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报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看了她一眼,礼貌的点点头,然后向叶离疾步奔去。

    看她躺在一棵梅花树下,梅花树已折断,叶离侧身躺着,背靠树桩。她的脸肿着,嘴角有血,眼眶黑,衣裙上的血还没完全干。她的目光憔悴,尽管看到了他,也只是没有生机的笑笑,然后落了泪。

    那一刻言天心如刀割。

    郝眉君此时吐了口血,显得虚弱至极。

    她轻唤了声:“天哥!”

    言天第一时间想起来他。知他是降龙虎手下大将,布阵的高手。

    不过此妖在整个洪氏一族里,他只是以好色著称,不仅经常诱骗,强拐人族美女,就连自己族的女妖,也不放过。他并非洪氏一族的精锐,修为也不算精深。

    若是自己再晚来一些。

    他不敢想,眼圈不自觉的红了,脸颊湿润。

    内城的妖只有他么?言天不太理解整个妖族连攻筑天城,图的是什么?

    “你是怎么进来的?”这时那文静的鱼冒眼,往出凸了凸,他好奇的问。跟着不等言天回答,又笑起来,笑声带着不屑,他威胁道:“不管你是不是来救她们的,进来了,就别想出去!”

    言天不理他。

    见她眼圈乌青肿胀,脸颊红肿带掌印,口鼻流血,髻散落,衣衫凌乱,鞋脱袜黑,狼狈不堪地趴在树下。

    她怎么在这里?言天想。他随即意识到,妖族就是针对郝家的,所以……

    但郝通天呢?筑天城遭此劫难,他怎么一直没出现?

    此时郝眉君又娇滴滴的唤:“天哥!”

    他像没听到,眼里只有叶离。

    他从未如此心疼一个人。似乎她受的伤,就是自己受的;她哭泣,就是自己在哭;她感到疼痛,就是自己在疼;她满身的鲜血,自己的心也在滴血。

    文静天师在背后道:“我和你说话呢,你没听见么?”

    他声很大,随即一掌从言天身后袭来。

    言天没功夫理他,只一侧头,躲过他的掌。

    奔到叶离身边,他单膝跪下,本想扶她起来,却见她满身伤痕血迹,怕弄疼她。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先从怀中取出药来,轻唤了一声:“小离……”

    他语毕,眼泪瞬间涌出来,完全控制不住。

    叶离躺在地上,看他来了,目光温暖,牵了牵嘴角,无力的笑。接着她以手肘撑起身子,但只撑了半下,便又轻嘶一声,要摔倒。

    言天这时忙上前扶她,把她抱进怀里,药丸旋即放入她口中。

    “乖,吃了就不疼了。”

    他说着,理着她凌乱的头,注意到她根渗血,再轻抚她肿胀的脸颊,用手指轻揩上面的血迹,不觉泪流满面,怒火万丈,杀从心中起。但依旧耐着性子,取出药粉,洒在她肩头的伤口上,替她理好衣衫。

    接着,叶离一侧头,一口鲜血吐出来。

    言天了然,这是丹药在排出淤血。

    他抱着她,轻抚她的后背,温柔的说:“吐吧,吐出来就好了。”

    叶离又吐了一口。

    言天这时忙给她输入灵力,待她回过气来,惨白的小脸慢慢有了血色,看自己的眼睛里,也有了神采。言天这才现自己的脸颊湿润了,一直在流泪。他忙向以手拭泪,却被叶离用手拿开,道:“哥哥,你哭了。”

    叶离说着,用自己的小手给他拭去泪水。

    言天给把外伤的药粉洒在她的伤口上。

    叶离这时羞涩又无奈的笑道:“天哥,我不想给你添乱的,可是实在没办法了。”

    “傻瓜,说什么呢!”

    他把她抱在怀里,给她输入了一些灵力。感到她稍好一些后,又让她靠在树桩上。

    接着言天起身,转过头,攥着拳头,骨节咯咯作响,死死地瞪着文静。

    “天哥!”叶离在身后轻声唤他。

    言天转回头,看着她。

    叶离轻声警示:“天哥,要小心,他可厉害了。”

    她嘟着小嘴说话,言天朝她一笑,露出小狐狸般的笑容道:“放心!”

    接着,言天冷下脸,走向文静。

    打我的女人?他还从未这般生气过,真是咬牙切齿,整个人都透着森森寒气,瞪着文静,把祭天剑攥得死死的。

    此时文静却不以为然,他依旧目带鄙视,语带讥损:“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言天不回应,走到他跟前,和他对视,冷笑着问:“你打得她的脸?”

    文静的黄色板牙露出来,他出一阵狂笑,然后道:“不是我,还能是别人么?”

    “打了多少下?”言天用祭天剑指着文静的眉心,一字一顿的问。

    “数不清。”文静再度笑,他的笑声充满不屑,藐视。

    “好吧……数不清……那就是没数了?好!”

    言天语毕,冷笑。突然揪住文静的衣领,酝酿起灵力。

    文静猝不及防,笑声戛然而止。他立刻格挡躲避,但言天修为远在他之上。

    那一瞬间,文静像个女人似的,在言天的掌掴下,扭曲哀嚎。

    言天抽的上瘾,左右开弓,自由挥。他想,反正也没数。

    于是,毫不停息,不断催动着灵力。

    不止因为叶离,还因为叔父打自己,姐姐在郝家受的委屈,姨娘心中的苦闷……

    现在他一股脑的打出来。

    文静的惨叫声不断。他想逃,但被言天揪回来,继续打。

    他惨叫出声。

    不停地喊着:“有数的啊!有数的!”

    晚了,言天根本不想听。

    他只专心注意的打,直到最后一巴掌。他抡圆胳膊,以足够的灵力煽在他的脸上。

    刹那间,文静天师飞出去。撞折了几棵梅花树,摔在地上,鲜血吐出来。

    言天看过去,他脸肿的像熊头似的,难辨本来面目。眼框泛着紫红色,肿胀的让睁不开眼。鼻孔和嘴巴血肉模糊,鼻梁断了,两颊红的亮,只是五指山下一片红,红色逐渐黑。

    言天冷哼一声,再度走过去。

    那一刻,文静的鱼冒眼突然红了,委屈的哭出声。

    “我没有煽这么多!”

    他语带愤怒和委屈,不停地想以手拭泪。

    但言天知道,蛇族不会有眼泪。

    他这时只是冷笑一声,指指叶离又道:“你还揪她头来着吧?”

    他语毕,文静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刚要张嘴说话。

    言天猛然上前,薅住他的头。

    文静立刻反抗,袖口突然弹出把匕首,但言天不仅轻松躲开,还打掉匕首。

    瞬间,文静目露绝望,音带哭腔。“这次有数啊!”

    “我不会数数!”

    “不带这样的啊!”文静喊。

    晚了,言天已拎着他的头,把他悠起来。让他像牵线球一样,围着自己转。

    一时间文静的惨叫声震天。

    言天不断薅掉他的头,然后向扔牵线球一样,把他扔出去,刹那间,他撞折几根梅花树,倒在地上,鲜血吐出来,恢复了蛇精的真身。原来他是一只花斑巨蟒,不过现在已全无生气,头部鳞片被掀开,冒着血,瘫躺在地上。

    言天再度走来。

    看文静虚弱的睁开一只眼,不停的说:“我没有薅掉她的头!”

    言天根本不听。他心中只有叶离委屈的泪水,若是自己晚来一步,小离没准就被打死了。他越想越气,掐住文静七寸,把它举起来。

    手指叶离道:“你还掐她下巴了吧?”

    文静疼的摇晃着脑袋说:“我的下巴没在这里啊!”

    言天冷笑起来。

    “都一样!”

    他说罢开始,撕他的蛇皮。

    他一边撕,一边骂:“还敢动我的女人?你可真是疯了!”

    文静尖声喊起来。“不敢!不敢!再也不敢了!”

    “晚了!”

    “我真的不敢了!爷爷饶命啊!”

    文静喊着,又想变回人,但言天用灵力,阻止他。

    接着言天把他甩出去,让他撞折了几根梅花树,摔在地上。

    文静终于变成人。

    他的颈项和胸口少了层皮,血肉模糊。脑袋因为头皮被揪掉,所以鲜血淋漓。

    他声带委屈,虚弱的喃喃自语道:“再也不敢了!”

    但言天根本不听。现在他指着叶离被扎破的伤口道:“这也是你干的吧?”

    言天语毕,刹那间,文静几乎要起身,喊起来:“这个真不是啊!”

    晚了,言天这时已抽出祭天剑。

    文静一下子吓晕了过去。

    言天不解,低头看串珠,串珠始终亮着。

    他的目光在找叶离。

    言天走进去。

    看这梅花阵:落英缤纷,染红毡。香气缭绕,迷心魂。

    看着赏心悦目,但他感到这其中暗含的杀气,似乎每片梅花都可以杀人。

    接着是三股微弱的灵力。

    他向周围看,除了一个背手站立的男子,他先看到郝眉君。

    这时那垂手站立的男子转过身,挡住他的视线。

    那男子身材高大魁梧,皮肤黝黑,一副招风大耳,鱼冒眼,厚嘴唇,天地胡。绾鎏金燕玉钗,头冠东海龙晶冠。穿银边白袍,上绣七蟒伏阎罗,脚蹬踏雪无痕靴。

    文静?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跑男之搞笑小生我在洪荒植树造林我真不会推理魔临——天地劫剑侠之情缘我的绝色小龙女老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