

    这时天阴下来。

    言天以前看过父亲的画像,画像中父亲怒目圆睁,也没有笑容……

    至于母亲,言天从未见过她的画像,家中也没人提起过。

    言天觉得他从未这般幸福过。

    心怀打开的瞬间,他意识到这便是自己苦苦追寻,而得不到的单纯的爱恋与喜欢。他惊喜又满足,竟有人能与自己情投意合,心灵相惜。

    没有家族利益的逼迫,也没有道德规矩的裹挟,更没有妥协的强颜欢笑。

    他想,叶离也一样。

    现在他看着她。

    现在他与她,执手相望。

    言天想,他会为了保护这份喜欢,和这份笑容,奋不顾身。

    这时叶离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皱起眉问道:“哥哥……”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无敌大神豪败家系统唯你,予我欢喜男友他美颜盛世兄长是戏精[综]武侠之超神玩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