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想着,等着。

    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

    最后还是五叔忍不住了,收起来扳指,开口道:“二哥,郝家那黄毛丫头的嘴脸你也见了。歹毒蛮横到那种程度,这要是娶进咱家门里,那还不得翻了天。我劝你慎重考虑,别因为郝家就如何,这可不只是咱侄子一辈子的幸福,还有言家的未来呢。”

    他如此想着,扬起下巴,等着叔父说话。

    但叔父此时竟罕见的沉默,并未如以往那般,大声质问,你可知罪这种话。他只是手拿杖责尺,端坐在太师椅,一声不吭,但手在颤抖,明显是在强忍怒气。言天不知道这有什么可忍的,想说什么就说呗,反正又不会改。

    会客堂门口的张权,直冲言天使眼色。

    言天自然知道怎么回事。

    “言家的未来?”叔父冷然一笑,把杖责尺在手心里拍了拍,淡淡的说道:“什么歹毒蛮横,恩将仇报……说白了,不就是缺家教吗?这还不简单。咱言家有的是规矩,当初甘玲不也是缺教养吗?如今呢?”

    他说着话,言天瞪大了眼睛看着。

    他朝张权点点头,勉强挑挑嘴角算是回应了。现在叔父沉着脸,面色青紫,脸拉的很长,他紧缩双眉,把手那把杖责尺拿在手上。旁边的五叔,玩着扳指,不时对灯光照一照,皱皱眉。

    言天跪下来,他无话可说。也知道因为什么。

    他冷笑,明白叔父无非就是要他和叶离断开,娶郝家这种心肠歹毒,傲慢的女人。言天暗暗的笑,心道:想得美,我答应郝通天,那不过是为了救叶离的权宜之计。这世界再无人拆得开我和她……

    但五叔却说:扯淡,莫兰堡有何需要灭的妖,简直可笑。

    现在言天又想起五叔说的,恍然明白了郝通天是什么人。

    他心里难过。又想起叶离离开,回望自己时的眼神,委屈、惊疑、失落和绝望混杂在一起,几乎让言天快要窒息了一般。

    没想到叔父竟然说姨娘。

    他心里不服,压着团火。这时叔父又道:“重要的不是娶不娶郝眉君。重要的是不能娶那妖女,坏了咱言家人,在天下人的门面。再不能生以前那般的事,这样的火苗,今日若是不掐灭,更待何时。”

    他说着,言天怒火冲天,攥紧拳头。

    接着叔父又道:我已和郝通天说好了,让他二人在六十日内成婚……”

    叔父话未说完,

    言天终于控制不住满腔的怒火,大喝一声,质问道:“凭什么?”

    “凭什么?”叔父大怒,手拿杖责尺。

    五叔连忙上前,拦阻道:“二哥,孩子嘛。犯点错,犟个嘴,常有的事。再说了,他现在本来就有伤,你要是再来两下,非打出事不可。”

    被五叔拦着,叔父气的浑身抖,倏的撤回手臂,却并未再上前。

    他瞪着言天,言天也回瞪他。

    四目相对,言天不肯退让,良久……叔父才说道:“凭什么?就凭我是你的叔父,是这一家之主;凭你爹娘临死前,把你托付给我,让我把你抚养成人,我有责任有义务为你好;必须为你安排最合适的,就凭这个!”

    他说着,怒视着言天。

    又道:“凭什么我不让自己的儿子,做这个掌门,不让妾室成为主母;就是因为你是我大哥大嫂的儿子,我要让他们的孩子做这个掌门!你说凭什么?为何全家人都因为你受着这等委屈,你却不明白,还问我凭什么?”

    叔父说着。

    言天听着。

    他本来太阳穴青筋暴起,怒气满胸,两眼几乎喷火。但当叔父说出这所有的一切时,他胸中的怒火瞬间被浇灭。本来满是怒火的目光,瞬间充盈着愧疚。他一下不知如何是好了。

    他想起姨娘受的委屈,吃的苦,还有弟弟言冰心中的苦水。他为她和弟弟感到难过。在此之前,言天一直都以为,这一切无非是因为叔父因循守旧罢了。但如今,叔父说出了这般的话。

    他这才意识到。

    自己对不起叔父,更对不起姨娘和弟弟。

    他从不想让家人受任何委屈,有任何的难过。但现在一切都因为自己而起。刹那间,他逆反的心消失了很多,语气变得平静了,以商量的口吻道:“叔父,请你把掌门之位给弟弟吧,让姨娘不要再受苦了。”

    言天说着,叔父暴怒,大吼一声:“你放屁!”

    他语罢,便要再上前。

    五叔拦着他,道:“二哥,你和一个孩子较什么劲?”

    “这是我和他较劲么?”叔父挣,但五叔的灵力也不低微,死死地拦住他。又道:“哎,这件事,你说了又有什么用?到最后,你这般阻挠,我那般阻挠,如果再酿成大祸呢?想想当初的大哥和大嫂……”

    五叔说到这里,猛然住口。

    接着叔父和他全都怔住。一时间五叔像个说错话的孩子,忙收了声。

    言天皱起眉,没想到五叔提及父母的事。他从小没见过爹娘,家里人也从来不说,任何和爹娘有关的事。小时候,他问叔父,叔父不回答;问五叔,五叔只是说,你爹娘是最善良的;他问爷爷,一个爷爷说,你爹是个好人,你娘是全天下最善良的,可惜了,另一个爷爷会说,这天下最坏的是人,你娘就是太相信人了。

    他那时很诧异,爷爷为什么会如此说。

    现在听见五叔的话,言天一怔,皱起眉,追问:“叔父,我爹娘到底怎么回事?”

    “你别问这么多。”五叔扭头,罕见的让他闭嘴。

    言天皱眉,越来越觉得奇怪。他反问:“可那是我爹娘的事,为什么我不能问?”

    “让你别问,就别问,哪里那么多事?”叔父大声道。

    言天不理解这到底怎么了。

    但他能看得出来,五叔和叔父有一个共同的秘密,只要谈到这里,两人便不再互相争了。不知怎的,他蓦的回想起,五叔和叔父今日对叶离的态度,想到他二人竟愿意保着她平安,这在言家,尤其是在叔父是极为罕见的……又想起叔父送走叶离……

    那一刻,他恍然大惊,心中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他盯视着叔父,皱眉道:“你送她出城,把她怎么样了?”

    他语毕,想起叔父杀妖的场面。那一瞬,他对叔父失望透顶,没想到他为了家族的利益,为了不让自己和叶离一起,竟如此残忍无情。他的眼眶,眼泪流下来。

    瞬间,叔父被问的一怔。

    但他旋即明白怎么回事了,脸色稍微一变。变得冷静,冷漠。凑到言天的耳畔前,压低了嗓音,一字一顿道:“对,我是杀了她!所以你就安生的和郝眉君成亲吧,除此之外你没得选。”

    他语毕。

    言天的眼眶泛出血色,泪水止不住的流。

    他不去拭泪。

    想到叶离死去时候的委屈,与绝望。她一定会想,你说的誓言,都不算了么?你为什么要这般对我?难怪这串珠都没再亮起来,她一定是对我绝望了,希望死亡后,剩下的便剩下,视死如归。

    他想着,怒视着叔父,紧攥拳头。一字一度问:“你再说一遍,你杀了她?”

    “我杀了她,我在汝南河杀了她,还有那只黑熊精!”叔父冷冰的,一字一顿的回,然后道:“所以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让和那个妖女一起。言家的未来,决不允许有妖的血统,你只能和郝眉君成亲……”

    “够了!”

    那一刻言天声嘶力竭,怒火冲天,他打断叔父的话,喊起来。

    那喊声震天,吓得五叔一哆嗦。

    刹那间,他本想为叶离复仇。但看着叔父,那是他的亲人。就像叔父自己说的,为了自己,才不让弟弟接任掌门之位,为了自己,才让姨娘受着这些委屈,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现在叶离已死。

    想到她在汝南河中,变回那只百灵鸟。

    想到她心中的委屈……

    他自问:为何我的一切,要让这么多家人受委屈?……好!…好!

    又想起自己对叶离许下的誓言:我会待你如这胡杨,站到永恒:三千年不死,死后三千年不倒,倒后三千年不朽,待到不朽,万年重生,我依旧爱你……

    可祭天剑不在手。

    他的目光这时向前,看到了叔父腰间的配件。他流着泪不说话,趁着叔父就在自己近前,猛然出手拔出前。

    五叔在一旁大喊:“不要!”

    晚了,剑刃已到脖颈,言天泪流满面。

    他想:再见。

    于是说:“别再让大家受委屈了。”

    他刚要动。

    叔父修为精深,眼疾手快,一下打开剑刃,随即又是一下,利剑随即落下。接着言天还来不及反应,叔父便是一个嘴巴子,把他煽倒在地,大声怒斥:“你疯了么?”

    言天不回应他。

    他失魂落魄的从地上爬起身,嘴里重复嘟囔着:“你杀了她,她死了……我绝不独活,我答应过她……我对她的爱,如那胡杨……三千年不死,死后三千年不倒,倒后三千年不朽,待到不朽,万年重生,我依旧爱你……”

    言天的泪水控制不住。

    五叔和叔父全都怔住。

    那一刻五叔,终于有点急眼了,他厉声道:“二哥,吓唬人要有个度。你真把他弄死了,我看你怎么下去和大哥大嫂交代!”

    他说着。

    叔父不说话,沉默。

    良久,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拍拍言天肩膀道:“她没死,但我让她为了你的前途,放过你。她答应了,虽然很委屈,但还是走了。她希望你能好好的,所以你要听我的,和郝眉君结合,让她明白,你必须如此……”

    叔父语毕,长叹了口气,扔下他和五叔,径自离开。

    言天这时一怔,这才明白叔父不过是吓唬自己,想让自己放手。他惊的愣在那里,像是劫后余生,除此之外的话,并未如耳。这时五叔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抚慰道:“别担心,她还活着。”

    他说着,扶起言天。

    叔侄二人走出会客厅,站在玉烟宫中,看着那盛开的沙棘花。

    良久五叔才道:“哎,你要理解你叔父,因为……”

    五叔没再说,他接着离开了。

    言天闭上眼睛,如死里逃生一般,觉得浑身瘫软,再看姨娘正弯腰在沙棘花从中,将花瓣摘下,放入篮中。看自己走出来,她抬头朝他笑,言天想起姨娘为叶离做的证,也回姨娘一个笑容。

    接着他回了自己屋,瘫在床上,一动不动。

    言天的眼眶差点落下泪水,但他忍住了。看着她的背影,月下,娇小的身躯随着叔父走出去,直至消失……他不知道,他和她还会相见么。他亦明白,没有人会同意她和他,也没有妖会同意。

    但他还是决定要坚持。

    郝通天对他说。

    言天脑海里依旧回响着他的话:“不要给那妖女任何好脸色,让她滚出筑天城。否则我会号召天下英雄,以勾引人族公子之名,诛杀她,绝不让她活着走出筑天城!”

    郝通天说这话时,手搭在言天的肩膀,用一点灵力便让他无法反抗。他面带温和的笑意,像慈祥的长者。周围没人注意到他的话,众人只惊叹于他的仁慈。

    可言天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郝家人的心狠手毒,郝通天更是如此。据说当年他在莫兰堡,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痛杀自己的二舅。但郝家人对外宣称,那是因为抗妖,所以大义灭亲,故此众人还纷纷上表给他,说他是大义灭亲真好汉。

    就像他在泪海许下的誓言一般。

    一时间呼吸有些不畅,血气又往胸口顶。言天强压着一股怒气,郝通天微笑的影子,还在眼前打晃。现在他已经和家人回了玉烟宫,姨娘带着弟弟言冰离开了,凝儿姐姐被迫回到了飞雄宫。

    言天不知道姐姐会怎么样。今天若非她,叶离和那只黑熊精恐怕早死了。他很担心郝飞雄报复姐姐,不知该怎么帮姐姐。现在叔父和五叔已领着他走进会客堂,叔父在主位坐下,五叔坐在一旁。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田园之以农御天下当生如是心萌妃嫁到:妖孽殿下太缠人魔道幻境愿时光静好如初这密室有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