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凝儿姐姐与飞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说着,看向她。

    叶离的小脸瞬间红了。

    凝儿姐姐也跟着他的目光。她怔了片刻,看着自己和熊罴,温柔的目光,如和煦的春风,在云端闪现的皎月。那一刻叶离觉得无比温暖,想谁要是能娶了凝儿姐姐,会是几辈子修下来的福分。

    不过天哥并未说郝飞雄蛮横不讲理。

    叶离现凝儿姐姐听着,似是根本不惊奇。她看着言天。听他最后,对凝儿姐姐说道:“姐,这便是我要娶的女孩了,她的内心无比天真善良,远胜过那些声名显赫,地位崇高之家的小姐们。我不管她是人还是妖,都只娶她……”

    郝眉君此时更是趾高气昂。

    叶离想不通。

    叶离轻声道:“姐姐。”

    姐姐向她点头。

    这时凝儿姐姐就似没听出郝飞雄的语气,多么冰冷。她的面容平静,声音依旧温婉。她说:“我看到朋朋回来了,怕天弟有事。所以回来看看,外城的战斗快结束了。”她说着,望向四周,大概是感到气氛不对,于是皱眉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听闻言凝问,郝眉君刚欲张嘴。

    天哥便抢在前面,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没再让她恶人先告状。

    她神色焦急,看见言天时松了口气,但见她裙袍上有凝固的血迹,肩部外袍有挂破的口子。凝儿姐姐怎么了?是妖族伤害她了么?叶离心头瞬间一紧,天哥忙冲上去,扶住自己的姐姐。

    叶离着急的起身道:“姐姐……”

    “没事,只是划伤,都已处理好了。”言凝姐姐回,她朝叶离露出淡淡的笑容。

    郝眉君瞬间怒目圆睁,瞪着姐姐。

    她旁边两名侍女,也恼羞成怒,面露不善的神情,眼神中还有不屑。

    郝飞雄此刻,在一旁冷声威胁道:“言凝,你马上给我退下,让你弟弟也滚蛋!否则,我就以通妖之罪,杀了他以祭我的共主之位。”

    没想到他竟如此待姐姐,叶离瞪大眼睛看着凝儿姐姐。

    她以为凝儿姐姐会顿时翻脸。

    但姐姐却没有,她依旧平静,看起来并未生气。平淡的回道:“回共主,共主刚升任新位,便留下恩将仇报的话柄,这要是传出去,怕与共主声威有碍,惹人不服,怕是不好吧?”

    她如此说,郝飞雄顿时一怔。

    这时他的妹妹郝眉君,气急败坏的咤斥道:你算什么人?我哥哥给你好脸,你就真以为自己是共主夫人了?鹊巢鸠占的东西,我郝家没你说话的资格。”

    郝眉君语毕。

    郝飞雄恢复了正常,凌然一笑,默然,并不斥责自己妹妹的话。

    这意思摆明了是同意她妹妹说的。

    他怎么可以这样。

    叶离不解。

    这时凝儿姐姐却依旧没甚反应,她只是淡漠的笑笑,然后道:“若能行,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做共主夫人。”

    她语毕,径直向叶离与熊罴走来。叶离看着她,看她露出笑脸。听她温柔但决绝的说道:“小离放心,有我和天弟在,不会让人动你们一根汗毛,不信就试试。”

    她说罢,便开始给自己和熊哥检查伤口。

    熊哥这时憨憨的说:“谢谢姐姐。”

    姐姐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算是应了他,接着就查看他的伤势。

    郝飞雄见状,勃然大怒道:“姓言的,你今天的地位是我郝家,牺牲了我最爱的人,才得来的。现在,你竟敢为一个妖族得罪我,得罪我们郝家?”

    他这般说毕。

    叶离看见一行泪水,滑落凝儿姐姐的脸庞,闪亮的泪痕让她心里一疼。

    她忙道:“姐姐,你……”

    凝儿姐姐把眼泪擦掉,但又有一滴流下来,她再擦。然后道:“小离,你记得,只要确定那是自己爱的人,无论如何不要放手。因为若是丢了,放了手,心就会空了。不管是人,还是妖,活着都要有心。心在,便是活着。心不在,哪怕是飞到天上,也是一朵要散的云。”

    凝儿姐姐说着,眼泪又开始止不住的落下。

    叶离盯着凝儿姐姐。

    虽然不知她所经历的。但能感到她的难过。

    叶离想,若是师傅也不同意自己和天哥呢?她猜,不会的,师傅是讲理的。师傅是疼爱她的家人……但,要是师傅真的不答应呢?

    她还会和天哥一起么?

    会的!她已然决定。

    否则她也会像凝儿姐姐这般,受尽委屈与折磨。

    想到这里,她忽然很为姐姐感到不平,猛然抬头,怒视着郝飞雄道:“共主尊上为什么看不见姐姐的好?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姐姐。不管怎样姐姐是你的妻子,尊重她也是尊重你自己!”

    她如此说,郝眉君在一旁听着,横眉冷对她,刻薄尖声道:“一介女妖成了阶下死囚,还敢妄自菲薄置喙共主家事,你是想死的快些吧?若是这般,我便来成全你。”

    郝眉君语毕,与郝飞雄一同上前,想动手。

    这时天哥手持祭天剑,拦住他二人。

    他一字一顿道:“这才是共主的真实嘴脸吧?恩将仇报,不讲道义!”

    他说罢,拔出祭天剑。

    郝飞雄一杆指天抢直奔他而来。

    刹那间二人战在一起。

    叶离看着她,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时郝飞雄在一旁冷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叶离很震惊。

    不仅震惊于郝眉君的恩将仇报,还震惊于她的嘴脸,竟变得如此狰狞。原本的端庄娴瞬间消散,只剩青面獠牙与恶毒的言语,配合凶狠的目光,更如厉鬼一般;而她的哥哥,人族的共主,竟还说出共主不需讲理这样的话。

    叶离怔怔的看着。想起小时候,子衿师姐欲吞下一位好心救他的人,却被师傅拦阻,训诫道:“我们妖族虽无人族那么多的大道理,但恩将仇报总是不对的,这个理必须讲,无须管对方是人是妖。”

    妖都讲的义,说的理。缘何人不讲,郝家不讲。这样的人是如何成为共主的?叶离想不通。

    言凝姐姐此时匆匆走来。

    他话说的异常冰冷,如极北之地的戎冰妖女,嘴中吐出可以杀人的冰棱。

    叶离大惊,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是郝飞雄对姐姐的态度。他看都不看凝儿姐姐一眼,也不关心她受了伤。

    怎么可能?叶离自问,升仙宴上,他们是那般的恩爱,如今怎么可以这般冷漠。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快穿]万人迷[fate]所罗门卷土重来我本红颜祸水跃龙门萌学园之家族之谜从零开始的最好时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