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后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想起奈何桥头的母亲,她那淡淡的微笑,如小狐狸般,带着春风的和煦与温暖。他该问她的,可却没丁点的时间。

    只有姨娘告诉他。

    五叔离开。

    言天目送他的背影。

    言家没人肯告诉他,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叔父不回答,让言天不要多想。

    “我嫁过来时,言家所有仆人都被换了一遍,没人知道为什么。”

    不只是张权。

    他严肃的说:“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

    五叔说:“云来宫有事,要离开一段日子。”

    他于清晨时离开,在院门口,转身对言天说:“记得,不管你知道了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一家人。我与你叔父,还有家里其他人,都将你母亲,看做是亲人。”

    他的衣袍湿了。

    但他没动。

    头磕下去,额头重重砸在,覆着雨水的竹叶上。

    还有言府大厨陈龙、当年的管家婆吴妈等人,全部被换掉。没人知道为什么。

    姨娘神神秘秘的说。言天明白,这一切不简单。

    本来姨娘还有话说。

    但叔父进了屋,打断了他俩的谈话。

    现在,朋朋又在嚎叫。

    言天直起身,头再度磕在地上。然后,抬头望墓碑。声音带着颤音与难过。

    他说:“娘,求求您,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人回应。

    他昨夜看着爷爷的雕像,也问过同样的问题。

    但爷爷没再下届。

    竹林,静悄悄的。

    只有朋朋的嚎叫声,响彻山谷。它吐出小舌头,泪水汪汪的。闪舞网

    言天收起悲伤。他起身,并未多想。

    抬头望向四周,箭竹青幽幽的,连成片。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里曾发生过什么。好像和自己有关,还有别人?他想不起来了,见腕上七彩串珠,诧异这东西从何而来。昨夜他发现翠玉龙笛丢了,问白远,白远说他不知道。

    这时朋朋围着他又转了一圈。

    它发出呼呼噜噜的声响,咬住他的裤腿。他皱起眉,朋朋从未如此没礼貌过,言天不知道它要做什么,但突然想到它作为母亲留给自己的仙宠,虽然不会说话,但也许知晓当年的事。

    所以他这时随口问道:“你是想对我说爹娘的事么?”

    听闻他这么说。

    朋朋立刻停止咬他的裤腿。

    坐在他面前,仰头看着他,乌溜溜的眼珠,流露出无比的认真。

    它嚎叫了一嗓子,像回应他。

    言天笑了,说:“好!听你的。”

    他语毕,朋朋又咬他的裤腿。言天只好跟上,其实他并不信,朋朋可以帮助自己。这时朋朋领着他,顺着封龙山的小径,向后山走去。

    小径曲曲弯弯,曲曲折折。一直延伸到峭壁之上,峭壁的栈道,是用万年的凌香木铺的,凌香木淋了雨,香味散发出来,让人格外的舒心镇静。

    栈道有点湿滑,言天走起路来格外小心。

    朋朋在前面。

    言天跟着他。

    后山乃言家祖地。

    以前言氏一族的先祖便在那里修炼,据说那里聚了数十万年的灵气精华,修炼一年足可以抵得上外面修炼十年。言天不知真假,反正到了他小时候,后山便被禁入了。

    叔父在后山的灵修院子门口,贴了封条。

    他不许有人在那里修炼。

    甚至不允许,孩子在那里玩耍。

    言天小时候曾和弟弟言冰,姐姐言凝来过后山。他还记得那里灵雾环绕,建筑仿佛腾着云。言天与姐姐弟弟,稍微往里一走,便感到那股灵力无比的精纯。

    他和姐姐弟弟在里面玩了一半天。

    那里因为有互相连接的山洞,两座空落落的院子,所以很适合孩子们玩捉迷藏。言天还记得,其中的一处院子写着:天苑。另一处写着:地苑。院里的房子都不大,间数也不多。但都干干净净,看起来时常有人打扫,但并无人居住。

    他还记得傍晚叔父找来。

    发现了他们,于是罚了三个人的跪,还打了板子。

    言天不理解为什么要打自己,夜晚,爷爷下届来教他修炼。

    他有些不服气的问,为什么叔父不让他去后山。

    没想到爷爷像比自己还不服气,大笑道:管他为什么,今晚爷爷就再带你去玩。

    他语毕,带着言天去了后山。

    让他在那里修炼,直到第二日清晨,又将他送回前院。

    第二日晚上,另一个爷爷下界。

    言天还想去后山。

    但这次下界的爷爷,却沉吟了半晌道:“等等吧……等你长大了。”

    两个爷爷,就这样往复,一直到不再下界。

    现在,言天想,我长大了。

    他跟在朋朋身后,绕过峭壁,来到后山。

    后山曲径幽深,竹林已经长得很高,大片的绿叶遮住阳光,幽幽暗暗的。院子封着,看起来都很干净,墙围不高,也就一人多高。天苑地苑的门两侧,以前都有对联,但现在没了,只剩斑驳的红漆。

    门上着锁,上面有叔父的字,写着封。

    朋朋停在那里,朝门叫,然后又回头看他。

    言天皱皱眉。

    他问:“是这里?”

    朋朋围着他转了一圈,点点头,发出低鸣声。

    言天犹豫了片刻,他不记得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因为当年他进来的时候,院里空落落的,屋里连个家具都没有。他不太懂,朋朋为什么把自己带到这里。

    这时朋朋,又咬了咬他的裤腿。

    言天想,也许我该进去。

    他想着,把朋朋抱起来,跳进院子。

    朋朋和他一样,在墓碑前,凝视着碑文。

    它的眼神带着真诚和难过。

    朋朋在叫,长声的嚎叫。

    像一只狼,在月下的悬崖之上,对天嚎出心中所有的不快。

    言天也和他一样,心中有无数的不快。

    只是他没嚎叫出来。

    跪在父母的墓碑前,清晨的阳光照在碑身上,昨夜的雨水还在,滴滴答答流过碑身,留下的就像泪痕。封龙山的雨后,清冷潮湿,带着淡淡的寒意。风吹竹林,摇晃不已。枝叶不时洒下雨水,滴答在言天与朋朋的身上。

    又是一声嚎叫,坐在墓碑前。像想起什么,声音中,带着无限的悲伤。

    言天看看它,轻抚它的头。

    它是母亲留给他的仙宠,言天想朋朋也许会知道父母的事。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万界元圣传虫族之为民除害大秦最强帝师我在洪荒植树造林小情人重生之潜规则之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