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再见,天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瞪大眼睛看。

    看那郭克辉一开始满不在乎,嘴角还露出嘲讽的笑。但转瞬间,他感到灵力爆,意识到危险,忙想用火焰斧去挡朋朋。却晚了,朋朋已冲至身前,呲开牙。

    没有拼命的惨叫,只有捂着喉咙挣扎,鲜血满地。

    这修为!

    叶离大惊,感到朋朋灵力暴涨,修为只在天哥之上,不在天哥之下。

    他哈哈的笑起来。

    叶离也不明白。

    郭克辉倒在地上,最终不动了。

    叶离瞪大眼睛看着。

    朋朋明显是只小奶狗,应该算仙宠中最不具战斗力的。

    天哥要做什么呢?她皱眉。

    这时朋朋突然冲出袖袍,犹如一把暗弩,突施冷箭。

    那一刻,所有委屈消失了。

    但眼眶中却又有了泪水,她用手背拭了一下。

    那是开心的泪水,幸福的泪花,晶莹剔透,在阳光下泛着七彩的光。

    看朋朋这时皱鼻炸耳又呲牙,朝那些人凶狠地咆哮,令他们不由得后退几步。

    天哥这时把朋朋收回到袖袍中,脸上挂出淡淡的坏笑。

    张啸炎已回过神。

    他气坏了,怒目圆睁,咬牙切齿,横眉冷对言天,以手指他,大声斥责道:“你作为言家长公子,掌门的继承人,怎么可以放狗呢?”

    “我不放狗,放你啊?”言天笑着回他。

    “你不讲道义!”他提高嗓门。

    “对你们,用不着讲道义!”

    天哥冷冷的回。

    瞬间,张啸炎不说话了,怔在那里,他的同伙很尴尬,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叶离捏着袖子,看着,小脸泛起红晕,得意得想:真是个坏家伙。

    这时天哥朝她眨眨眼,露出小狐狸般的微笑。

    刹那间,叶离破涕而笑,情不自禁的喊起来:“天哥,朋朋,加油啊!”

    她说着,挪到熊罴身前。

    熊哥现在还有呼吸,但眼睛已闭上。她稍微试探了一下他的灵脉,现灵脉尽断,应该是全部碎裂了。为了她,熊哥拼尽了全力,甚至搭上了自己全部的修为,叶离意识到从这一刻开始,熊哥可能再也不能修仙了。

    都是因为自己,她难过起来,泪水不断涌出眼眶。用手擦去师哥脸上的血迹,在他耳边轻轻互换:“熊哥…熊哥,你怎么样了?熊哥…你看看我啊,熊哥,咱们回家让师傅医好你,熊哥……你要活着啊……”

    熊罴没回应。

    叶离哭着,费劲的把他扶起来,将天哥的药喂服进他嘴里。

    过了一会儿,熊哥睁开眼,眼神很迷茫,表情很僵硬。

    这时惨叫声又传来了。

    叶离抬头看,朋朋再度像弩箭一般,弹出去。

    又咬死一个。

    那些人只剩下三个了,他们围住天哥,可谁也不敢上前,生怕他再放朋朋。张啸炎气急败坏,口不择言道:“言……言……言天你……有意思么?堂……堂堂……言家掌门继承人……”

    他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言天这时抢在他前面,用祭天剑的剑尖指着他道:“你打我家叶离,我就打你,什么掌门继承人,什么君不君子的,别跟我来这套……今天小爷就打你了!”

    天哥说话间,祭天剑出鞘。

    黑色剑气闪过。

    三人连忙闪避。

    那身材瘦小,如女人。满脸麻子,尖嘴猴腮,死鱼眼,蒜头鼻,嘟嘴唇,龅齿虎牙的家伙,以手中寒冰凌天棍与剑气硬碰硬,刹那间火星四溅,那家伙踉跄着,连退好几步。

    这时天哥袖袍又开。

    朋朋冲出来。

    张啸炎和另外一个人,瞬间跳到远处。

    周易峰大惊失色,忙以铁棍护喉咙。却不想朋朋猛然向下冲,咬住他的裆部。

    刹那间,血流成河。

    周易峰躺倒在地,满地打滚,惨叫声撕心裂肺

    言天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声威胁对张啸炎道:“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那姓张的也不含糊。回道:“好啊!能为我家主子战死,那是我们的荣幸!”

    他说罢,和另一个人对视了一眼,又看看叶离,然后两人点点头。

    接着言天抽出祭天剑。

    叶离皱皱眉,不明白他的主子到底是谁?还统领三界?她觉得至少妖族就不会,听他家主子号令。她想着,忽然现张啸炎目光不对劲,再看他俩这时一个缠住天哥,另一个直奔自己而来。

    叶离惊声尖叫,刚想躲避,却立刻意识到,熊哥若再受一点伤,恐怕就不是断送修仙之路了,而是彻底的死亡。

    那一瞬,叶离用身体护住他。

    天哥在身后大喝一声。“卑鄙!”

    张啸炎的金龙筋骨玉晶鞭倒刺竖立,在阳光下闪闪光,瞬间便到眼前。

    叶离吓得完全不动了,闭上眼。

    她想,自己便是被打死,也绝不让熊哥受伤。可良久,金龙筋骨玉晶鞭并没抽到身上,想象中的灼烧感,剧痛都没出现。她有些不解,再睁开眼,却看到缠住天哥的人已被咬死,朋朋回了袖袍。

    天哥以手紧攥生满倒刺的鞭身,鲜血滴滴答答的直流,

    “天哥!”

    叶离尖叫起来,感到这倒刺割在天哥手心,也割在自己的心上。

    这时远方天边,白光一闪。

    叶离看过去,忽然意识到师傅来了。

    她一下哭出声。就如走失的小孩,远远的看见自己的妈妈。整个人都软下来,所有的委屈,在这一瞬全都哭出来。她抱着熊哥,抽泣道:“熊哥,熊哥,师父来了。”

    熊罴睁开眼,朝天上望。

    这时师父和黑亚天师叔,轻飘飘落地。

    叶离刚想扑进师父的怀抱。却看师父冷着脸,先看看她和熊罴,瞬间红了眼。再将红的目光,投向天哥和张啸炎,柳眉倒竖。刹那间,她老人家青筋暴起,手中黄泉红鹤剑在颤抖。

    “师傅不要!”

    转瞬间,叶离意识到不好。

    她大喊。

    但晚了……

    白丹青动手,红光一闪……转瞬,张啸炎身子被劈成两半。

    天哥想以祭天剑阻挡,亦是徒劳。

    刹那间,他被劈中躺倒在地。幸亏祭天剑挡了一下,才不至于被劈成两半。但胸口鲜血直流,伤口很深,叶离瞬间感到天哥灵力瞬间泄掉。

    接着师傅这时又要动手,却看到天哥手中的剑。瞬间一怔,惊疑道:“祭天剑?”

    她说着,叶离吓得几乎崩溃。跌坐在地上,瞬间跪起,伸手扑向师傅哭喊着:“师傅不要,不要杀他啊……师傅!”

    师傅不听,没回应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在想什么。

    远方天边来人了。

    黑亚天师叔见状,忙道:“师姐快走!”

    他叫了两三声。

    师傅这才回过神,忙和他抱起叶离与熊罴,飞升上天。

    那一刻,叶离望着天哥倒在地上,身下一片血泊,阳光照在鲜血上闪闪光。

    天哥朝她露出小狐狸般的微笑。

    叶离的眼泪顺着天空飘着,天哥已不出声,却还用嘴型对她说着什么。

    她仔细看着,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让自己快走!

    叶离立时摇头,哭的肝肠寸断。

    天哥消失在视野中。

    现在,看着天哥面对火焰斧郭克辉。

    她的心不由得揪起来。想他本来就有伤,昨日又因保护自己,和郝飞雄打了一架。伤势有所加重,如今要面对如此多的强敌,她不由得攥紧拳头,想喊一声:天哥小心!

    叶离很高兴。

    尽管眼眶的泪水,还未擦干;泪痕还在脸颊,伤口还在作痛,隐隐的伤心还在。晨间的清冷还未散去,可她就是觉得暖洋洋的,阳光照在脸上,她扬起小脸,心中还回想着天哥的话。

    “你知道,你对我多重要么?我可以受下所有委屈,但绝不能看你有丝毫的危险。”

    “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重要,知不知道,我不能没你!你怎么走的这么慢,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

    虽然他刚才好凶,就像师傅训自己一般,大声的,不留情面的,还使劲摇她的身体。可每句话,都是为了她好,每句话都能让她感觉到温度。

    可这话最终没出口,她怕他分心。

    她看着。

    看到天哥坏笑着,袖袍开了,朋朋露出小脑袋,萌萌的朝外张望着。那外号火焰斧的郭克辉见状,先是怔了一下,然后不屑的笑,语带嘲讽道:“我还以为堂堂言家长公子,有啥本事,哎哟,这狗断奶了没有啊?”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绝版猎灵师五行神术邪山冢重生之末世女兵王武侠之老子是段正淳校园投资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