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郝眉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语毕,叶离惊觉,外城的喊杀声消失了。

    “阵法?”她下意识说。

    猛回头,现来时的小巷和两侧的高墙,蓦的不见了。自己立于一片蟹爪菊的花丛中,退路已消失,郝眉君的两名侍女,分立在自己左右。

    她低头,看见几只蜜蜂在它脸上。她将它们轰走。

    郝眉君此时又道:“我只是好奇,天哥到底看上你哪点了?竟把我甩在一边,跑来私会你。”

    郝眉君走在她前面,头也不回道:“马上了。”

    叶离感到狐疑,扭头看郝眉君的两名侍女,巷道很窄,她二人扯着嘴角冷笑,并排挡着返回的路。路两侧各色的蟹爪菊迎风摆动,不知为何,叶离想起师傅卧榻前的彼岸花。

    天哥没在这里。叶离这才明白。

    这时郝眉君转头,看叶离,目光凶狠歹毒。她扬起下巴,语带不屑道:“我们郝家身为人族领袖,两任共主,乃天下第一家族。言家势力,遍布人族领地。本来我二人结合,乃门当户对,望衡对宇,人族之幸。”

    郝眉君这时道:“靖安公主,你不知我和天哥订婚的事,我不怪你。”

    她边说边走,像自言自语,并不需叶离回应什么。

    叶离觉察到不对劲。这时熊罴在她腰间晃了几下。

    他怎样了?真的是师傅么?

    一想到天哥满身鲜血,渐渐闭上双眼。叶离便感到揪心的疼痛。

    她很后悔,刚才对他脾气。又想起师父她老人家的招数。她必须阻止师父伤害天哥,也必须面对师父失望的目光。师傅也许不会说什么,但无声的失望,才最具杀伤力。

    郝眉君语毕,笑起来。她笑的很规矩,就如画上的仙女,虽有美艳,却无生气。这让叶离瞬间想起丝羽师叔。她大声质起来:“天哥呢?他在那里?”

    郝眉君不回应。

    信儿冷冷的说:“真是轻贱,临死了还要找男人!”

    李妈怒视叶离,一字一顿道:“贱人,死到临头,还痴心妄想。”

    她二人语毕,面露不善的神情。

    叶离看出杀机,想后退,但退无可退。

    此时风更大了,吹着四围各色的蟹爪菊,来回晃动。日头照在花瓣上,闪出寒光,将瓣尖对准她,就如师傅白丹青账下的彼岸花。

    这时郝眉君又自顾自道:“其实,我对言天没兴趣。我只是觉得,这天下自己除了嫁给他,还能嫁给谁呢?”

    她语毕,挑起嘴角勉强一笑,然后又恢复端庄的神态。

    叶离已明白,一切都是她在作祟,根本与天哥无关,心中更加释然。

    但不解道:“你为什么不嫁给自己爱的人?。”

    “爱?”

    郝眉君被问得一愣,跟着端庄瞬间消失,她尴尬的一笑。

    叶离又道:“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才是最幸福的事。”

    “够了!”郝眉君气的脸瞬间一红。四围的蟹爪菊花瓣,幻化成利刃。

    叶离大惊,暗道:师傅的招数。

    接着风一吹,花瓣幻化的利刃,朝她飞来。

    叶离忙调动灵力,催动步法。

    一时间,寒光闪闪四处飞,花瓣雨落杨飒飒。她以今日所得众宝的助力,快速闪避,但怎奈何花瓣如雨落,利刃如寒光,无穷无尽,很快肩膀和小腿,便挨了两刀,叶离惨叫一声,随即倒地。

    郝眉君这时看着她,平静而端庄。

    她道:“杀了你,就可以解决这一切了。”

    她语气平静的令人可怕。

    血滴答在地上,叶离疼的想哭,但她忍住。咬着嘴唇,勉强站起身。怒视着郝眉君,一字一顿道:“天哥若是知道你杀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他不会知道的。”郝眉君泠然一笑,指指四围的蟹爪菊,道:“你知道么?这花的本名是:蔓珠华沙。又名:彼岸花。它是妖族白丹青最喜欢的武器之一,传闻她每次杀完人,都会留下一株沾满鲜血的彼岸花,所以……”

    叶离大惊,不知她怎么会师傅的招。

    她有些惊慌。

    看看四围,郝眉君的两个侍女,紧盯自己。

    路已被封,以她的修为,便是算上宝物的加持,也很难斗过这阵法。

    她这时意识到死亡正朝自己招手。天哥没骗自己。本想立刻催动灵力,让天哥看到七彩羽毛的亮光,意识到自己有危险。但瞬间,她想到天哥在战斗,若是自己这般,定会使他分心,受伤,然后浑身鲜血,最后……

    她不想看到那一幕。

    这时风再起,彼岸花的瓣尖竖起来。

    叶离感到绝望,心中想着言天。想她俩刚遇见,幸福本来才开始。她不服,所以咬着牙忍痛道:“你心地如此歹毒,有婚约何用,天哥不会爱你,你永远得不到他的心。”

    “心?”

    郝眉君又怔了一下。

    接着她又恢复端庄典,道:“我不需要他的心,也不需要他爱我。从小到大我要的东西,从没有得不到的。若是有人抢我的东西,我就杀死她。至于东西本身……”她顿了顿,典端庄,目光空洞,自言自语又道:“根本不重要。”

    她语毕,彼岸花的瓣尖,铺天盖地,再度射向叶离。

    叶离明白,为今之计,只有暴露自己妖族的身份,以羽族特有的万千羽纱,对抗幻化为利刃的彼岸花瓣,才有可能保命。想到这里,她立刻调动灵力,转动裙摆,一时间七彩羽毛如利刃,与花瓣相撞。

    火花顿时四溅。

    郝眉君的侍女,李妈大惊喊:“妖女?”

    “杀无赦!”信儿道。

    郝眉君看着叶离,也很吃惊。

    叶离觉得有些撑不住了。

    眼见着羽毛,虽然挡住了花瓣。但自己的灵脉在强烈的震荡,万千羽纱,是一种以自毁求自保的招数。叶离明白,自己是活不成了,想自己就这般死了,真的很对不起天哥,不由得落泪分神。

    恍惚间,一枚利刃刺穿她的肩膀,令她几乎站立不住。

    郝眉君这时冷笑道:“看你有多少羽毛,能抵得住如此多的彼岸花瓣。”

    郝眉君正说着,叶离感到熊罴强烈的晃动起来。

    她忙摁住他,不想自己死了,也连累熊哥。

    这时一朵朵梅花花瓣从天而降。

    叶离一怔,眼见花瓣,迅速击中全部利刃,令它们瞬间碎成粉末。

    郝眉君大声道:“谁?”

    没人回答。众人都感到一股强大的灵力袭来,逼得李妈和信儿连连后退。接着彼岸花消失,地上突然生出无数梅花树,将郝眉君与侍女隔开。

    叶离不晓得这是什么阵法,想迅速逃离。

    但这时凭空生出的梅林,刮起一阵旋风,卷起片片梅花。

    一个男子出现了。

    她的心空落落的。像预感到自己会失去家温暖的家。

    叶离继续走,跟着郝眉君。

    叶离很着急。

    她跟在郝眉君身后。

    两名侍女走在最后,慌乱的人群渐渐稀少,妖族的咆哮声消失,四周安静下来。巷道变窄,两旁不知是谁,种了各色的菊花。几只蜜蜂飞来飞去,落在花瓣上,蝴蝶时不时在叶离眼前晃,然后飞走。

    此处花香浓郁,两旁是幽深高耸的红墙。

    叶离很急,没心情欣赏景色,她心里只有言天。

    她感到有些不对劲,战斗明明生在外城,天哥缘何会在此受伤?

    恍然间,她觉得郝眉君领着自己,一直在一条小巷中兜圈。

    她这时忙问:“快到了么?”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五行神术都市追美选择系统妻迷心窍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绝美校花的妖孽保镖欢喜仙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