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妖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弟弟没说话,望着他。然后把马拨的距离他近了些,左看看右看看,就像做贼一样,犹豫良久,把身子往他身边凑了凑,悄声道:“哥,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可千万不要问爹,要不然得挨家法。”

    “当然了,你放心。”

    言天认真点点头,他很希望弟弟能告诉自己,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筑天城?言天扭头看弟弟。他发现自己只记得收白远为徒,因为什么事被叔叔打了板子,另外好像还收拾了青云岛的杨博,又被白丹青打伤了,但所有这一切,似乎都串不起来,中间像少了什么。

    言天也很诧异,他点点头道:“是的,好像是遗忘了什么。”

    可这时叔父却走议事堂走出来,绷着脸,严肃的训诫道:“天儿,你姐姐此番来,还不是为了你的婚事,提前到家来帮忙。你不亲自去接,谁去?”他说着,又看看白远道:“小远的情况我来检查,你快快去吧。”

    言天想了想,实在是没办法,只好让叔父帮忙照看小远,然后骑上玉青龙,和弟弟出了家门,顺着山间蜿蜒的道路,向半山腰走去。封龙山茂密的竹林在两侧,不只有箭竹,还有龙刺竹,水银柱,实心竹,橄榄竹。

    弟弟又再次靠近了些。感叹了一句,看来你真忘了,然后才正式说道:“你和一个妖女好上了,那个妖女好像是只罕见的七彩百灵鸟,你为了她,把郝眉君都得罪了,死活说不娶郝眉君。”

    妖女?百灵鸟?

    日头穿过竹林,将光投射在还没完全干的石板路上,反着光,走过一座小拱桥,旁边的瀑布,发出哗哗的流水声,阳光照在上面,映出一道彩虹。言天看着,恍然想起什么,抬手再看七彩串珠,总觉得心里遗落了谁。

    可他想不起来,接着胸口又是一阵针刺一般的感觉,他随即淡忘了这个念头。继续和弟弟向前,天空中又有鸟叫。他抬头仰望,颇感迷茫,这时弟弟言冰在一旁,随口道:“哥哥,你好像不太记得筑天城的事了,对么?”

    他问。

    弟弟言冰刚才说:姐姐来了。

    他还以为是凝儿姐姐,立刻便想牵出玉青龙,冲向龙城。先请姐姐吃一笼她最爱吃的灌汤包,再去牛记小店,要上一份卤牛肉,吃完以后,再换个小店,去落雨轩吃上几片碎玉山楂糕,渔米轩。

    可弟弟言冰第二句话,直接击碎了他的冲动。

    言天瞬间想起来什么。

    好像是在明月苑,对了泪海……他和她……

    他低头去看七彩的手钏。

    刹那间胸口又如针扎一般,剧烈的疼起来,他皱起眉捂住胸口。弟弟言冰没有注意他的情况,又继续说道:“为这件事,爹简直要气疯了,本来想回了封龙山惩罚你,但你受了重伤……”

    他说着。

    言天点点头。

    胸口继续疼,很快,他忘了之前的什么明月苑,什么泪海,甚至连妖女,百灵鸟也忘光了。

    他只听到弟弟言冰,最后总结道:“不过哥哥也算是命好,没被那妖女杀了,你知道么?郝通海的儿子,郝啸天被白氏一族的丝羽杀了,眼珠子都被挖下来了。”

    “郝啸天?”

    那一刻,言天似乎想起来什么。

    那个女人,白衣的,有些像玉之烟,他想起来芳青阁中,自己收了白远做徒弟,好像郝啸天也在,她旁边有个女人。言天不知道,自己为何联想到她是丝羽。

    这时胸口又是一疼,一口鲜血往上涌,他死死抠住肉,强忍住不吐出来,咽下那口鲜血,但针刺感,令他疼的厉害,不由得弯下腰。

    弟弟言冰这才发现他不对劲,忙关切问道:“哥,你没事吧?”

    言天摆摆手。

    “没事,你继续。”

    言冰犹豫的看着他,不敢说话。

    言天只好强忍着疼痛,直起身又道:“继续,继续,快……我想听。”

    “你真的没事么?”

    “没事!”

    言天重复。

    弟弟这才又把郝家兄妹恩将仇报的事说了,他最后总结道:“不过,我觉得哥哥你就是命好,没让那妖女勾搭的没了命。你再怎么说,娶也不能娶个妖女啊。再说了,就算是人族,能和咱言家这身份配得上的,也只能是郝眉君了。”

    妖女,言天再度听到这个。

    胸口又开始疼。

    他拼命的想要回忆起什么,但没用。很快他忍不住趴在马背上,弟弟言冰吓得不敢再说下去,连声问他道:“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言天只是摆摆手道:“没事。”

    接着他二人继续向前。

    渐渐的看到半山腰的龙城,听到一片喧闹声,这时湛蓝色的天,又有鸟在名叫。言天抬头看,不知道怎么的,又忘了那个妖女,忘了叶离。

    他只是和弟弟并排走着。

    走进了喧闹的龙城。

    他说:“是落卿姐姐……”

    弟弟话音未落,言天立刻便意识到,是三叔的大女儿,有言规矩之称的言洛卿。从小言天就不喜欢她,她总拉着脸,天天一套规矩论,每天从早到晚,给每人宣讲。只要有一个人所做稍微不对,便会立刻遭到她严厉训斥。

    言冰骑在马上。

    马乃人族修仙界名马,北漠甘氏产的黑冠白玉马。它身子雪白,但马鬃却是乌黑的,跑起来潇洒飘逸,在阳光下泛着光。身材高大,四肢健壮,肌肉线条棱角分明,犹如美男子。它跑起来日行千里不在话下,月行万里自在如风。

    言天很喜欢它,给它起名为:玉青龙。

    现在言天轻轻攥着缰绳,在马鞍子上,与弟弟言冰并排而行。他时不时的用上轻轻捋着玉青龙的黑色鬃毛,玉青龙像感知到他手的温度,不时的扬扬头,便是顺从,更表示喜悦。

    他满心不解。

    她训斥人时,喜欢翻起白眼,满脸不屑。闪舞网言天小时候没少遭她挤兑,她还联合自己另外两个妹妹,一起挤兑言天和言冰,说他俩是浪荡公子,让大家不要理他俩。

    言天最讨厌她那副德行,才不屑看她的嘴脸,但同时也纳闷好好的姐姐,怎么就变成这般模样,令人嫌恶,不愿相见的地步。

    正好白远来了,说是师傅要求自己练的,已经练会了。言天一方面很惊讶,自己所教他的,这么快学会了,说明这孩子有天赋;另一方面,他想借机会不去接她,便说自己要去看白远练习。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重生之我老婆真是大明星繁花落尽霜沉血奔跑吧,反派boss!神印魔痕演宋漫威里的德鲁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