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姨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郝通财与郝通海都不由得皱了下眉。接着郝通财长叹了口气,别过脸去不说话;郝通海则像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忽然笑起来,那种笑很奇怪,并不出声,却又十分开心,没人说得清他在笑什么。

    其余的人,虽然不说话,但露出神情带着不屑。

    那寒冰宫的关玉清,还故意出嗤的一声笑;霓家人虽然不说话,但都怒视着姨娘,嘴角带着冷冷的笑意,像是要将她吃掉;青云岛岛主樊迦虽然眯着眼,看着这一切,但他暗暗的窃笑,还是被言天现了。

    无人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姨娘身上。

    郝通天的两名兄弟。

    言天听着,心中很愤懑。很想朝叔父大吼,你怎么可以这般待姨娘。

    周围人的目光,都挪过来。言天想想,还是忍了。他不说话,沉默,静静的看着。身旁叶离攥紧他的手。他看看她,朝她露出小狐狸般的笑容,他想对她说,我永远不会这般对你。

    至于姨娘的娘家人北漠甘氏,那带着万鹰之神海东青的甘城,先是皱了皱眉,小眼睛眯缝起来,张嘴想要说话,却又止住。接着他肩上的海东青动了动。姨娘像没有看到她一般,低头不再说话。

    郝飞雄的目光瞪射出愤怒,嘴角一撇显出极大的不快,他看着姨娘,面露轻蔑不屑的神情。但他未敢说话,看向自己的父亲。郝通天随手一摆,郝飞雄瞬间住了嘴。

    姨娘这时看到叔父,听他如此说自己,她猛然一怔。脸上略带红晕的妩媚随即消失了。那一刻,她就像梦中人被叫醒,起初还以为眼前的美好是真实的,直到被人打脸,才意识到已回了现实,这不是梦。

    那一刻,月光闪进云层,姨娘又回到原来那般侍女神态。她恭敬的低眉敛目,本来是欲走上前作证的,这时却停下脚步,四目周围,言天想,她一定是觉得众人的目光,没有友好的,于是躬身道是,又退后站定。

    此时现场一片寂静。

    张权说,姨娘听,她只随口哦了一声,简单一笑,寡淡无味,像对家人的牵挂,并无兴趣。不过这时弟弟言冰已经起身上前,扶住她。姨娘这才又道:“没事,都过去了。”

    她说着话,五叔皱了下眉,撇撇嘴。

    弟弟言冰此时扶着她,轻声道:“姨娘,您去哪了,没事吧?”

    郝眉君这时愣住。

    看着姨娘,她的眉毛瞬间拧在一起,撇撇嘴,显得极不高兴。于是又转向她的父亲,换上小女孩的面庞,眼眶酝酿出泪水,撒娇的轻唤一声:“爹爹……她的话……”

    她话没说完,

    郝通天猛然怒瞪她。

    那一瞬,言天看着郝眉君,瞬间呆住,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像受了惊吓,几乎站立不住。她身后的李妈和信儿这时连忙上前,扶住她。郝眉君这才不再说话,但脸上终于挂出真正的委屈。

    但郝通天并未理她,见姨娘前来,剑眉星眸带出的怒容,瞬间消失,只剩下满是温柔地目光。他面带微笑,如春风。但叔父刚才说的话,又让笑容猛地收紧,跟着他皱了下眉,面露不悦之色,望向叔父。

    言天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纳闷了,狠狠眨了眨眼睛,以为看错了。

    这时叔父也回望郝通天。

    那一瞬,郝通天脸上的不快,瞬间消失。他道:“亲家公,这里还需姨娘作证,所以烦请你允许,她把话说完,否则这东一嘴,西一嘴的经过,你我也很难判断出所以来。”

    他说着,言天感到他的声音中略带不满。

    他虽然很感谢姨娘挺身而出。但确实不理解她怎么就能作证了。她看到了什么?言天自问,他回想自己进阵之前,并未在外围看到什么人,后来郝飞雄来了,以灵力破阵,也未见周围有人,姨娘是在哪里躲着呢?

    言天想着。

    叔父转回头,盯视着姨娘,目带不满,言语僵硬的说道:“你过来,把你当时身在何处,看见了什么,都如实道来,不可混说期满共主!”

    他说着话。

    郝通天再度皱了下眉。

    接着姨娘上前。她低着头,小心的环视四周。那些目光,一个个都带着轻蔑与不友好。姨娘不说话,重新抬起头,目光回到郝通天身上。不知不知觉间,她的目光和郝通天对上。

    两人一时都怔住。

    像是过了很久……

    最后还是姨娘再次低头,鞠躬行礼,打破这种尴尬。她道:“妾身参见通天教主……”她轻声说,郝通天还在愣神中。她接着又道:“妾身今日在升仙宴上多饮了几杯,有些不胜酒力,略有疲倦,遂出来散心,因为怕人多,就找了僻静的院子走走……”

    姨娘说着,郝通天认真的听。

    郝眉君在一旁恨得咬牙切齿,她怒视着姨娘,眼眶红着,攥着拳头。但她不敢多说一句话,只是安静的站着。她哥哥郝飞雄此刻亦如此,手中的指天抢攥着,亦是不敢言语。

    叔父此刻也听着,他皱皱眉,虽然未说什么,但显然并不高兴。

    五叔此时歪着头,撇撇嘴,无奈的摇摇头,不知什么意思。

    言天觉得姨娘所说的并无任何出入,只是他有些好奇,姨娘若是一直在这里的话,那为何阵法散去的瞬间,自己没看到她?言天不由得心生犹疑,但转念又想,她的话能救叶离,所以疑虑瞬间消散

    现在姨娘继续说。

    郝通天很认真的听着,不时的点点头。言天不确信,最终会怎样。他想,郝家人如此霸道,没有丁点人性。郝眉君与他哥哥都是恩将仇报之人,这郝通天能好到哪去?他不抱任何希望,攥紧了叶离的手,他想自己便是死,也一定要保着叶离逃离筑天城。

    这时姨娘终于说完了。

    郝通天愣在那里,像在想什么。

    郝眉君皱起眉头,再度撒娇道:“爹!”

    郝通天没理她,不说话,皱着眉,依然在沉思中。

    姨娘尴尬的站在那里不动。

    郝通财上前一步,至郝通天身前,拧着眉毛,认真道:“大哥,你不会就这么算完了吧?眉君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这可关系到咱郝家的……”

    郝通天还是不说话。

    没人知道他怎么了,他只是怔怔的看着姨娘。

    这时郝飞雄也上前道:“爹,这一介后堂的妇人说话,您难道也……”

    郝飞雄话音未落。

    郝通天猛然回头,以极为凌厉,凶狠的目光,盯视着他。那一瞬,郝飞雄吓得一怔,随即脖颈微缩,忙后退一步。言天现,他的额头居然冒出细汗,心下不解他父子间的关系,竟如此冷淡,甚至令他生畏么?

    赤天诚忙上前劝阻,言天现郝通天的眼里有火花,想郝飞雄触碰了他的底线。

    接着郝通天怒斥道:“把你的话收回去。这甘玲,好歹也是你岳父的姬妾,乃你妻子的姨娘,你的岳母。后堂妇人这种话,也是你能说的么?简直是不知孝义,目无尊长,还不去给姨娘赔礼?”

    “爹!”郝飞雄感到无比委屈。

    这时郝通天道:“还不快去?如此无礼,尚不知错,你这共主是不想做了吗?”

    郝通天说着目露凶光,言天顿时感到他的灵力暴涨。他暗道,这郝通天明着是让郝飞雄赔罪,实则向天下展示实力。这共主之位本是天下人的,但现在竟成了他郝家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现场无人说话。

    原本众人蔑视的目光,瞬间消失了。寒冰宫的关玉清,怔在那里,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霓家虽然依然是目露凶光,但明显收敛了很多,不再多说;至于那青云岛岛主樊迦,他喉头耸动,咽了口吐沫,本来挺凉快的天,竟出了汗。

    郝飞雄被自己父亲,吓得脸色煞白,连忙上前,屈身行礼,抱拳道:“姨娘有礼,是飞雄言语无状,多有冒犯,请姨娘恕罪!”

    但姨娘不回应。

    她只怔怔的看着郝通天,然后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此时郝飞雄又是三声赔礼。

    叔父脸上闪现不悦,他起身斥责姨娘道:“你这姨娘怎么了?女婿都在这里给你赔罪了,如何不知回礼?真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听闻叔父这般说,姨娘这才反应过来,抬头见郝飞雄屈身行礼,慌乱起来,伸手欲扶又不敢,只连声道:“共主请起,妾身这可如何当得起?如何当得起啊?”

    她说着,面红耳赤退下来。

    现场无人说话,一片寂静。

    只有言腾以扇子击打掌心的声响,那一刻他奸笑一声,抬头望天。

    弟弟言冰忙上前扶住姨娘,让她坐下,郝家仆人过来上茶。

    弟弟言冰满声关慰道:“姨娘,我好担心你。”他说着眼眶红了。

    姨娘点点头。

    这时郝通天向叔父道:“亲家公,今日我这儿子,女儿所做之事,有违我郝家家风,且待您与亲家母极为不礼貌。在下,在这里赔礼了,还望亲家公海涵。”他语毕,行礼。声音出人意料的谦恭,行礼亦是如此。

    言天皱皱眉,不明白郝通天怎是这般通情达理之人。

    跟着叔父也起身还礼。他道:“都还是年轻人,哪能没点脾气。”

    郝飞雄此时垂头丧气不再说话。

    郝通天又再次道:“今日是小女无礼了,且恩将仇报。这都是本座管教不严,一向娇惯自家孩儿,现在想,确实不妥。”他说着话,目向叶离看过来。叶离也回望他的目光,并不躲避。

    言天不由心如擂鼓,暗道:苍天有眼!万幸万幸!

    郝通天这时又道:“这妖女救下小女,本有功当重赏。但怎奈她是妖族,所以褫夺封号,看来也是必须的。但我郝家不能恩将仇报,所以即刻放了她。天下英雄,任何人不得伤害了叶姑娘和她师兄。”

    郝通天语毕。

    郝家金甲士兵全部跪下,郝飞雄与郝眉君,虽然心有不悦,皱着眉。却不敢多说一个不字。接着各门派的人全部起身,抱拳行礼:“共主仁慈,通天教主公允,人族之幸也。”

    众人说着,四大善人的,终于从队伍的后排,走上来。他手拿道德经,吹捧道:“通天教主所为,心量之大,豁达之心,感恩之心,果然是我等所能不及的。如今饶过这妖女,显我人族宽厚之心,教主声威愈加,万民敬仰,乃我人族之幸!万民之幸啊!”

    他说着话,笑起来。

    叶离看向言天,眉梢弯起来,温柔道:“哥哥……”

    言天也朝她笑。

    他本以为郝通天会和他的孩子一样。胡搅蛮缠,恩将仇报。

    但没有。

    现在,他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朝叶离露出欢喜的笑。

    听弟弟言冰如此说,姨娘在月下,猛地怔住身子。抬头望着弟弟,她的眼眶一红,竟有泪水。言天想,她可能经历了什么,所以见到弟弟才这般激动。接着她揉了下眼眶,对众人说风沙大,眼睛不舒服。

    接着,她对弟弟说没事,走至言家人当中。

    姨娘?

    言天一怔。看她从身后的假山中走出,月下她的身影被拉长,面庞有些许的红晕,衣袍上的海东青稍有褶皱,她朝众人走来。言天皱眉,有些恍惚,感觉这不像以前的姨娘,恭敬如侍女,不爱说笑,永远都交手于腹、拢着袖口,侍立在叔父身后。

    现在,她走近了,言天逐渐看得清楚了。月光下,姨娘的脸还是那般温婉优,不过脸庞略带着些许红晕,看着又多了几分以前没有的,娇艳妩媚。她的眉眼含韵,整个人似乎活泛起来,眉梢眼角略带春色。

    言天诧异姨娘之前在哪。此前叔父派下人去找她,担心她被妖族掳去。但去的人,都回报并未为见其踪影。言家人都很担心她的安危,如今看她走来了,言天先松了口气,然后才想起她说自己可以作证,忙上前行礼。

    管家张权此刻也忙上前,哈着腰行礼,恭敬道:“姨奶奶,您可算平安回来了。家人都担心您呢,我们四处找,生怕您有什么闪失。”

    先向叔父行礼。

    叔父并不起身。他绷脸皱眉,甚至都没多看姨娘一眼。也不关心,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上来便冷声,严肃至极道:“一介后堂妇人,不得在这里言语,还不退下。”

    叔父说着话。口气里,带着不满、不屑,以及对姨娘的轻视。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神话之最强许仙游戏开发狂神校园高手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都市之大帝归来神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