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噩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又是一道闪电,劈开昏暗的卧室。惨白的光闪过,犹如黄泉路上的回光返照镜。风这时更大了,猛地吹开卧室的门。他看到,叶离在院中,摇曳的箭竹,像一把把利剑,插在她身上。

    她满身鲜血,目带憔悴与沮丧,泪水不断冲刷着带血的脸庞。

    下雨了,大雨倾盆。

    是叶离?他蓦的一怔,再仔细听。

    “天哥……天哥……快来救我啊……”

    这次他听清了,是个女子在嘤嘤哭泣。

    风越来越大,几道闪电连续劈开天幕,照亮昏暗的卧室。

    言天冲上去,喊:“小离。”

    叶离身子一软,向地上倒去。

    那女子小声嘟囔着什么。

    言天总觉得丢了重要的东西,左顾右盼,书台就在旁边,祭天剑也在腰间挎着。可还是觉得不舒服,他翻身下床。

    这时那女子的声音更大了。

    除了风吹动树枝的声音,还有……

    言天皱皱眉,隐约觉得还有个什么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

    他仔细听。

    言天抱住她。泪水与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她倒在他怀里,轻轻拽住他的衣领,满眼的委屈与绝望,凄凄惨惨的对他说:“天哥……”她声音很小,怔怔的望着他。

    那一刻,言天大哭,抽泣着回:“我在呢,我在,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叶离凝视他,小手轻轻拽着他的衣衫。委屈又温柔的说道:“天哥,你为什么不理我,也不去送我,就因为我是妖族吗?可你说过,你不在乎这些。你忘了,我和你在泪海许下的誓言么?”

    “不!不!我从没忘。”言天抱着她,拼命想解释,到底生了什么。但嘴巴却不受任何控制,说道:“小离,我这颗心都在你身上,我的这份……情就如这胡杨林,三千年不死,死后三千年不倒,倒后三千年不朽。”

    他不停地重复誓言。

    但晚了。

    叶离不再说话,表情停滞在那句委屈与绝望的问话中。她躺在他怀里,拽着他衣衫的手慢慢松开。言天现她的灵脉碎裂,口鼻再无气息。刹那间,他痛彻心扉的哭号,任由泪水冲刷脸颊,不停重复着:“小离……小离……你不能走……不能……”

    叶离已不再回应。

    只紧贴着他的胸口。

    他抱着她哭。腕上由七彩羽毛幻化出的串珠,又回到羽毛形态,接着风一吹,她便如尘埃,消散在空气中。言天这才意识到,为什么自己心里空落落的,像丢了什么,刹那间,他大喊叶离的名字,然后惊醒,坐起身。

    窗外,依旧安静,树影并未摇摆。

    筑天城的夜,没雨也没风,静寂的让人觉得恐怖。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仍在玉烟宫,刚才是场梦,一场让他哭醒的噩梦。他抹去脸颊的泪水,满身冷汗,抬手看七彩串珠依然还在,这才长出了口气。

    这时窗外,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言天一怔,再听那声音,由远及近。旋即想起,这是郝家人,正对文静施剥皮之刑。刽子手把他绑在丰十门的天罚柱上,以锋利的鬼罚刀从他的吻部切下去,用手扯下他的蛇皮。然后保证他活着的情况下,片下他的肉,给天下英雄吃。

    我才不会吃,言天想。

    他暗道:这文静虽可恶,可这郝家的歹毒与残忍,丝毫不输于他。

    此时天已放亮,漆黑的夜空,被冷蓝色的晨幕暮取代。他想起昨日叔父和五叔,在提及自己爹娘时,几乎同时收声住嘴。言天有些疑惑,不明白他俩在隐藏什么,似乎家人对他爹娘的过往,也都高度谨慎,从不透露半点细节。

    为什么?言天问自己,然后推门,走出屋。

    清晨空气清朗,沙棘花开的淡淡清香,弥漫在院中。

    言天现姨娘在庭院里坐着,望着那片沙棘花轻轻叹息。不知她为何起这么早。忆起昨日,是姨娘为叶离作证。言天心有感激,上前几步,深鞠一躬行礼道:“姨娘,早晨好。”

    没想到这一声,把姨娘吓了一跳。

    好半天,她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惊惶地看着他,像他现了她什么秘密。姨娘这时尴尬的一笑,手指惨叫声传来的地方道:“这叫声好惨,我听说人说,不只是要剥皮,还要割它三千三百三十三刀呢。”

    她声音有些颤抖,言天想,大概是被文静的惨叫声吓住了。

    姨娘此时又道:“好惨,好惨啊!对人对妖皆如此,真的惨啊!”她说着,目向言天,无奈的感叹道:“可是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她只能如此……”

    是的,言天想,人与妖交战几十万年,仇怨世代相传,又是谁能阻拦的?今日他不来抓郝家的儿女,明日郝家的人,也会去攻洪氏一族的洞府,抓他们的小妖。每个人,每个妖身在其中,不可避免,无法逃脱。

    他对姨娘所说,表示赞同。

    然后道:“昨日,幸得姨娘的相助,天儿在此谢谢您了。”

    他语毕,又鞠躬。

    姨娘忙欠身,扶他。

    “哎,天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她语毕,微笑。清晨冷蓝色的光,和灵石点着的灯交织在一起,照在她脸上,有冷有暖,有阴有阳。

    言天欲问她,自己爹娘的事。但想起她嫁进言家时,自己已五六岁,姨娘未必知道什么,所以欲告辞离开,但姨娘在这时开口,让他止住了脚步。

    “天儿,我一直把你当自己的儿子看。”

    听姨娘出这般感慨,言天知她心有委屈,情绪不高,忙礼貌的安慰:“姨娘,我和凝儿姐姐一样。虽然并不称呼您为母亲,但您在我和姐姐心中,就如母亲一般。”

    他说罢,姨娘并未回应这番暖人心的话。而是又道:“天儿,世人都道人妖势不两立,以道德拆别人的相悦,强别人所难。从不肯看自己心灵丑恶。今日,我在这人族中,看来看去,不管是那歹毒的郝家公主,还是其他女子,竟没有一个配得上你,倒是那妖女,合你之心,天性真诚善良……”

    她说着,看向言天。

    言天大惊,未曾想姨娘这般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怔怔的望着她。

    这时她又喃喃自语,感怀道:“等你到我这个岁数,便会明白,两情相悦不能没有心。没了心,就什么都没了。就如这玉之烟,再美丽,也不过是画上的仙女,永远不会下凡;就如通天的楼阁,再好看,也不是自己可以住得下的家。”

    她语毕,目光又转回到沙棘花丛,

    言天不说话,沉默。他想起那噩梦,想起叶离倒在自己怀中,眼含泪水,满面的失落与绝望。额头随即惊出冷汗。意识到这一生若没有叶离……他不敢往下想,转身就走,毫不犹豫。

    姨娘在他身后追问:“天儿,如此着急,是去做什么?”

    言天头也不回,只是道:“我去寻她。”

    他说罢,走出门,太阳升起来。

    姨娘止住脚步,在他身后无声地笑了

    但那声音却又消失了。

    接着他又再次睡着。

    他睡着了。

    带着对叶离的思念与无比的愧疚,睡着了。脑海里都是她的背影,瘦小孤单,落寞无助,她一定无比失望吧?他想,然后在梦中,又见到她回过头,看着他,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目光充满了不解与无助,失落与绝望。

    他觉得他的心要被撕碎了。

    躺在床上,胸口的血,往上涌,他控制住没让血吐出来。强忍着疼痛和悲伤,翻了个身,又继续睡去。他也不知道自己睡着没有,朦胧间睁开双眼,望着窗外。月光,透过窗扇,有些许铺进屋内。微风轻拂着枝丫,令树影摇摆,投在床上,如窥探言天梦境的恐怖幽灵。

    大战过后的筑天府,又重回恐怖的寂静。

    恍惚间,他回到封龙山,躺在卧室中。屋外的箭竹,被风吹的来回摇摆,投射在窗上,犹如一把把利剑。风很大,要下雨了,丝丝潮气渗进屋。

    他不理解,自己怎么会这么快,回到封龙山。

    那个声音又回来了。混杂着风,与竹林的哗哗声。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佞难为我爸是宇宙掌控者禁忌之卡人间妃子忙都市寻宝系统七月初七功德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