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郝双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语毕,站在门口,望着叶离与熊罴。眼眶中有泪水,像是还想说什么呢。但张了张口,也许不好意思,也许觉得不合适,总之她最后忍住,转身把门带上了。

    她一定有什么心事。是关于毛毛的么?叶离想着。

    熊哥这时已经趴在地上,昏沉沉睡了过去。

    毛毛是谁?她暗暗的想。

    这时郝双岭回:“嗯,是毛毛。”

    她说:“你俩睡我屋吧,那些人不敢贸然进来。”

    初秋的深林,在夜晚有些显冷,叶离不由得瑟缩起肩膀,看着郝双岭,现她穿的很单薄,却要退出屋子。她问:“那你呢?姐姐,你去哪里呢?”

    叶离躺在郝双岭的床上。

    郝双岭的屋子很干净,一尘不染。床上透着淡淡的清茶香气。床单并不是少女喜爱的粉红色或者红色。而是一种淡淡的灰色。显得很素,素净。床铺的很厚,很舒适,叶离蜷缩起身子,一天的疲劳涌上来。

    她不知道郝双岭的年龄,不敢贸然称问,只好叫姐姐。

    郝双岭想了想,露出淡淡的笑。冰凉的空气,让她打了个寒颤,她从衣柜拿出一条淡灰色的披肩,披在身上。她很平静的说:“我去等毛毛。”

    “毛毛?”叶离不自觉的重复了一遍,想起寻梦园门口的对联。上写:梦里有毛毛;下写:毛毛在梦中。在门楣下方还有横批,写着:何日重相逢。

    叶离看着她。

    不理解,为何同是郝家人,她却如此善良

    不由自主的想起最初的郝眉君,心下有些害怕。但又想起她有多宠溺那些小动物。深夜,羽族的视力不好,但灵石点亮的灯盏,还是让她看到郝双岭的眼眸,闪耀着温柔和善的亮光。

    她想,自己也该睡了。

    于是闭上眼。

    ……

    满眼的言天朝自己在笑。

    ……

    她睁开眼,对自己说,忘掉他,他是个大骗子。

    然后再度闭上……

    他却还在。

    她不再睁开眼,恶狠狠的想把言天,扔出自己的记忆。但他就是在眼前打晃,不是在泪海许下誓言,便是追着自己到了城外,又或者为了保护自己,与郝飞雄拼命……其实仅仅不过是一天的时间……竟然像一辈子的爱恋。

    他为什么突然变得那般冷漠。想起他冷淡的说:也好。

    为什么?叶离问自己,然后睁开双眼,已是泪眼朦胧。

    她把眼泪拭去。凝视着灰灰的房顶,想不明白。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轻轻的哭声。

    一开始,她以为自己过度悲伤幻听了。但稍微坐起身,再仔细听,便现那是个女人的哭声。她很诧异,不明白这是怎么了。是谁?这里不是只有郝双岭么?她有些诧异,想了片刻,起身朝着屋外走去。

    夜的黑,除了灵石照亮的地方,寻梦园里其余的角落,都是一团漆黑。

    小妖精,小动物们都睡了。有的过于肥胖的小动物,还轻轻的打着鼾。叶离循着哭声,先看到那只小狼崽,静悄悄趴在黑暗中,眼中闪着亮光,望着栅栏旁边。狼崽听到身后有响动,回头看她。

    叶离朝他笑,然后看见郝双岭守着一个土包坐着。

    不明白怎么回事,她走过去。现土包是个动物的小窝,窝里干干净净的,铺着小褥子,外面有灵石烘着热气。窝的旁边,挖了一个小洞,通向栅栏的外。

    郝双岭这时回头,现是她,脸一红,忙以手拭泪,掩饰住悲伤。

    “你怎么了?”叶离关切的问,她走上前,心里的问号,无疑写在脸上。

    “等毛毛啊……”郝双岭回答的自然,声如银铃。她指指窝旁边的小洞道:“毛毛喜欢从这里钻回家,所以我每天晚上,都在这里等他。”她语毕,满脸洋溢着温馨的幸福,可叶离觉得那是充满回忆的温馨,并非现在。

    就如自己这般一样,回想起言天在泪海许下的誓言,是那般的温馨温暖,可如今不还是失去了。她想着,望着郝双岭,不知该说什么。这时郝双岭顿住,沉吟半晌,突然带了哭腔道:“只是我不知道,他还会回来么?”

    她语毕,泪水再也控制不住。

    蜷起腿哭起来道。“毛毛再也不会回来。因为我伤害了他的心……因为我是人,他是妖……这一切,都是他走后,我才明白的……”

    她说着,叶离大惊。

    虽然叶离想到了毛毛是妖,但是听郝双岭说出来,还是很震惊。未曾想到郝家的人,竟然也和妖族有恋情。望着郝双岭,知道她想念毛毛的心,是真诚的。可毛毛呢?他在哪里?叶离不知道。

    那一刻她想起言天,想起他冷淡的面容。

    不由自主的也哭了。

    她蹲下身子,扶住郝双岭的肩膀。两人似乎互相明白,彼此的伤痛。拥在一起哭着,旁边的小狼出嗷嗷的狼嚎声,接着它又看她和自己的主人。叶离想,它可能不太明白,她俩在做什么,也许等他有了修为,变成了人,会明白的。

    叶离想。

    郝双岭告诉她。

    毛毛是她小时候养的一只狐狸幼崽。他和她一起长大,那只小黑狐狸。郝双岭把他视作自己的亲人,比任何人都亲。便是她的哥哥姐姐,亦如此。因为大家都歧视她的丑陋,嘲笑她制造的花香气。只有毛毛喜欢她,守护她,在她身旁。

    可有一天,双岚不允许她再养任何小动物,小妖精,便将毛毛的事告诉给了父亲。那一刻为了保护毛毛,她远离了筑天城,修了这座名叫寻梦园的农庄。在这里,她可以和毛毛任性的玩耍,永远也不用担心歧视,嘲笑,更不用担心有人害毛毛。

    她和毛毛的心在一起。

    她说。然后又道:“只是我不知道毛毛是妖,我以为他只是一只小狐狸。”

    叶离屏住呼吸,听着。

    她说,有一天毛毛开口问她,若我是妖,你愿意和我走么?

    郝双岭话说到这里,仰望夜空。云层划过群星,遮住皎月,投下黑暗。

    叶离知晓了答案。

    郝双岭又说:“我吓坏了,不知该怎么办?我那时还小,不懂两情相悦,我只知道,我们很好,我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他也愿意为我……我从未想过,自己错过的是一份相悦之情,一份远比家人,比这世间任何人,都能安心快乐的亲情……”

    她说着再度哭起来。

    叶离看着她。

    看郝双岭哭泣的眼眸中,透露着无尽的悔恨与绝望、张惶与失落,无奈和悲伤。叶离觉得这一切似曾相识,恍然在眼泪中看到自己,自问,难道我也和她一样,无形中弄丢了自己的爱人?

    叶离这时又想起言天那个大骗子。他并未厌恶自己妖族的身份,甚至为了自己不惜和郝家翻脸,和叔父翻脸,那又为何突然变得那般冷漠呢?叶离想不明白。

    这时郝双岭猛地攥住她的双手,吓了她一跳。

    接着郝双岭说道:“你是我认识的唯一有修为的妖精了,我求你……求你,拿着我和毛毛的信物好么?求你,帮我找到他。万一他还活着,请告诉他,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

    她说着,不由分说的递给叶离一根蓝色的绸带。

    叶离看着,觉得绸带像小女孩绑头用的。

    郝双岭这时又道:“那时候,家里没人愿意和我在一起,凡事都是我自己来,我经常把头绑的松散不堪。所以都是毛毛帮我的。但他从来不让我看他,梳头的时候,也不让我照镜子。我原来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他在帮我梳头时,变成了人。”

    她说着,几乎是硬把带塞给叶离的。

    那一刻她的声音,就像抓住了唯一的命稻草。

    她说:“这是他送我绑头的带,他若还在,一定可以认出来。”

    郝双岭语毕松手,叶离看到缎带两头镶着两颗黑色珍珠。

    郝双岭这时起身擦干眼泪,但声音却依然颤抖着,她道:“我弄丢了我的爱人,若有一天我把他找回来,我一定和他好好一起,不管他是人,是妖……我和他……都会永远……永远……”

    她语毕,便去给小妖精小动物预备食物。

    小狼崽这时跟上她。

    那一刻,叶离看着郝双岭的背影。

    是的,她在想,那只妖狐还活着么?他想起她的时候,会隐隐作疼么?他也许一辈子都带着对人的失望,却不知道她那时还小,根本不明白生了什么。

    就这么走了,留下一生的遗憾。

    叶离意识到,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弄丢言天,

    她想。不管怎样,都要去找他,问清楚,到底为何那般的冷漠。

    不管是筑天城,还是封龙山,不管艰难险阻。

    她都不要在自己心中留下遗憾。

    现在,天亮了,太阳从东方升起来。

    阴翳的森林被阳光照亮了。

    好温暖啊……她不由自主的想起师傅,想起小时候熊哥也总追着她玩,师傅也会宠溺的训他。然后会把她抱进羽翼中。师傅的目光便是这般的,不管对她,还是对熊哥,又或者是对子衿师姐,对其他白氏一族的孩子。

    那是母爱……

    那女人叫郝双岭。

    是郝通天的四妹。

    她说,你俩不用怕,这里很安全。

    是的,叶离想,这里有小妖精和小动物的吵闹声,还有微风轻拂林间枝叶的哗哗声。皎月高悬,将光投向院子,栅栏的影子拉长了许多,像一排排卫兵守卫这里。寻梦园不大,只有十几间茅草屋。院子非常整洁,没有一丝一毫的杂物,茅草屋的墙壁光滑至极,犹如抛光的宫殿。

    “我不会造阁楼宫殿。只好造这样的小房子,把家里灵石,拿过来稳定住结构,确保它不会倒塌漏雨,保证它干燥。”她红着脸,挠挠头说:“确实有点难看。”

    她想到,只这一点,任何画上的美女便不能和郝双岭比。

    郝双岭走,叶离和熊罴跟着。

    农庄四溢着清茶的香气,如白氏一族居住地的清晨,万物复苏,散出淡淡的清香。香气沁人心脾,舒缓了叶离的紧张,恐惧与悲伤。让她放松下来,女人把她和熊罴领进自己的个闺房。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阴阳配婚人都市之神级MOD女配的七零纪事烂尾渣文终结者[快穿]一品兵王史前文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