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你只管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想着,但还是一口鲜血喷出来。

    接着,他身子一晃,伸手祭天剑回到手中,差点摔倒。

    叶离吓得在身后大叫:“天哥!”

    以祭天剑对指天枪,以掌对郝飞雄。

    刹那间,一声爆响,祭天剑落下,二人对掌,言天已用超过九成的灵力,加上他身上有伤,遂力竭。那一瞬,他觉得头脑昏,眼前一黑,只觉得一阵阵血腥味涌上胸口,他看见郝飞雄得意的笑……不,我不能吐血,否则……

    郝飞雄的身子一时顿住。

    机会……言天想。

    她不顾言凝劝阻,想上前。

    但言天朝她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不让她过来。他不能在郝飞雄面前示弱,因他知道自己背后是叶离。所以此时,他是只用袖口擦了擦嘴角的血,重新挺起胸膛,扬起脸,露出诡异的笑,就像真的没事了。

    祭天剑在这时爆出黑色剑气,直奔他而去。

    但见郝飞雄并不慌张,他稍一晃指天枪,便使万点枪尖破剑气。跟着,他忽然把指天枪横着砸向言天,自己则以双掌袭来。

    言天忙应对。

    一时间,祭天剑杀气滚滚,指天枪夺命连连。

    言天暗道:郝飞雄不愧为郝家的修仙天才。他比自己年长几百岁,在同龄人中,绝对是国士无双的翘楚,无人能敌。若不是昨天叔父打伤了自己,自己其实只能勉力对抗,但如今,他已显出劣势。

    他想着,但见郝飞雄忽使出一招游龙在天,人已跃上云端。

    “就这点三脚猫功夫?”言天的语气满含不屑。

    “哼!别硬撑了……”郝飞雄冷哼一声:“即便你不受伤,也不是我的对手!”

    “是么?那就再来啊!看看到底谁厉害!”言天挥动祭天剑。他下定决心,绝不会让郝飞雄动叶离一根手指头,他要用生命守护这份来之不易的真情。

    言天语毕。

    郝眉君在一旁,气的脸色青。她怒目圆睁,勃然大怒,大声叱喝道:“言天!你是瞎眼了么?竟然不顾死活,为了一个妖族的贱人?我郝家能给你的,她能给么?我郝家有的,她有么?”

    “她没有。”言天断然回答道:“她没有那般的歹毒,没有恩将仇报,没有仗势欺人,没有对我姐姐的不屑。她的天真与善良,你们郝家没有。她的心灵比天族都尊贵多少倍。至于人族里的某些女人,不要说给她做婢女,就是给她提鞋都不配。”

    言天说着,准备随时再战。

    郝眉君这时看向她的哥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瞬间抛掉青面獠牙,又回到小女孩的模样。委屈的泪水掉下来,轻唤了一声:“哥哥……”她泪眼汪汪的……“你看他……就这么欺负我……欺负我们郝家。”

    被自己的妹妹这么说。

    郝飞雄怒气冲冠,脸色白,手握指天枪,他大喝一声:“再来!”

    二人顿时灵力再度暴起。

    言天此时其实已有些撑不住了,若再战,必死。

    但他还是坚持着,毫不示弱。因为他知道,自己若是退了,身后便是姐姐和叶离。

    他这时回头看,看叶离站起身望着自己。他朝她投去一个小狐狸般的笑容。

    凝儿姐姐却走至他身前,挡在他和郝飞雄中间。

    言天刚欲说话。

    姐姐却拦住他,一字一顿道:“郝飞雄!你今若杀我弟弟,就请先把我杀了!”

    她语毕,言天现,姐姐的脸上再无之前的柔和,泪水在脸颊干了,只剩泪痕。

    姐姐的心冷了,言天顿感心疼。

    但郝飞雄听闻姐姐所言,却只是干笑了几声。接着他点头,像佩服谁一般,咬牙说道:“好!好啊!你身为共主夫人,竟和你弟弟联合妖族。你如此这般,怎配做我郝家的儿媳,又怎配做共主的夫人?”

    言天被他这番话气的不轻,他上前一步道,反击道:“可笑!就你这般模样,这般的作为,也配做我姐姐的夫君?便是共主又如何?不过是歹毒阴鸷,虎狼蛇心之人,天下人都不稀罕,更别说我姐姐了!”

    他说着,想把姐姐拽开。

    但姐姐没动,她看起来很平静,并未对郝飞雄的话,有什么反应。姐姐以前不是这样的。昨日在英雄擂,她因触景生情落泪;刚刚也因郝飞雄的言语落泪。但时下,姐姐却已然冰冷,脸上的泪水消失,只剩泪痕。

    言天看着,凝儿姐姐又道:“你或许可以昭告天下,我不配做郝家人。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和你们郝家,有任何瓜葛!”她说话的平静,明显是经过深思熟虑,再无一点挽回的余地。

    刹那间,郝飞雄手攥死了指天枪。

    他这时几乎是颤抖着,狠的大喝道:“你们姐弟真想死么?”

    凝儿姐姐只是淡漠的回:“你只管来!”

    言天大怒,他手握祭天剑,想挡在姐姐身前,却被姐姐阻止。

    郝眉君此时见状,只是冷哼,然后上前,扬着下巴,添油加醋挑唆道:“哥哥,你刚升共主之位,他们就这般不服,假以时日他们言家,还不反了咱们。”

    她说着,郝飞雄气的咬牙切齿,脸都白了。

    接着,他横起指天枪。

    一场大战马上要开始。

    但这时却有一道白影飞至他们面前,攥住郝飞雄的指天枪。

    赤天诚……言天认出来,是郝家的管家。

    此刻赤天诚手不松开指天枪,他微微鞠躬,诚心劝道::“少主,万万不可啊!”

    他语毕,言天感到他动用灵力,强压着郝飞雄的指天枪。

    郝飞雄与赤天诚挣了挣,但毕竟修为的差距在那摆着,他最后只好放弃。冷冷的哼了一声,道:“赤天诚,我念你世代忠于我郝家,不便脾气,但你到底是谁的人,竟然敢攥住我的枪!拦我?”

    他说罢,又想甩开赤天诚。

    但赤天诚只道:“小的不敢。”却并不松手。接着他又鞠躬哈腰,低眉顺目连声劝阻道:“可这是郝家多少代人的基业。您万万不可冲动啊。”

    郝飞雄并不领情。

    他反问赤天诚:“你知不知道,他姐弟二人联合妖族,妄图掳走我妹妹。”

    赤天诚听闻此言,环视周围,皱起眉。

    言天大笑,言凝没表情。

    叶离这时忍不住大声反驳起来,道:“你血口喷人!”

    她话音刚落,便又有几人飘然而至。

    接着其中一人道:“贤侄,你这是做什么呢?”

    接着他将指天枪枪尖朝下,整个人俯冲下来。

    言天不敢小觑。但见郝飞雄速度极快。电光火石间,向自己扎来。

    万道剑气破金枪,

    枪尖点点快如梭,

    腾挪辗转声声威,

    剑光枪影斗乾坤。

    此时此刻,乌云散,狂风落,皎月出云端,外城的喊打喊杀声渐渐小了,城内不断传来哭声,那是失去亲人的悲号,撕心裂肺,伤痛欲绝。那哭声像在给郝飞雄与言天伴奏,让他们在破损的城池中,在皓月之下,在损毁的屋脊上,酣畅大战。

    身后传来叶离担心的大喊声:“天哥小……”

    她的喊话声未至,指天枪已到,巨大的灵力让言天感到空前的压迫感。他意识到郝飞雄此时不过用了五成灵力,而自己却用了八成,他有些担心力竭,迅速移动身形,侧身避开枪尖。

    刹那间,火星四溅,一声巨响,黑色灵石地面,被指天枪戳出一个洞。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余生有你,恋恋不忘奇异强化系统有你陪我此生何求娇鸾令王牌出击:校草殿下,晚上好小春日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