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千禧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天哥,你到底怎么样了啊?

    刹那间,叶离的心疼起来,怔怔的看着王莲的花瓣,在微风中摇摆;羽多离的乐曲,此时又回到了悲伤中,仿佛刚刚的狂风暴雨,杀死了他们的同伴。令他们如丧考妣,她失魂落魄的坐下身。

    子衿师姐噘起嘴,不满着道:“真不懂事,给师傅倒水,就不知道给师叔倒!”师姐说罢,起身给黑亚天师叔倒了杯茶水,微笑着说:“师叔,你慢用。”接着她白了一眼叶离,可叶离根本不在乎。

    叶离吸了吸鼻子,重展笑颜,给师傅斟了杯茶,像小时候犯错后,哄着师傅那般,双手递给师傅。师傅看了看她和手上的茶水,旋即露出笑意,点点头接过来。

    叶离退后,继续听曲,转念间打了个寒战:天哥中剑倒地流血的样子又出现在眼前,他在血泊中拼尽全力地对自己说:快走!虽然无力,说不出声,但迫切焦急的眼神,和自己被师傅卷走后,释然的松口气,再无声息的样子……

    叶离猜,他一定是想起了伤心的往事。师傅以前说过,雁垒生也是在那场生死大战中,丧失爱妻,从此一蹶不振,修为渐渐丧尽的。也是那场大战,师傅也没了自己的爱人,收养了她和熊哥。

    叶离叹了口气。

    这时熊哥又喂了次小松鼠。小松鼠这才从他的肩膀跳下来,跳到亭台的长凳上。熊哥给叶离倒了杯茶水,然后把茶盏轻轻推给叶离,碰碰她的衣袖,道:“师妹,喝点茶。”

    叶离点点头,接过茶盏。

    她看向师傅,师傅此时的眼眶中也有泪花。

    她在怀念师丈吧,叶离想着,望着她,眼圈一红,忙拼命忍住。

    那一瞬,叶离原谅了师傅,心里软软地,想要安慰师傅此刻的伤感。

    叶离与师傅坐在一桌,熊哥随手从盘子里,拿起一小把松子,喂给那只小松鼠。

    他笑吟吟的说:“快吃吧!”

    小松鼠高兴地吃起来。

    这时那柳琴的乐声戛然而止,又是雁垒生的独奏,羽多离已过,现在只有无限的迷茫与悲伤,他显然是在怀念自己的妻子。叶离看到,师傅不禁垂下一滴眼泪,但随即擦掉了。黑亚天师叔,给她倒了杯水,说:“师姐,喝点水。”

    师傅点点头。

    他们谁都没怎么吃东西。

    尽管桌面上摆着羽族爱吃的仙果,包括千年的仙桃,万年的人参果,还有百年的香梨,冲刷灵脉的红枣,有助吸收灵气的甜李,益练外功的花生核桃,甚至还有肥肥的青虫,与炸熟蚕蛹,仙家自酿的各种果酒,也是一应俱全,各种花卉形馅儿心馒头……倒也丰盛热闹。

    但大家都没怎么动。

    整张桌子还少了几个人。叶离看着,明白至少凤黯师叔与丝羽师叔没来。她想凤黯师叔可能不会来了,毕竟那么重的责罚,又有持续伤害,他的伤要想缓过来,少说也得几个月。

    她不明白,明明是凤黯师傅替丝羽师叔挨罚,丝羽师叔为何……

    便是凤黯师叔真的很歹毒,很恶毒,可对待丝羽师叔,却总是倾尽所有的一切。好歹也该扶他起来的,她不由自主的希望丝羽师叔,对凤黯好一些。

    这时师傅看看四周,又看看黑亚天师叔,她问道:“丝羽呢?”

    “不知道,最近都没怎么见她。”黑亚天师叔回。

    他话音落下,凤黯师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叶离扭头,看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朝亭台走来,他依旧穿着黑色的罩袍,袍子遮住了他苍白没有血色面容。他路过那只金钱豹时,猛然一呲牙。金钱豹被吓得,慌张逃窜一下掉在水里,仓皇的游了几下,爬上岸隐匿在树林中,不见了踪迹。

    看他身体有些不稳。

    黑亚天师叔忙起身,向前走了几步,扶住他道:“你的伤不碍事么?”

    “千禧节,我怎么也得来。”凤黯笑嘻嘻说着,然后打开他的手,扶住亭子的廊柱,缓了口气,又向前走了两步,也不给白丹青行礼,费力的在石凳上坐下。

    他说:“丝羽这几天,为千禧节,做了我最爱吃的点心,待会儿就端上来了。”

    “为你?”

    黑亚天师叔冷笑一声,坐回座位。

    师傅倒不太在意这些。

    她这时看着凤黯道:“丝羽会做点心?”

    “说来奇怪,这些天她一直研究这个,还给我尝过。好几次都失败了,只有今天成功了。”他笑起来。

    叶离瞬间想起筑天城的那些美食。

    这时丝羽师叔朝他们走来。

    她回头去看,看丝羽端庄典雅,手端两个盘子,朝亭台走来。

    秋风和煦,拂过他们的脸颊,阳光温和。对面的竹亭内,乐师奏响悲伤的《羽多离》,乐声悠扬,在讲述一个羽族历尽千辛万苦南迁,风霜雨雪不算,还要面对那些人族的追杀,群妖的猎食。

    乐师是个丧失修为的大雁,名为:雁垒生。

    正午。闪舞网

    太阳悬在天空,将秋日的光,洒向大地,温温和和,毫无夏日那般炙烤的感觉。绫波湖湖面,水光潋滟,波光粼粼。湖中央,有数不清的王莲,联在一起,半浮在水面,被风吹着,形成青绿色的舞台,摇曳着。王莲花开着,有白色,有粉色,各式各样,点缀起莲瓣间的缝隙。

    湖水中六十六只白色天鹅,环绕王莲,翩翩起舞;八十八只喜鹊在天空间盘旋,忽高忽低的鸣叫着;深林中小动物们全都赶来,不只有小猫小狗小鼠,还有蟒蛇,老鹰与猎豹,他们或者立于白氏一族亭台楼榭的屋顶房檐,或者挤进长廊,甚至有只金钱豹,趴在长廊的长凳上,摇着尾巴。

    叶离扶着熊哥,与师傅和师叔,师姐子衿走过它,它伸了个懒腰,理都不理他们一下。几只小松鼠跳上跳下的,有一只跳到熊哥肩上。熊哥笑起来,轻抚它的头道:“别走,我待会儿喂你松子。”

    他们在靠近舞台的亭台坐下,不远处还有其他的同门,他们起身行礼。

    叶离看着他以大雁的羽翅拨动古筝琴弦,又吹动翎钰阮箫,琴声悠扬,箫笙瑟瑟。身后两名人形小童,乃松鼠与喜鹊所变,生的俊俏不已,穿青衣,带青冠,无绣文。他俩按音律拨动着竹亭身后的柳琴,柳琴巨大,以藤蔓编织,发出粗粝的声响,犹如在温和的湖面中,投下几颗巨石,顷刻间,悲伤温婉消失,迁徙途中遇上了狂风暴雨。

    天上的喜鹊这时发出悲鸣,湖间的天鹅昂起高贵的头颅,不肯向那粗粝的声响妥协,但那乐声却在继续,不停地继续,抑扬顿挫。他们拼命的想要来到一个温暖的世界,不再大雪封山,不再有残酷的人族。

    这是雁垒生的新曲么?叶离还记得上次千禧节的乐曲,是一个相对轻快,并不悲伤的乐曲。今日怎么了?叶离不理解,只觉得这乐曲无比悲伤。竹亭内的雁垒生,沉浸在自己的乐律中,闭目凝神专注弹奏。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宠你怎么讲最好的你一念成瘾神级闲人城主通缉令:娘子太难追重生鲲鹏之吞噬进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