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她是妖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想……天哥不会的……

    但她随即又意识到,即便自己和天哥两情相悦,心心相映,情投意合,言家人会答应么?师傅会同意么?人族与妖族的战争,持续了万代,仇恨根本不可能被解冻。

    那一瞬间,她万念俱灰,低下头,难过起来。

    而自己是妖,是一只百灵鸟,不是人。他会如何待自己?

    现在,她看着言天扯掉文静的蛇皮。刹那间,她感到无比的寒冷。但紧接着却又想起,天哥在封龙山放走自己;想起她和他,情投意合在泪湖前许愿,互相送了定情物;想起天哥追上自己……

    叶离的小脸顿时红了,心下觉得很幸福,不由得抓抓地上的土。她这时再次看到郝眉君,看她躺在地上,头散着,鞋袜都脱落下来,脸上挂着彩,眼睛毫无神气,似乎已无力挣扎,只是趴在地上喘着气。

    她想起,郝眉君怎么待自己。想起自己的伤口,想起郝眉君竟然模仿师傅的招数,她撅起小嘴,扬起小脸。她才不信,天哥会喜欢一个歹毒的女人。

    这时郝眉君终于坐起身,扬起头,又恢复了那股子骄傲之气。

    叶离心中一阵揪疼,不知不觉落泪。她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不想给天哥添乱,但一想到天哥救自己的这一天,会是他们会分开的一天,疼痛就加重了,一时间止疼的药好像也不管用了。

    她如此想着,想到歹毒的女人,想到……人

    刹那间,她的心跌落谷底,浑身冰凉,冷汗都出来了。

    她这才意识到,尽管郝眉君歹毒,但她却是人。

    她对修为的判断并不准,所以并不能确认,天哥可否打得赢文静天师。

    她这时想大喊:天哥,小心啊。

    还没喊出口,天哥动手了。他揪住文静天师的衣领,狠狠抽他嘴巴。

    这时天哥已把文静天师打回原型一条令人厌恶的花斑大蟒。

    叶离早就讨厌他,听过他如何去抓女妖人的故事,这次自己又被他打了。

    所以看着他的蛇皮被天哥揭掉,并没有觉得很残忍,很过分。

    现在,天哥死死掐着他的七寸,气急败坏的说:“你还掐她下巴了吧?”

    文静疼的摇晃着脑袋说:“我的下巴没在这里啊!”

    天哥回:“都一样!”

    那一瞬间,她缩了缩肩膀,觉得温暖至极。泪水终于止住,她破涕而笑。以手拭去脸颊上的泪水,看着天哥。还真是个暴力可爱的家伙,她想。

    这时文静天师又变成人形,他还想反抗,但很明显,他不是天哥的对手。

    于是再次失败。

    身子撞在梅花树上,言天又指指自己,问文静道:“这刀伤是你干的吧?”

    刹那间,叶离几乎感觉到天师的绝望与委屈,她觉得如果不是因为蛇族没眼泪,否则他就要委屈的哭起来,流下眼泪。他这时大喊:“这个真不是啊!”

    晚了……

    尽管叶离这时也想说,晚了……

    但真的晚了。

    她看见黑色剑气,如疯般,刺向文静天师。

    天师拼命躲藏,催动仅剩的灵力,用身法藏至梅花树后。没用……祭天剑迸的剑气,将一棵棵梅花树,梅花花瓣削平。然后言天又朝他刺去。文静天师血流如注,不再反抗。

    天哥喊着:“还敢动我的女人?”

    文静天师跪下来,连声道:“再也不敢了!”

    叶离觉得他死的心都有了

    可天哥还不算完。

    他继续,怒目圆睁,一字一顿道:“你捅她一刀,我就捅你一刀!”

    可怜天师文静在妖族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如今跪在地上,没了天师那般的做派,只剩下万分委屈的表情,带着哭腔说:“这个口子,真不是我干的。”

    他说罢,便瘫在地上,不再动弹了。

    叶离忽然觉得可以了,不用再打下去了,文静已受到教训,再打,他会死的。

    这时天哥转回身,突然不动了。

    叶离不明白怎么了,跟随他的目光望过去,忽然看见熊哥。

    熊哥倒在一片折断的树桩前,他黑色的熊毛上沾着血。刚才为了保护自己,熊哥拼了命挡住文静天师一掌,他飞出去,撞在梅花树上。叶离大叫,但也被打出去。幸亏有天哥,要不然……

    她看过去,熊哥现在还没恢复过来。

    而天哥朝她走去。

    那一刻,叶离尖叫起来。她瞬间忘了疼痛,猛地起身,扑向熊罴,用自己护住熊哥,挡住言天。对她来说,熊哥不仅是哥哥,更是她的至亲。她绝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熊哥,就是天哥也不行。

    她这时背对着言天,抱着熊哥哭起来。

    她不停地重复,抽泣道:“不要动他,不要杀他!”

    不知身后天哥什么样子,但良久天哥都没有动。

    知道她回头看着他。

    这才现他的目光有诧异,有难过,有失望。

    天哥似乎明白了,那一刻叶离心如刀割。她想对他说对不起,他想说,我一开始就该让你知道的。可她说不出口,只是用身子护着熊哥。这时另外一边的郝眉君站起身,她走过来,一瘸一拐的,露出得意的笑,似是打赢了一场战争。

    她扬起脸。

    叶离感到不妙,呼吸困难,惊恐万分,几乎要瑟缩起来。

    这时郝眉君横眉冷对,指着她说:“天哥,她是妖女!”

    她语毕,叶离怔住。

    她看着天哥也怔住,瞪大眼睛。

    目光中的失望更确定了。

    她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丢掉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不是因为她是妖,他是人,而是他眼中的失望……

    那一瞬叶离再也忍不住了,她哭了,泪水住不住的流,但却一点声响都没有。

    天师好几次还手,都很无力。

    她这才放下心来。

    叶离觉得她的心暖洋洋的。

    现在,她背靠着树桩。天哥的丹药很有用,吃完后疼痛一点点消失了。不过只要稍微用手指碰肿胀的地方,痛感便会回来。她稍微动动下身体,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了一些。

    她好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自己遇难,呼救于他,他便立刻赶来的安全感;喜欢被他喂药,感受他淡淡气息;喜欢他身上淡淡的橡木香;喜欢他叫自己傻瓜时的样子;还喜欢他为自己,恼羞成怒的样子。

    现在,她看着他的背影。

    虽然很幸福,却又很担心。

    刚才她和熊哥,还有郝眉君同时攻击文静,但没用,三人随即被打飞了。

    听着天哥说:“敢动我的女人?”

    然后又继续。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神兽军团柯南之唯一知情者偶像练习生之心跳请等等我都市之超神级渣男高铁群侠传命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