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暗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衣橱锁着。

    言天更不理解了。

    他记得小时候,自己和姐姐玩捉迷藏。他好不容易选在这里,却被姐姐轻松抓到。他一下大哭起来,姐姐哄了他好半天,最后说就当没看到他,他才终于停止了哭泣。

    言天想着,忽然眼眶一阵酸楚,他眨了几下眼睛忍住了。

    朋朋这时直冲道大衣橱前,贴着柜角溜边仔细嗅着,一会儿用爪子拼命刨地,一会儿拼命抓门,口中委屈似的呜呜哀鸣。

    锁乃金龙盘玉锁,是修仙界出了名的三层灵力交织锁。若是灵力的运用方式不符合,只靠什么万能钥匙,或者暴力是无法打开它的。不过这难不倒言天,他乃言家掌门继承人,灵力的运动方式自是不必说。

    他这时走上前,把手贴在锁面的灵石上,只稍微释放灵力,门锁发出咔哒一声响动,锁芯弹开,言天刚把门拉开,朋朋便冲进去。屋内有三间房,摆设和以前一样,只有一间有家具,其余两间空荡荡的。

    他记得这衣橱是空的。

    于是上前一步,弯腰摸摸朋朋的头。

    言天不明白,这些有必要用金龙盘玉锁么?

    走进屋子,他还记得这些家具,在他小时候,就是这样摆的。衣橱靠西北墙,储物箱柜在西南角搁置,其中一张圆桌,以桌布罩着,没任何茶具,桌下几张圆凳,东侧靠门的位置,一张窄书桌,别无他物。桌边两张毫无光泽,磨损严重的太师椅,显示这里曾有人秉烛夜读。

    是爹娘么?

    一股凌香木的香味,混着潮气,沁如他的口鼻,渗入他的心脾。

    他渐渐放松了些。

    觉得之前胸口的余痛,消失了。

    “这里?”

    朋朋呜咽起来,像在哭。

    言天皱皱眉,稍微一抬手,把锁打开。

    是的,没错,里面是空的。

    为什么要上锁?

    言天不理解,扭头发现朋朋继续刨地,围着衣橱转。

    他觉得有些不对劲,稍微一推,衣橱竟然很沉,一下没推动。按理说再是凌香木做的衣橱,也不可能这么沉。言天不理解,于是又推了两下,竟然还是不行。

    只好运用灵力了。他想,然后再推,这次衣橱动了。

    他把它一点点挪开,这才明白它为什么如此至沉。

    原来在它的背面,贴着一层玉晶坠海石。这是海底一种很神奇的晶石,它一块的重量,等于同等体积普通晶石的十倍。并且坚硬无比,很多重型士兵的甲胄,都是用它做的。

    为什么要在衣橱背面贴这个?

    言天不明白。

    这时朋朋冲过来,刨地挖墙,呜咽声更大了。

    言天怕有人听到,便对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别叫了,这地方是家族禁地,要是叔父知道,我又得挨板子了。”

    他语毕,朋朋没停止呜咽,但是声音小了。

    言天仔细检查,发现衣橱身后的墙面,不是太平,有一大块和墙面其余地方的颜色有差别,应该是再次修造后,抹上去的。那一片大概有一人高,形状不太规则。他用手稍微试了下,灵力渗透进去,里面是空的。

    他大惊。

    朋朋站起身,拼命挠墙面。

    刹那间,言天做了个决断。

    他猛然以掌击那面墙,心里知道自己将会知道父母的秘密,但也可能面对叔父的责罚,甚至是剥夺掌门继承人的资格,可那些若是和了解自己的父母相比,又有什么重要的。

    他从不在乎。

    他想着,墙面晃动了一下,很结实。

    他加大灵力,又是一掌。

    墙面轰然倒塌。

    朋朋往后一退。

    先是一股凌香木的味道散出来,接着灰尘落下,一条深深的暗道显出来。言天未曾想到后山竟还有这么个地方。没来得及多想,朋朋已钻进去。他叫了它一声,但朋朋根本不停,眨眼便深入漆黑的暗道中。

    言天犹豫着。

    他从未听说家族还有这样的暗道。

    一时间觉得很奇怪,想到叔父不让自己上后山,并且把这里作为家族的禁地。言天暗道,难道真和爹娘有关。他摸了摸身上,今日没带夜明珠照明。

    但……

    他叫了一声朋朋。

    朋朋已消失。

    他迈步进去,隧道的地面很平,两边的墙面,是用凌香木铺的,透出淡淡的香味,消除了他对黑暗的警惕性,他喊了一声朋朋。朋朋不理它。他很奇怪,朋朋从未这样不听话。

    继续向前。

    拐了几道弯,言天觉得前方模模糊糊的,有亮光。

    接着,他看见朋朋飞奔出去。

    自己也忙加快脚步,跟在后面。

    亮光照进暗道,暗道应该以前是被封住的,但被什么东西撞开了。

    亮光外,有鸟叫,还有花香。

    言天跟着朋朋,踩着几块碎石,迈步出去。

    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他一下怔住。

    他跟着朋朋,三绕两绕来到后院,那里有间瓦房。不大,三开间的门扇,门廊雕刻着很精细的图案,图案是言家特有的吉祥云纹图。

    言天没多看。想起小时候他与姐姐弟弟,在这里玩捉迷藏。姐姐便是藏在这间瓦房的屋顶。让他和弟弟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直到言冰哇的一声哭了,姐姐才从房顶上下来。

    院子没变化。闪舞网

    一如多年前那般萧索,静悄悄的,没有声息。昨夜的雨滴还未干,顺着屋瓦房檐滴答下来,曾经低矮稀疏的湘妃竹,如今已尽成竹林,一丛一簇在微风中,轻轻摇动,如灵秀请雅的屏风,错落有致,环着两座院落。

    言天回忆起小时候,这里的湘妃竹还不及院墙高,零零散散,瘦弱不堪。当时姐姐还担心这些竹子长不成。如今,他仰起头看,竹梢和竹叶,在空中遮天蔽日的随风摇动。竹叶互相拍打作响,让心情格外安逸自在。

    难道当时它们是刚被种下的?为什么整座封龙山都是箭竹,只这里是湘妃竹?

    言天想不明白。

    如今瓦房已经斑驳,他叹了口气,看门扇紧闭。闪舞网朋朋发出呜咽声,双腿使劲刨地,然后扭头看他。言天皱皱眉,问它道:“这里?”

    朋朋吐出小舌头,又叫了一声。

    门上有锁。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斗君心梦回七夕镇灵手册快穿万人迷:黑化吧,大佬!转世博弈异宝空间:穿越修仙两不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