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伤痛欲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听他这么说,陈祥雪认真看看他。揪了揪他的耳朵道:“不要幼稚了,人妖不两立,你二妖怎可不上战场?”陈祥雪语毕,又看看叶离道:“叶姑娘我望你好自为之,不要以为对人有恩,就可勾引我人族公子。否则若是战场相遇……”

    陈祥雪话没说完。

    熊罴接茬道:“祥雪姐姐,我和师妹便是上了战场,也不会与姐姐为敌,因为姐姐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师傅常教育我们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何况姐姐这般……”

    她说罢,不只叶离,言天也怔住。

    熊罴这时憨声憨气接茬道:“姐姐,我和师妹是不会上战场的。”

    她从这些人的身上感到深深的敌意。

    尽管,他们前一刻还在为郝家是否恩将仇报,帮助自己;下一刻便因郝眉君说自己勾引天哥,而翻脸。这一众人决不许,自己和天哥一起,纷纷说,此等大罪,罪无可赦。一时间,就连那跳出来,帮助自己和熊哥的陈祥雪,也亦是如此。

    熊哥的话,说的憨憨的。

    陈祥雪怔住,叶离一时不知她在想什么。

    叶离将金蝉连金钗,交还给她。

    叶离带着感激之情,对她说谢谢。

    陈祥雪陡然变得严肃起来,小嘴也不再吹着刘海,她一字一顿的说道:“不必了。他日我们在战场上相见,请不要留有情面。”

    二人语毕,众人一怔,也想起这桩事,纷纷道:“不错,必须还给我们!”

    叶离才不稀罕他们的法宝。

    她现在很高兴,因为她得救了。

    接着她离开,回到陈氏一族中。

    叶离看着她的背影,不知她刚才为何要救自己和熊哥。但她知道这其中深深的敌意,就如天堑,横亘在自己和天哥面前,不会轻易被抹平,甚至想要让他俩越隔越远。

    霓家掌门这时走过来,拿走他送自己的法宝。

    他以鼠目盯视自己,目露杀机,冷声讽刺:“一介妖女,痴心妄想成为人族之妻,简直可笑之极。今日算你幸运,逃过一劫,他日我们再相见,我定将你困于我的阵法,拔掉你的羽毛,挖掉你的眼珠……”

    霓星话音未落。

    天哥气急败坏,厉声喝问:“你说什么?”

    霓星并不惧怕,言天这声喝问。他笑起来,尖声尖气的,如他獐头鼠脑的长相。他此刻看看天哥,又看看天哥的叔父,想了良久才道:“你长得很像你妈妈,性格很像你爸爸……请你想想,你若娶了这一介妖女,你们言家能干么?天下英雄能答应么?”

    霓星一字一顿的说。

    天哥刚欲反驳……

    郝通天却在高处唤他,“贤侄,可上来说两句么?”

    郝通天话说的客气,但目光直视,不容反驳。

    天哥一怔,犹豫再三,看看叶离。道:“小妖,等我。”

    天哥离开。又有其他人来索要法宝。

    叶离看着他的背影,北漠甘氏的甘城上前一步,收回自己的法宝。冷言威胁道:“妖女,我管你是白氏一族,还是蓝氏一族,你切记住,若是影响了言家公子的大好前途,小心我这肩上的海东青,啄瞎你的眼睛,叨了你的肉。”

    甘城语毕,肩膀的仙宠恍然现身,一双灵目的鹰眼盯着自己。

    叶离吓得,忙往后一退。

    甘城得意的笑出声,离开。

    接着寒冰宫的关玉清,也上前来。

    她笑嘻嘻的收回自己赠送的法宝,捻着兰花指,一指叶离,笑道:“你这妖女怎这般命好,竟可以在筑天城活下来,也真是几辈子修下来的福分。下次你有机会和你的天哥,去我们寒冰宫试试,我保证,你和他,谁也走不了呢。”

    她语毕,捂着嘴笑。

    身后徒弟,也跟着笑。

    青云岛主樊迦在一旁,冷声道:“叶姑娘痴心妄想,想成言家的儿媳妇?可惜了,可惜了……你和言公子,若有一天真成了一对,想我人族天下英雄,就皆有义务诛杀你和他。到那时他不是人族掌门,你不是妖女,你俩是人与妖共同的敌人……”

    樊迦说着,他身后的两个徒弟笑出声。

    叶离心里冰凉,她明白,樊迦说的没错,那是人和妖之间无法改变的事实,这天堑不只由人带来,还有妖。如凤黯,黑亚天师叔那般的妖,会想尽一切办法,诛杀天哥与自己。想到那一刻,她心如死灰,觉得天地间顿无出路。

    樊迦却又道:“到那一刻,你和他可来我青云岛。我会保你们活下去,只要你们肯做木偶,我会让你们继续相爱,无人能挡……”樊迦语毕,长出一口气,他气短的尖笑着,然后离开。

    叶离怔在当场。

    凝儿姐姐这时上前拉住她的手,道:“小离,莫要听他们胡说,你记住,不管是人,还是妖,若没了真诚的相悦,丢掉心中真正念想的人,那活着便会如空壳,还不如死了的好。”

    她说着,并未要送给自己的法宝。

    叶离要还予她。

    姐姐拒绝了,她流着泪。

    天哥的五叔看着,他也没要自己的法宝。只是看着她,很认真的看着。良久,他仿佛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一改吊儿郎当的模样,叹了口气,认真道:“叶姑娘,你尚且年轻,不经世事,还不知你们这般的相悦,会面临什么。”

    他叹了口气。

    叶离想说:自己知道。

    但五叔又道:“这都是命。”

    接着他离开。

    天哥的弟弟言冰,这时走上前。

    叶离欲把法宝还他,他犹豫片刻,还是收了。接着他想了想,道:“叶姑娘,我家兄长,势必要继承我家掌门之位。但他若执意和你这般,不仅失去的是地位,他还将失去我们这般家人,失去天下人心。到那时,他所面临的,不仅是天下人的追杀,还有我们言家的人,所以我想请您……”

    叶离听着。

    刹那间,她觉得自己的心被撕碎了。

    目向天哥望去。

    看郝通天拍拍天哥的肩膀,天哥尴尬的笑笑,接着郝通天凑近天哥的耳畔,说着什么。天哥的脸色变了,不说话,但紧紧攥着拳头。

    怎么了?她好奇。

    郝眉君这时走上来,伸手索要法宝,叶离怔了下,还了她。

    她不走,与叶离面对面,冷笑,然后道:“即便你和言天两情相悦。可你是妖,他是人,水火不容。而我不一样,我是人族共主之女,之妹。我有的东西,你永远都没有,你以为言家人会答应你和他的婚事?做梦吧……便是你师父也不会允许,你和一个人族在一起,所以你死心吧……”

    郝眉君拿走法宝,看到天哥和他父亲一起,于是冷哼一声道:“贱人,你相信么?我父亲会说服言天……”

    她说罢,得意洋洋离开。

    叶离想倚住什么支撑自己,却赫然现,这一众修仙之人,虎视眈眈……

    她这才意识到,该走了。

    目向天哥,天哥站在台阶上不动,像在愣,郝通天已去和别人说话。

    熊哥这时叫了叫她,叶离猛回头。

    熊罴说:“师妹,我们该走了。”

    叶离点头,接着熊哥变成布偶熊。

    她本想变回百灵鸟离开,但稍稍运用灵力,却现自己似抽去脊梁骨般,甚是无力,便是回到百灵鸟的样子,也根本飞不起来。

    这时天哥还在台阶上愣,叶离不知他在想什么。很想他能和她说句话,给她一点支持,笑一下,就如小狐狸的那般,便能让她有点……希望……或者……

    天哥还是没动。

    叶离犹豫着,拽拽自己的裙摆,低下头。

    暗道:傻瓜,自己在瞎想什么呢。

    她走过去,小脸红着,鼓足勇气轻声道:“天哥,我…走了……”

    她语毕。

    等他温柔地看自己,然后送她离开。自己还要和他认真作别,悄声说话呢。

    可天哥没动身。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依旧在台阶上,怔怔的。

    叶离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看他只是深情的望着自己,沉默。那一瞬,她的心一寒,想起郝眉君刚刚说,自己的父亲会说服他。

    刹那间,叶离如坠冰窖。

    天哥的叔父这时上前道:“叶姑娘,天儿有所不便,让老朽送你出城可好?”

    他语毕,天哥突然道:“也好。”

    只有这两个字?叶离瞪大眼睛,怔怔的望着他,不曾想他的转变,如此之快。

    为什么?她想,她问。

    眼泪顿时流下来,脚下竟陡然有了力气。

    她转身便道:“不用了。”

    言天的叔父跟上她。她忙用衣袖拭去眼泪,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伤心。

    叔父和她走出内城,走至外城。筑天城的外城,如今已是一片废墟。

    到处都是尸体。

    活着的人清理现场,伤者惨痛哭嚎,呻吟不绝于耳,咒骂妖族的声音,此起彼伏……

    叶离不忍地看着,想白氏一族,今日也在。一时不知该怎样偿还,也怕天哥和他的亲人来问。不由得暗暗自问,怎么会这样啊?……为什么这样呢?

    天哥的叔父一路紧随她,见她如此惶惑,便道……

    “叶姑娘,你有所不知,我侄子言天乃是一个孤儿。我大哥和大嫂英年早逝,只留下他这么一个孩子,我一直希望他能继承家业,成为家族掌门。言家所有人也都是如希望的,如今他若是和你一起,他几千年的修为,等待,便全都付诸一炬,天下人族,都会与他为敌的。”

    他话说的无比真诚。

    叶离不由停下脚步,认真听着。

    她很诧异,言家人对自己的态度。

    这一家人,并不如师傅说的那般凶恶。相反叶离觉得天哥的家人,各个都很善良。尽管叔父过于古板,五叔吊儿郎当,弟弟言冰如同势利眼,但在这事上,却并未有过分,便是那一直沉默的姨娘,也在关键时刻搭救于自己……

    天哥的叔父此时又道:“你也一样的,妖族历来与人族不和。若是你与他真的结合,妖族也会追杀于你。而你只是一介小妖,哪里有能力阻挡,如潮水的杀将过来,你和他的结合,注定只会是一场悲剧……”

    他叔父说罢,站在筑天城城门下,突然向她鞠躬行礼。

    叶离这才明白,言家人为了保护天哥,只想自己安静的离开。

    那一刻她无比伤心。

    忙去阻止天哥的叔父,她道:“言叔叔,不必如此。”

    但言肃还是鞠躬下去,又道:“我只盼悲剧不再重演,他能继承掌门之位。如此这般,我也算对得起我大哥大嫂了,还望叶姑娘海涵,理解……”

    天哥的叔父语毕。

    叶离沉默。恼他刚才的绝情,但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也该为天哥着想,何况他叔父说的没错,也都是事实,只是天哥他刚才……

    都结束了……她告诉自己。

    那一刻,她流着泪,咬着嘴唇,点点头。

    回望,筑天城的匾额,已在地上,摔碎。

    她和熊哥离开,时不时回头……

    天哥没来送她……

    夜深了,深林寂静无比。

    叶离并不知,一条始终跟着她的小蛇,这时遁入了黑暗。

    她原本已绝望,却因天哥的姨娘出来,改变了一切。叶离目向姨娘,想说声感谢的话。姨娘现已回到天哥叔父的身旁,垂头站立。瘦弱的身材,在夜风下,有些羸弱。叶离张了张口,却看到天哥叔父,怒视着姨娘,她只好收住声,不想火上浇油。

    回过头,望着天哥。

    叶离把那些人的法宝还回去。

    那些都是天哥在升仙宴上,为自己争取的。

    郝飞雄说:“我郝家速来讲报恩懂大义,信天地道德,自是不能恩将仇报的。但如今你以妖女身份,勾引言家公子,获我靖妖公主之身份,甚是不妥。故,我今日褫夺你这封号,责令你将升仙宴得到的法宝,一一还予天下英雄。”

    他说着,怒冲冠,横眉冷对她。

    手中的指天枪攥得死死地,却无处挥。他的妹妹郝眉君也一样,怔怔的站着,虽恼羞成怒,目切齿,却对她与言天毫无办法,只得在旁边应和自己的哥哥,厉声道:“对,把法宝还回来!”

    月下,天哥在笑,温暖的笑容,似小狐狸,又似温暖的秋风。

    她开始把那些法宝,一一还给众人。

    从郝眉君的避毒珠,到紫晶手钏;还有言家人的郁金戒,青云岛樊迦的碧海连天秀月珠,寒冰宫掌门关玉清的冰寒皎月刃,霓氏家族的烈火冲阵图,雁荡陈氏陈祥雪的金蝉连金钗,等等……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锦上花冷面总裁的全能高手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校园修真蒋爷微光中的我们总裁老婆赖上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