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妖女独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时郝双岚又道:“不管封龙山,还是剑鞘岛。亲家公,我觉得腾儿说的有道理。确实不能盲目放过这两妖。所以我想,可以将他二位交给我。一来了解妖族的真实目的,二来也给天儿判断一下,看这妖女是否是真心待天儿的。”

    她语毕。

    言天再也没法忍了,他猛然将郝家仆人刚给的茶杯捏成了粉末。

    言天听着,这才明白叔父刚才那句话暗含的意思。

    他惊讶的看着言冰。

    言天看着叔父与五叔,他二人像打了个激灵,脸色顿时有些变化。虽然他二人强压怒火,但言天已然能看出不自然。叔父这时平淡的一笑,以抱拳行礼化解尴尬道:“有了腾儿和我三弟,剑鞘岛也就自然无忧了。”

    叔父说着这话。

    郝飞雄瞬间怒目圆睁,攥紧指天抢。

    言天才不管他。厉声道:“我家叶离,对我是不是真心,不需外人替我考验。再说了,谁知道你们审讯用什么手段,双岚姑姑,我知道你喜欢用鲜血炼你的晶石,听说你也用人血。你这般说,难道想要他俩的血么?”

    言腾忙向后退了半步,他这时大概是知道自己错了,忙回到座位上。

    这时言天紧握着祭天剑,绷着脸,不说话。

    旁边弟弟言冰,瞥了一眼言腾,面露不屑。语带讥损的说道:“爹爹说的好。想当掌门想疯了,竟在这节骨眼上胡说八道。真是小地方出来的,也不想想封龙山,哪有你的地方,回你的剑鞘岛吧。”

    此时,叔父冷着脸,五叔亦如此。

    言腾不管别人怎么看,他的目光只在郝眉君身上。

    现在,他把扇子合上,抱拳行礼道:“共主大人,我担心今日若是真把她放了,来日铸成大错,致人族受损,恐有损您的共主之名。”

    言天说着。

    没等郝双岚说话,郝眉君便抢在她姑姑前面,厉声道:“言天,你真是疯了,被妖女迷了心窍,竟然死保着一个妖女!”她切齿痛声,皱眉撇嘴,眼神语气极为傲慢不屑。

    郝双岚望着自己的侄女,一时间沉默着,竟然出了神。言天不知这是怎么了,只见郝双岚突然情绪失控,眼眶红了,委屈的落下泪。她突然道:“我待你一片真心,你怎么就不明白呢?非要和那个妖女好。”

    她语毕,起身便走。

    众人顿时一惊,言天看着她的背影,完全没办法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五叔与叔父,也同样怔在原处。

    郝通财看着妹妹离开的背影,也一样怔住,看着远方,若有所思的沉默。此前的恼羞成怒,与杀机重重瞬间消失。他不住地摇头,看看自己的侄女,又看看言天。郝眉君此刻泪眼婆娑的说:“二爹爹,你要为我做主啊。”

    郝通财这才从恍惚中恢复过来,面色无比凝重起来,他道:“亲家公,妖女蒙人心,言公子也不是第一个了。不过我只是不明白,天儿如何断定这妖女对他有真感情呢?若是我们今天不现她是妖女,她恐怕会一直隐藏下去。”

    郝通财语毕。

    寒冰宫的掌门关玉清起了身,她看看言天,又看看叶离。带着微微的笑意,说道:“是啊,看看那些被蒙蔽的人,有几个得了好下场的。最后的结果,人族的城池若是出了问题,还不是自己被杀。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的情情爱爱,真真切切……言公子啊,我看你就别那么幼稚了……”

    关玉清语毕,笑起来。

    她的一众徒弟,也都跟着捂嘴笑。

    霓星这时,也再度起身道:“长公子,我倒是不担心别的。我只是觉得这妖怎么能和人有感情呢。我作为过来人,劝你一句,未来你二人真在一起了,小心你正修炼,这妖女却杀了你。”

    霓星这话说的咬牙切齿。

    言天刚欲反驳,但见叶离忽然来到他身前。

    她此时因为霓星的污蔑又惊又怒,小脸涨红,眼中含泪,咬着嘴唇努力忍着,惊诧于他的言辞如此羞辱不堪。那一刻她终于忍不住了,大声道:“你血口喷人!”

    她语带无限委屈,泪水滚落脸颊。

    言天忙安慰她。

    这时郝通海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冷冷的说道:“小天。我看这事,你确实是也要提起警惕。虽然她会哭,声音听着也委屈,但她毕竟是妖族,有些事,没人能改变。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郝通海语毕。

    言天再看周围,除了雁荡陈氏与西域鸣沙派的张少军,态度模棱两可。其余的人全都持质疑态度。他们议论纷纷。一众人或是担心人族有损失;或是认为人怎么可以娶一个妖女;又或者坚持认为这妖女就是不怀好意。

    总之众人,都想拿住叶离与熊罴,审讯他俩,想从中得知妖族的情况。

    但言天知道叶离没有任何目的。

    他能感到那颗真诚的心。

    再看叔父,叔父此时也很犹疑,在着想什么。

    五叔不说话。

    言天明白,叔父是不会同意的这件事的。他刚才支持姐姐,是因为那关系到言家的地位。一时间,他很难过,无比失望,他自问:这便是人心,按着外貌族群定是非,不按善恶,公平。自己心里充满阴谋仇怨,却以为天下人,天下妖皆如此。

    他这么想着,叶离此时却轻轻攥住他的手。

    他望着她。泪水在她的脸颊上。

    这时四大善人,排位第三的铁瓷,突然挤过人群道:“言大少,我这个做叔叔给你个忠告,这妖族亡我之心不死。你若这般信这娘们儿,小心她哪一日真的害了你全家,到时你后悔都来不及我看你不如把她交出来,免得到时候出了事,再自责。”

    他说着,又打了个酒嗝儿,显然是又喝了不少。

    青云岛岛主此刻跟着道:“这妖女,便是真没有目的。最少也是想借着言家的声势上位。毕竟有谁不爱言家的地位,这妖女有什么,不过白氏一族的小妖。白丹青留她,她便是个门人,不留她,她和那些野家雀,没什么区别。如今她勾引了言公子,要是真成了,那真是瞎家雀成了金凤凰,要什么有什么……”

    樊迦说着尖声笑起来。

    言天握紧祭天剑。

    寒冰宫关玉清笑起来,她接茬道:“那到时候,还真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这份真爱,换来的好处可真划算呢。”

    她说着,言天越来越气,刹那间他终于无法再忍。

    他猛然大声道:“在你们看来男女相处婚姻礼成,就是要置换或者得着什么利益好处吗?所以你们拿你们自己见不得光的心思,来揣测我和叶离?简直可笑!我告诉你们,我喜悦叶离,是在不知她是妖时,那时她善良勇敢;当我得知她是妖时,她的坚强不屈更加让我欣赏,这样美好的女孩,我才不管她是人是妖,我要定了。”

    他语毕,与叶离牵着手,稍微用了一点力。

    叶离小脸一红。

    刹那间,叔父终于决定了,他怒道:“放肆!”

    然后盯视着言天厉声道:“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休想娶一个妖女回家!”

    叔父语毕。

    郝飞雄也跟着怒道:“言天,你今天若不把她留下,我便以通妖之罪治你!”

    他说着,言天只是冷笑,此时的他根本不在乎这些。

    这时他的手被攥紧,他看看叶离。

    她的小脸红着,扬起下巴,止住眼泪。

    那一刻,叶离说道:“不用你们审,我来告诉你们。我是师傅收养的孤儿。虽然人族与妖族战争持续万代,但我和师哥从小便在师傅的保护下长大,从未没见过那些血腥。也不知道人到底是什么。我和师哥,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这么恨人,却还要修炼成人形。这便是我和师哥来到筑天城的目的……”

    叶离说着,众人不说话,都沉默着。

    郝眉君咬牙切齿的,红着眼怒视他二人。

    言天现叔父和五叔竟然听得愣。

    叶离这时又道:“我和他来到了这里,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成了白远的上仙姐姐,结识了天哥,又因此与凝儿姐姐结缘,认识了在座的各位。在那之前,我以为人可能都是坏的,恶毒的,师傅也总这么说。可我却现一切并非我想的那般,人和妖其实没有区别。你们当中有好人坏人,我们当中也有好妖坏妖。”

    言天听着,轻轻攥了攥叶离的手。

    这时叶离又道:“决定我们是否在一起的,难道不该是一个人,一个妖的道德品质么?为什么会让我们如此对立,就因为我是妖,你们是人。所以就好坏不分么?还好,我遇上的天哥,他能理解我,也能接受我。我很感动,这一生,不会再管其他妖,其他人怎么说,我只会和天哥一起。”

    叶离语毕,抬头望着言天。

    周围一片寂静。

    五叔和叔父,一声不吭。

    言天未曾想小离经历了这么多。他二人,并未有过这些交流。现在听她这般说,他这才意识到,自己遇到的女孩有多聪慧善良,真诚勇敢。他欣赏地看着她,握着她的手,不由攥得更紧,生怕……这世事,让自己松手。

    叶离最后又道:“我没害过谁,无论是人还是妖。我也没想过害谁。我只想和天哥一起。今天你们在这里审问我,明日我回到妖族那里,也一样要受到审讯。可我不会改变,我答应过天哥要守护这份爱,我会做到,永远……”

    叶离说着,郝眉君再度哭起来。

    她又扮起来楚楚可怜的模样,向郝通财哭诉起来道:“二爹爹,你快看看那个妖女,当着你们的面,还敢欺负我。”

    他说话间,郝通财勃然大怒。

    他大喝一声道:“妖女,少来这套!”

    接着外围的金甲士兵冲进来,郝飞雄也跳将过来。

    言天大怒,准备大战。

    郝飞雄怒喝:“我们郝家人要抓个妖,还用这么费劲么。”

    他语罢,大战马上就要开始。

    那雁荡陈氏的陈祥雪,却忽然走出来,站在叶离这边。怒喝道:“我看不出叶姑娘何罪之有,就因为他是妖么?就因为你不满意么?何况你看看那只破狗熊,她能有什么害,不过是个大傻子熊罢了,能给人族带来什么危害?”

    陈祥雪语毕。

    郝飞雄大怒道:“好啊!这是要反我郝家么?”

    他说着,雁荡陈氏的其他人忙跳出来,护住陈祥雪。

    接着,陈祥峰青筋暴露,横眉冷对这郝飞雄道:“我倒要看看,今日谁敢动我妹妹一根指头!”

    他说罢,天空中突然飞来一道白光,白光骤然落地。

    是郝通天。

    言腾语毕。目光直愣愣的在郝眉君身上。

    郝眉君并不回应这热切的目光。但她微微一笑,羞涩的低下头,脸却红了,咬着嘴唇眼睛看向别处。那一瞬,言腾用扇子一拍手,自言自语道:“好美!”

    言天怔住。

    他没料到反对的声音,来自家中。本以为五叔定了调,叔父又出来为凝儿姐姐说了话,言家的态度便算定了。三族六派的人,除了寒冰宫与霓家以沉默应对,便是郝家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现在三叔的儿子,言腾突然站出来,不只是言天皱起眉,感到意外。便是叔父与五叔,也都怔住。他们看着他,月光铺在他身上,让他那身白衣玉带,如玉器般泛着微光。他剑眉秀目,肤如白玉,束紫晶绫罗钗,笔直嘴方,身材精悍,手拿扇子,正面写:天道酬勤。

    言天现,他的目光紧盯着郝眉君,一刻都不曾挪开。想起人都说,剑鞘岛四公子,言腾君为长,人送外号:色胆包天。所谓上敢登天戏仙娥,下能眠花宿艳鬼。言天冷冷一笑,暗道:像这般蛇蝎心肠的美女,你喜欢就拿去,何必非得在这关键时刻献殷勤?他越想越生气,紧攥着祭天剑,颈项青筋暴起。

    再看五叔和叔父也一样,他二人怫然不悦,紧锁双眉。虽未说一句话,但盯视言腾的目光透出不愠之色。毕竟平日里,言府中的任何对外事宜,都需叔父允许。今在筑天城,本更该如此。可言腾却在这关键时刻,站出来为郝家这个蛇蝎小姐说话,实在是折煞言家的排面。

    他说着。

    郝双岚在一旁掩面笑起来。她的笑声很诡异,隐隐测测的,如女鬼,令人觉得恐怖至极,接着她起身看向言腾,红的眼睛露出说不出来的笑意,道:“人都说剑鞘岛言森长子,聪明灵慧,一表人才,识大体,懂大义,如今一见果然是了得。亲家公,我看你们言家的掌门,后继有人了,不像长子,竟然找了个妖女……”

    郝双岚说着,嗤的冷笑一声。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万界雇佣军三界生命之量子重生最后一个武神UP主的新闻主播日月星辰都落入你眼中流年恰雪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