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郝眉君的主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郝眉君五官慢慢走了样,就如她之前凶叶离那般,她这时攥紧了拳头,冷声道:“天哥,我还以为那丫头真和你一起私奔呢,看你俩昨天感天动地的,原来人家不过是把你勾引到这里,除之后快啊……”她说着笑出声。

    身边的李妈捂住嘴。

    信儿此时在一旁问道:“公主,杀了他么?然后就说是那妖女干的?”

    可他喊不出声,嘴里干干的,舌头像粘在上膛,撕都撕不下来,水……他想喝水……

    郝眉君身边的侍女李妈,上前一步,低声请示:“小姐怎么办?”

    数不清的时间,他觉得像在一片混沌的空虚中。有人轻唤他的名字:“天哥……天哥……”是个女人,言天下意识想,那声音又道:“你怎么样啊,你不能死啊……快醒醒……醒醒……”

    小离?他下意识睁开眼。闪舞网想喊:快走!小离,这里危险。

    “放屁!你准备让我嫁给谁?疯了么你?”

    郝眉君微笑着转过脸,眼睛却恶狠狠的盯着她,像要把她的脸盯出个窟窿似的。信儿吓的浑身一颤,低头不敢再看,咬着嘴唇退后了一步。

    视野中一名女子,朝他走来,如仙女白衣飘飘,由远及近,渐渐清晰。是郝眉君,言天最终看清楚,看她嘴角露出一丝狞笑,高扬着下巴,冷漠的眼瞳,像是在看一场笑话。

    他想大喊:“滚!”

    他宁肯死。

    他只是昏昏沉沉的躺着。

    余光看到,鲜血反着光,渐渐干涸。一只蝴蝶在眼前晃来晃去的。蝴蝶背部的翅膀延伸出去,像燕子的尾巴,翅膀以艳粉色为主,配以蓝、紫、黄、橙、绿等多色花纹,阳光照在它翅膀的边缘,泛出多色亮光,如彩虹。

    言天被晃的昏昏欲睡,渐渐闭上眼。

    李妈见状,立时上前揪住她的衣领,怒声道:“叫你多嘴!多嘴!”她每说一句多嘴,就煽她一个嘴巴。

    信儿的嘴角流出血,脸被煽肿了。

    然后她跪在地上,以头碰地,哭着赔罪。

    郝眉君不理她,也不回应。

    这时言天看着李妈附身到郝眉君耳边,说了什么,接着她二人相视而笑。李妈上前,扶起言天,野蛮的扯开他的衣袍,看他的伤口。撇撇嘴角,冷冷的说:“让你和我家小姐作对。”

    她说着,言天想冷笑,让她滚,不用她管。

    但他说不出话来,无力的歪着头,像脖颈无法支撑这颗脑袋似的。伤口在这时生出阵痛,他呲了下牙,朋朋在袖袍里耸动,发出呼呼的威胁声,接着咆哮起来,它想冲出来。

    言天也想放它出来,可身体不听使唤。

    这时那李妈抬头对郝眉君道:“小姐,我们要不要把这破狗,杀了?”

    郝眉君皱了下眉,犹豫着,没回应。

    言天心下一惊,想挣扎着放出朋朋,可胳膊垂着,就如不是他自己的,一动不动。接着他又打了个寒颤,想睡觉,想要一口水喝。

    郝眉君这时回李妈道:“算了,虽然只是条狗,但姓言的较起真,不好收场。”

    她说着,言天又昏昏沉沉睡过去。

    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爬,迷迷糊糊的,感觉像爬到了自己身上,接着又爬到伤口边缘,钻进灵脉,血液。接着一股刺痒的感觉贯彻全身,他瞬间又打了个寒颤,在梦中,想大喊:你做什么?

    他这时睁开眼,怒目圆睁,瞪着郝眉君。

    他觉得她一定是对自己做了什么,想要说话,却只是动了动嘴唇,发不出声来。

    郝眉君这时似笑非笑道:“天哥,别担心,我暂时不会让你死的!”她话说到这里,低头看看他,冷着脸又道:“我也不喜欢你,我只是觉得自己的东西被抢了,没法忍受。从小我要的,他们就必须给我!我赏他们的,他们就必须谢恩。可凭什么我们两家联姻,你不谢恩,还藐视顶撞我?妄图和那妖女私奔羞辱我?凭什么?”

    她一字一顿的说,像质问,又像自言自语。

    言天想回她,但就是说不话。

    这时李妈对信儿招手,命令她背言天。

    信儿这才从地上起身。

    言天此时又昏昏沉沉睡过去。

    感觉身体被拽起来,搭在一个人的背上,头毫无力量的耷拉着,在她肩膀上晃。

    接着又是长时间的寂静。

    言天在心里想着,小离,小离……快走……

    小离……

    小……

    这时一阵嘈杂的喧闹声,吵醒他,他觉得自己像在做梦,又睁开眼,恍然发现自己竟在郝眉君肩上,面前是五叔与叔父,还有姨娘与弟弟言冰,张权一直在旁边躬身站着,急的满头大汗。

    那一瞬,言天觉得终于回家了。

    他这时听见郝眉君喘息着,尽量匀着呼吸说:“言叔叔,那妖女叶离将天哥引入了林子,妄图杀他,我当时觉得不放心,就跟在她后面了,结果发现竟然是白丹青来了,还有黑亚天。”

    她说着,以袖口轻沾着额头和鬓边的汗,言家人向她拱手致谢。

    言天想说:“放屁!”

    可话到嘴边,根本发不出声。

    他被人抬上床之前,姨娘让人多垫了两床褥子。凝儿姐姐和白远赶来,看他这般模样,瞬间落了泪,白远跪在地上,冲到他面前,哭着道:“师傅,师傅,坚持住。”

    言天想说:不是叶离。

    身体里这时有什么东西,挠了挠他,他又打了个寒颤。凝儿姐姐说,再去拿一床被子,然后检查过他的伤口,号了脉,以手试额,又吩咐小远道:“给他喂点水。”

    接着她给伤口敷上言家人独有的封言断续膏,起身道:“我去备药。”

    她旋即离开,走到门口时,回看了一眼郝眉君,像在想什么。

    这时郝通天与郝飞雄走进屋,跟着的还有郝家其他人。

    除了郝通海……

    叔父此刻气的捏碎了茶杯,冷声道:“那妖女被白丹青救走了?”

    郝眉君忙低下头,看看叔父,又看看自己郝家的人,小声道:“对不起,言叔叔,我和李妈实在不是她的对手。”

    “我没说你,我说的是那妖女和白丹青!”

    叔父一挥手,攥着拳头。

    郝通天道:“亲家公,我看先让天儿,好好休息吧。咱们在这里太吵了。”

    他语毕,周围人都起身。

    叔父也点点头,众人于是要走,只有白远依旧留在屋中。

    郝眉君回身皱眉道:“言叔叔,这白远,他……”

    她露出疑虑的声音,像在等众人说话,然后便撵走白远,甚至是杀了他。

    言天听了,大怒,想挣扎。

    可只是动了动眼珠。

    白远哭着。

    五叔这时道:“连小天都上当了,他一个孩子懂什么,留着吧。”

    他说罢,郝眉君不再回应,众人离开。

    屋子终于安静下来,只剩他和小远。

    小远这时回身执了一只茶盏,倾入温水,一手扶起他的头,一手把茶盏的水递到嘴边,言天如饮甘露,一杯水下去他点点头,白远放下他。

    他想告诉小远,不是叶离,不是他的上仙姐姐……

    可身体里又有个东西在挠他,他觉得很刺痒。

    忽然在心里问自己,叶离是谁?

    接着他又打了个寒颤,困意袭来,昏睡过去。

    他不知道,等他醒来时,自己便再不会记得叶离。

    叶离是谁?

    他在梦中问自己,然后梦消失了。

    许久……不知自己是睡着了……还是死了……只觉得世界很安静。

    他问自己,小离呢?她安全了么?

    血正在流。闪舞网

    言天躺在地上,他觉得自己要死了。

    阳光穿透林叶,洋洋洒洒照在他脸上,暖洋洋的,可他觉得自己的身子,却越来越凉,如在冰窖,他打了个寒颤,想这时要有床被子就好了。可心里的火,却又呼呼的往出冒,他嘴里很干,想喝水,骨头冒出的痛感,让他呲牙。

    这里没人,空空如也的树林,只有几具尸体。

    再这样下去,会死的。他告诉自己,然后拼命挣扎,想起身,可身子却不听使唤,一动不动躺在原地。就连朋朋在袖袍里呜咽,想抖一下袖子,放它出来的劲都没有。

    走了,她被接走,安全了……有个声音回答他。

    不知那声音是谁的,伤口又一阵剧痛,言天感到寒冷无比,哆嗦着睁开眼。看见蝴蝶停在花朵上,是朵彼岸花。我死了么?到黄泉路了?他问自己,然后想环视四周,可连转眼珠的劲都没,接着又睡过去。

    又是很久……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养蚕秘辛漫威之神级段子手校花的修真狂少玄幻之音乐成神国家分配我五个老公[综]审神者宇智波炑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