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妖女又如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当然明白,郝眉君所言是真的。但他还知道她的心思,不由得感到厌烦,恶心。

    这时叶离哭着,上气不接下气,她说:“请你放过熊哥,求求你……他从没伤害过任何人……”她语毕,抱着那只黑熊精,抽泣道:“熊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带你来筑天城,是我害了你。”

    “师妹……你别这样……我不怕死……”那只黑熊精说话声憨憨的,目光看起来很凶,可言天从却从中找不到半点杀气。他这时说:“姓言的,我师傅都说人很坏,言家的人最坏。可我师妹还是和你在泪海许下誓言,你看在她与人无害,心地善良的份上,放了她,我留在这里,要杀要剐随你!”

    现在,她又当着他的面,手指叶离说:“天哥,你看她护着这只黑熊精的样子,不是妖女,还能是什么?”

    言天不说话。

    这时再看郝眉君。

    看披头散,眼圈黑着,眼角有血,刚刚把衣衫整理好。她已失去原有的典端庄。只剩下不可一世的凶光,咬牙切齿的面容。她撇着嘴,楞着眼,攥着拳头,面目可憎,竟有青面獠牙,穷凶极恶的感觉。

    叶离哭着大喊:“熊哥,不行!我不会抛下你。”

    她语毕,言天看向那只黑熊精,意识到他是叶离腰间那只布偶熊。

    言天很震惊。

    他想起刚才在明月苑,郝眉君对叶离说:她和自己已经订婚。

    她用这招把叶离气走,幸而让他追回来了。

    她在哭,眼泪扑簌着滚落眼眶,肿胀的脸颊被哭花了,他想,她也一定很难过吧?

    就在今天,在泪海。

    他们相遇,相知,相互赠送信物的那一刻。言天想了很多:他想过自己和叶离会遇到坎坷,不只是叔父的强力反对,他还会失去家族掌门之位,以及郝家的报复,天下人的目光,但他独独没想到她是妖。

    他的模样,没有半点杀戮之气。

    这时郝眉君指着黑熊精,却道:“你休想!告诉你,就算把你剐了,我也不会放走这个妖女,别忘了这里是筑天府,是我们郝家的地界!”

    她面目狰狞,话又说的冷酷无情,满眼都是杀机,这让言天不由得心生厌恶。

    但郝眉君并不自知,她这时又道:“天哥,你有所不知,这妖女乃妖族白丹青属下。”

    白丹青?言天瞬间一怔。他当然知道她。

    她有黄泉路上彼岸花之称。善用彼岸花做阵杀人。杀人者身上,通常都会留下飞刀的伤口,现场还会留下彼岸花的碎瓣。可……言天不是傻子,他瞬间想起叶离身上的刀口,再看这梅花阵,他觉得这事有蹊跷。

    这时郝眉君又道:“天哥,这妖女来筑天城,就是为勾引你。她刚才想把我引进梅花阵,联合文静天师想掳走我。这样她便能藏在人族阵营,做内应了。”

    她说完。

    叶离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嘴唇半张,一时愣在那里。

    旋即反应过来,驳斥道:“你撒谎!”叶离说着,语带惊诧道:“你怎么可以血口喷人,明明是你假借天哥受伤骗我来这里要杀我,怕人追查,还模仿我师傅的彼岸花阵,好嫁祸妖族,要不是文静天师突然出现,我就死在这里了。亏我刚才还求文静放你走,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呢。”

    叶离语毕,瞪着郝眉君,胸口剧烈起伏着。

    眼神里满是质问,有不解,有愤怒,还有想要辩解的急迫。

    但郝眉君的眼睛里什么都没。她咬着牙,扬起头,梗着脖子,端庄典。

    那一刻言天意识到,叶离没说谎。否则刀伤和现场所有的一切都无法解释。

    三只妖都打不过郝眉君么?一个文静就足够了。

    他感到很震惊。震惊于人心的狠。

    不只是郝眉君的恩将仇报,还有堂会上,那些修仙之人的丑恶嘴脸;想起英雄擂上,所谓的英雄,四大善人满口的仁义道德;想起叔父待姨娘,郝飞雄待姐姐,一张张脸庞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很震惊,妖族还有如此纯良的小妖,那教养她们的师辈能有多坏?

    叶离救了白远,和他姐弟情深。小远一定知道她是妖。所以才对自己说姐姐是最善良的……白远那欲言又止的模样,现在言天明白了,他要说的是:妖。

    他想起,自己和她在泪海下,许下的誓言,互相交换的信物。

    她能听到翠玉龙笛的声音,听到他的心声。

    她和他心心相映,心心相惜。

    他相信誓言是真的。

    他想起自己对胡杨林暗暗誓,他对叶离的爱,三千年不死,死后三千年不倒,倒后三千年不朽,待到不朽,万年重生,依旧爱她……

    这时郝眉君在他身边又道:“天哥,还不杀了他们两个,为人族立功!”

    言天不说话。

    叶离泪流满面,伤痛欲绝。

    言天想,她一定也曾满怀着希望。以为她和他情投意合。谁想到却被人揭穿是妖族,甚至会被心爱的人杀死,还害了自己的熊哥。

    刹那间,言天心中一阵揪疼,他意识到:他们心心相惜,爱意相连……这样的缘,若失去还哪去寻?不管她是不是妖,要紧的是这心心相印的情义。

    他这时向叶离走去。

    郝眉君在后面说:“天哥,小心啊!她很歹毒的!”

    叶离吓坏了,紧紧护着熊罴,恐惧的哭喊着:“不要啊,不要杀我师哥啊。”

    言天止步,柔声道:“小离……”

    叶离止住哭喊,回头半张着嘴,惊讶的瞪大双眼。

    言天这时轻转七彩串珠道:“我可以感受到你……你也可以听到我的……”

    她不说话,瞪大眼睛。

    言天这时又重新露出小狐狸般的笑容,他道:“小傻瓜!”

    “天哥……”

    “嗯。”言天点头。

    叶离破涕为笑,难为情地吸了吸鼻子,用破损的袖口拭泪。

    她看着言天,月牙眼里燃起希望。

    那只憨憨的黑熊精,用乌溜溜的黑眼珠盯着言天。

    言天向前迈步。

    身后郝眉君娇声责怪:“天哥!不要信她。她就是个小骗子,刚才还想杀我呢!”

    郝眉君语毕。

    言天停下脚步,他本不想揭穿她的把戏,给她留一些薄面。可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挑事生非,想拆散他和叶离。甚至还用歹毒的手段,想杀死自己心爱的小离,事后还恩将仇报……言天越想越气,终于忍不住,回身瞪着郝眉君。

    郝眉君扬起下巴,故作端庄,面上带着典的微笑。

    言天知道,她满心骄傲嫉恨,心灵一片漆黑。

    他终于开口质问道:“若是她要杀你,为什么她却满身刀口,你却丁点全无……”

    他话一出口,郝眉君瞬间怔住。

    这时,趴在地上的文静有气无力的说:“不是我!不是我干的!我冤枉啊!”

    言天看着郝眉君。

    她目瞪口呆,言天又继续道:“郝眉君……你有多高的修为。至于让这三个妖打你打的如此费劲,两个受了重伤,另一个却什么事都没有。”

    他说着,郝眉君的脸一阵青一阵紫。

    言天知道她编不下去了,她脸上的典端庄消失了,只剩下冷酷无情与不服。

    但言天不管,他这时又道:“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我家小离说的那般。你想杀她,嫁祸给白丹青。然后偶遇文静天师。叶离是个小傻瓜,不计前嫌,还要搭救于你,结果你却恩将仇报!”

    言天语毕。

    郝眉君愣住,好半天才回过劲来,她狠狠地说:“是,言天,你都说对了。但那又如何?你是个人,你不可能寻一个妖族做妻室。你的家人不会答应,她的妖族不会同意,如今你叔父,已经答应了我们的婚约,你若是不答应,知道是什么后果么?”

    她说罢,瞪着言天。

    言天笑起来,他满脸的不屑,撇撇嘴道:“我之前告诉你了,我找谁,是我说了算的。我的妻子是人是妖都可以,但就是不能心性歹毒,恩将仇报。告诉你,小爷大不了不做这个掌门,多大个事啊?”

    他说罢,不再犹豫,走向叶离。

    郝眉君在后面追声道:“言天,你娶了这个妖,你的人生就完了!”

    她说着,言天却只是,随口哦了一声。

    接着他在叶离面前蹲下,轻抚她的头,露出小狐狸般的笑容。

    他柔声道:“以后我该你叫你小离,还是小妖?”

    叶离噗嗤笑出来,睫毛还闪着泪花,如同花上的露水。

    她扑进言天的怀抱,轻轻唤着:“天哥……”

    “小傻瓜。”言天揽着她,轻拍她的背,安抚她。

    那只黑熊精羞得,忙用厚厚的熊掌捂住自己的眼睛。

    这时天空中传来轰隆声,梅花阵瞬间消失了。

    接着,言天转头,看到郝飞雄从天而降,他的身后是信儿和李妈。

    是的,她是妖。

    和他心心相映,心灵相交的女孩是妖。

    她是妖?

    小离是妖?

    言天怔住,听郝眉君说。他觉得自己的心,像沉到谷底,暗黑无声。他自觉称心如意的喜欢,心心相映的爱恋,心灵相交的真爱,刹那间破灭。就像太阳刚露出东方的云端,便被黑云遮盖,现在他也一样。

    他就那么站着,一声不吭。

    沉默,手中的祭天剑垂下。他看着她。

    他看着她。

    看她展开双臂,护住那只黑熊精。黑熊精乌溜溜的黑眼珠,看起来毫无杀气。他的毛上沾着血,显然他也被打了,而且打的不轻,所以难以动弹。言天现他的伤口,和叶离与郝眉君的一模一样,显然都是文静天师打伤的。

    他皱了皱眉,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猎户的娇妻抗战之红警无敌都市之绝品狂少化龙诀闪婚甜妻:老公,不要动!妖神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