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要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要什么奖赏?我们主子做事,难道就只为了这点奖赏么?”张啸炎这时打断他二人的话,随手指指空中,刹那间郭克辉与王盛崧打了个寒颤,鬼祟的望向周围,像四周有什么东西在监视他们一般。

    接着那郭克辉抱拳,向天道:“我们的主子,心怀天下,能容我们这些人便是不错了,还要得什么奖励。现在我们就把他抓给小姐,把那黑熊精给了主子,我会为主子炖上我最拿手的蒸熊掌。”

    他说着,又笑出声。

    他语毕,其余人一怔。

    冰仙王盛崧最先反应过来,连忙道:“二弟说得对,要真把这小妞在这里弄死。小姐该抱怨咱们不给她出气的机会了……到时候奖赏讨不着,主子也饶不了咱们。”

    加上之前又被文静天师打伤。便是凝儿姐姐给了他俩丹药,也不可能这么快恢复。

    现在,那些人看着叶离再起身,虽然腰都直不起来,满脸的鲜血,却还要再战。他们笑出声来。叶离冷笑,不管那些,她想再试一次,这样便是死也值了。想到这里,她咬紧牙关,直起腰。

    叶离皱起眉,看着这几个人。他们口中的小姐,便是郝眉君没错了,可这主子是谁?她实在有点不解,听起来并不像郝通天。

    她想着,咽下一口涌上胸口的血,冷冷讽刺道:“你们一口一个主子,小姐的。明明是郝家的狗,却像有别人一样。这般妆模作样,有意思么?真可笑。”

    阳光在她脸上,绿叶被风轻拂,哗哗作响,树叶不断摇曳着。

    叶离觉得暖洋洋的,仰起脸,感受着温暖,想着在如此美景下死去,真是讽刺。

    这时那外号火焰斧的郭克辉,捋着黑痣上的长毛,嘿嘿笑着道:“最好让这小妞儿的毛留着点,还得活着,这样咱们回去给了小姐,让她出气。主子也才会给咱们奖赏。”

    现在,那些人在笑。

    叶离一口鲜血吐出来,她坚持不住了。虽然确认言天收到了,但却不知道他会不会来。师傅的话在耳边回响,人族很坏,言家人最坏。她想起昨日,那些修仙之人的嘴脸,暗暗告诉自己,不要对言天有所希望。

    可她心中,确实在期待,期待他的到来。

    那些人听她这般说,脸上挂出不屑。

    为首的那叫张啸炎的,径直往地上吐了口浓痰。恶狠狠的呸了一声,道:“我们的主子宏图远志,雄才大略,心怀天下。哪里是那郝家父子多能比的?你如此说,简直是可笑至极。”

    “可郝眉君却是你们的小姐。”叶离越听越糊涂,她冷冷说道。

    “郝家人和郝家人,未必一样。”旁边的郭克辉尖着嗓子说道。

    “行了,大哥,和她废个什么话。现在把他俩带走,直接交差,不就行了。”王盛崧说罢,大摇大摆向叶离走来。他脸上满是不屑,连灵力都懒得酝酿了。

    叶离不知道他们的主子到底是谁。

    手中的一片羽毛已变成利刃,她宁肯自刎,也绝不会给郝眉君羞辱自己的机会。可是忍不住又向深林中望去,他是真的不来了么?

    她不相信,他会这样。

    但又想到那突然的冷漠,瞬间绝望起来,觉得他可能真不会来了。

    他可能真抛弃了所有誓言。被郝通天说服了。是的,叶离承认,郝眉君说的没错,她再坏,再歹毒,也是人族,是共主之女之妹。而自己只是个小妖,言天凭什么会来救自己。

    刹那间,她彻底绝望了。

    一束阳光照在她脸上,她刚要自刎。

    却见熊哥又爬起身,嘴里念叨着:“不准你们欺负我师妹!”

    那一瞬,阴影在熊哥脸上,让它看起来不再憨萌,而是凶悍无比。

    他咆哮着冲过来,但体内已毫无灵力。

    这时那郭克辉冷笑一声,连躲都懒得躲,也不用手中的火焰斧。只随手一掌,便把他打飞,撞在一棵树上。熊罴摔在地上,又是一口鲜血,想爬起来再战,却终因力竭趴下,不再动弹。

    “熊哥!熊哥!”

    叶离大哭,声嘶力竭的呼叫。

    言天还没来。

    郭克辉看都不看熊罴,便道:“你不要着急,待会儿就剁掉你的熊掌。”

    这时候王盛崧走向叶离。

    叶离望着熊罴,那是她的亲人,她从小一起长大的熊哥,幼时追着她乱跑的笨哥哥,是憨声寒气从不会脾气的大傻子哥哥。可如今,自己把他带出来玩,却要让他承担,为自己去死的结果。

    泪水不断地涌出眼眶。

    她喃喃自语说:“对不起了,熊哥。”

    “对不起了师傅,孩儿不孝。”

    王盛崧已走到近前。

    她攥住手中利刃,刚要自刎,却被王盛崧死死攥住手腕。

    “小妞儿,别着急死!待会儿让小姐处理你,你有的是惨死的机会!”王盛崧说罢,一把掰开她的手心,把利刃捏成粉末。接着他笑起来。

    郭克辉一手提起熊哥。

    张啸炎冷笑着说:“真轻松。”

    那一刻,他们要走。

    叶离竭力反抗,但没用。

    言天还没来,现在她绝望了,意识到,他不会来了。他已经忘了那誓……

    誓言两个字还没想完,树林中有个影子晃动了一下。

    刹那间,叶离以为自己看错了。

    但一道黑色剑气,砍杀过来,王盛崧还没反应,身体便已被劈成两半。

    接着言天出现在她面前。

    满面怒容,紧紧攥着滴血的祭天剑。

    这矛盾让她坚持着,站起身,咬紧牙关,用手背擦擦嘴角的血。

    又是一阵阵血腥味涌上来。

    叶离觉得要死了。

    她从未感到死亡如此贴近自己。

    便是昨日在筑天城,面对郝眉君与文静天师,也未曾这般。

    她已经竭尽全力。

    不只用灵力通知言天,还使出了两次万千羽纱,但都没用。那些羽毛飞出去时如匕首,但碰到对方时,却如易碎的玉器,瞬间碎成粉末,洋洋洒洒在空中,在阳光下飞舞,泛出七彩的光。

    熊罴瘫软的坐在地上,背靠着一棵树,歪着脑袋。他已经毫无力量了,刚才为了保护叶离,他拼命使过两次熊之暴怒,导致本来就受了伤的灵脉,如今损伤更重,连续吐过好几次鲜血过后,他的眼睛渐渐变得无神。

    可便是这样,也没用。

    他们的差距实在太大。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猎户的娇妻直播之死亡设计师穿梭万界之技能大全四时花开时间猎人猎尸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