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仙途永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懊丧至极,想替熊哥受这罪,吃这苦,却又毫无办法,内心无比沉重。眼见熊哥的寝帐到了,叶离深吸了口气,撩起帐帘。

    她想不管怎样,她都要照看熊哥一辈子,不许其他妖欺负他,歧视他。

    她想着,走进去。

    叶离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一只妖不能修仙,会被排除出妖族,尽管师傅不会撵走他,任由熊哥在野外自生自灭。可其他妖,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他,欺负他,鄙视他。这对有过修为的妖来说,是奇耻大辱,不可接受的。

    每步都很沉重,如同拖着千斤重担。

    师傅说,熊哥虽然保住了命,但灵脉尽废,仙途永断,如今只是一只普通的黑熊,再也不能修仙了。

    熊哥闭着眼,卧于石榻上。

    它很憔悴,睡态萎靡,毛色无光,尽显虚弱。

    师傅语毕,流下眼泪。

    叶离和她一样,心如刀割。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她很难过。

    不只因为看到师傅憔悴的神情,知晓她为救自己,已经很久没睡;还因为她无法面对如此复杂的情感,一面是温暖的家,一面是心心相映的天哥,她无法取舍,趴在师傅怀里哭,师傅也哭。

    她和师傅都没再提言天。

    叶离眼眶一湿,心疼不已。

    熊哥这时把被子掀开一角,只盖着肚腹。他的鬃毛黏连成片,血还没有完全清洗干净。

    叶离的心一阵揪疼。

    从小到大,熊哥都没这般憔悴过,不振过。

    她眼泪啪嗒流下来,拎起屋里的木盆,又悄悄退出去。从玉莲池打了盆冒着热气的温泉水,又拿了块暖胆海绒,与灵玉冰晶做成的梳子。

    回到熊哥的寝帐。

    熊哥还在睡。

    她用暖胆海绒沾着温泉水,给熊哥轻轻擦拭沾着血的毛,然后又用灵玉冰晶做成的梳子,把它们梳开。很快脸盆便被血染红了,叶离又端着木盆出去。

    再回来,又继续。

    往返几次。

    熊哥在梦中打了个寒噤,呜咽着,熊掌无力抽动几下,叶离上前轻抚他的心口。轻声说:熊哥,都怪我,是我害了你。

    她语毕。

    熊哥又继续沉睡下去。

    她想给他擦擦肋下,可熊哥还在睡,她怕挪动他的胳膊,弄醒他,所以只是又把清洗干净的毛发,用棉布擦干。

    她望着他。

    熊哥很虚弱,他修为尽失,肯定心情不好,所以恢复的极慢,伤处才掉痂,留下了可怖的疤痕。

    叶离心疼的想,从今以后,她要保护熊哥。

    其实从小都是熊哥保护他的。

    小时候熊哥虽然很笨,但却喜欢追叶离玩,他喜欢悄悄爬上树,吓唬她。

    可每次当叶离真的被吓到时,熊哥又惊慌失措哄她开心,追着道歉,直到她瞪眼站着,熊哥无奈地挠着头,憨憨的说:师妹,对不起,别生气了……

    熊哥这时醒了。

    他睁开眼,看看叶离。

    伸出厚厚的胖爪,扯扯叶离的衣袖,瓮声瓮气的说道:“师妹,你没事吧?”

    那一瞬,叶离哭了。

    她低头说不下去了,抽泣了好半天,才颤抖着道:“对不起,熊哥。”

    她说完,轻拍熊哥的手臂,示意他侧身。

    熊哥顺服地侧身躺好。

    叶离用暖胆海绒擦拭着他的背部和肋下。很快她发现,熊哥背部和肋下那块突出的硬骨,已经生长出来。那果然是一对小翅膀,很对称,稀稀疏疏长着几根黑色的熊毛。

    她睁大眼睛,仔细检查了一番,很吃惊,然后笑起来。

    以手轻抚翅膀上的熊毛,轻快的说道:“熊哥,熊哥,你的翅膀长出来了。”

    熊罴挠挠头,躺在床上,憨憨的叹了口气,道:“是啊。”

    他语毕,什么也没说,沉默着,目光穿过窗子。有失落,有无奈,还有沮丧。

    叶离想安慰他,便道:“那以后可以飞了。”她轻快的说,说完便后悔了。

    她突然意识到,熊哥丧失修为,没有灵力了,即使有翅膀,也……不可能飞起来了……那一刻她攥住熊哥厚厚的爪子,想对他说:熊哥,不要紧的,以前你保护我,今后就让妹妹来保护你

    可熊哥,没等她说话,便可怜巴巴道:“只是个废翅膀,没灵力就没什么用的。”

    他长长叹了口气。

    叶离很诧异,他怎么知道。

    这时熊哥说道:“我听到师傅和黑亚天师叔说了。”

    叶离难过至极,想告诉他,不会这样的。

    但熊哥打断了她的想法,像突然想到什么。

    又道:“你听说了么?过几天是八须锦鲤大儿子的婚礼,八须锦鲤会下凡。师傅说,全妖族的人,都会去。”

    叶离点点头。

    师傅说了。

    但她不想去,心里牵挂着天哥的生死与熊哥的伤势,想起那种热闹的场合就烦闷不已,可这时熊哥的眼睛突然有了光,

    他探询地望着自己,心里一酸,便道:“咱们一起去吧?熊哥,据说陆冲云,在灵冲湾建了一座冲云城,特别漂亮。”

    她语毕。

    熊哥闷闷的若有所思,感叹道:“那里好像距离雁荡山很近。”

    叶离觉得他的语气,好像对新城并没兴趣,也不明白他为什么问雁荡山,她这时道:“对啊,不过水族在那里布防,布的很好,不会有问题的。”

    叶离看不懂熊哥的表情。觉得他的目光有期盼,有失落,还有沮丧与矛盾。

    过了半晌,熊哥才道:“师妹,我们一起去好么?”

    叶离毫不犹豫点头,答应了。

    师傅与黑亚天师叔,这时走了进来。

    叶离不想伤害师傅。

    师傅也一定不忍自己难过,她想。

    回家真好。闪舞网

    叶离想。

    她走出休息的寝帐,站在长廊内。

    空气清新,扑面而来;鸟语花香,秋日竟有蝉鸣;小溪湍湍,哗哗的声响,清脆悦耳;湿地绿草绵延向西,参天冠木立于岸边,幽幽暗暗,重重叠叠,遮住日头洒下来的光。

    白氏一族的廊道幽暗通透,半悬于湿地之上。廊柱爬满水生的藤蔓,湿湿嗒嗒的,缠满整个廊道。阳光照在藤蔓的枝叶上,水珠滴滴答答,反着炫彩的光,优美至极。

    可天哥倒在地上,鲜血直流的记忆,一遍遍在她脑中重复。

    他真的死了么?

    叶离不敢想,延着长廊,向熊哥的寝帐走。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异世之江湖路我在红楼当天师结婚真耽误我追星血族七少食鬼猎人城市悲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