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凤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上前一步,刚想扶他道:“师叔,你不能再喝了。”

    但这时黑亚天师叔,拦住熊罴。他道:“小熊,你不会懂心疼的感觉。因为你还没有喜欢的,酒虽然不会让你停止伤心,但却可以让你麻醉。”

    黑亚天师叔说着,转身望着师傅离去的背影。

    叶离不理解姑姑缘何让凤黯继续喝。此时师叔趴在桌子上,又打翻几个盘碟,他身子一歪差点摔倒。然后手扶住桌子上,又趴住,再次找酒,口齿不清地念叨着:“酒呢……酒……酒呢……”

    熊罴看看黑亚天师叔,再看看鸻鸢姑姑。

    鸻鸢姑姑冷然一笑。盯视着凤黯,露出不屑的目光,道:“既然这样,那就喝个痛快。”她说着,对平安与喜乐道:“你俩去把咱们从夜驼山,带回来的那坛千年醉陈酿拿过来。”

    平安和喜乐犹豫了。

    师傅已走远。

    他这时足尖轻点地,腾起身子,翩然而去,向师傅离开的方向飘。

    她俩看看姑姑,又看看黑亚天师叔,再看叶离和熊罴与隹雁。隹雁这时垂着手,悄悄摆手指,不让她俩拿。但黑亚天师叔此时却道:“去拿!”

    他语毕,平安和喜乐对视片刻,再次看鸻鸢姑姑。

    姑姑点头,她俩只得飞走了。

    身旁凤黯师叔继续喝酒,大口的灌,拿着酒壶,恨不能一口气把所有酒都喝干,酒顺着他的嘴角流淌到的衣襟上,如同流出眼眶的眼泪。酒壶的酒,很快喝干了,他倒干净最后一滴,把空壶随手一扔,又去桌子上拿。

    桌子上没有了,所有的酒壶都空了。

    凤黯暴躁地叫起来。“妈的!酒呢?酒呢?”舌头已有点撸不直,话说已不太利索。本来发黄的眼白,现在渗出丝丝血色,他继续用手在石桌上找,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盘碟。

    叶离看着他最终落在师傅身后,静悄悄跟上去。她心里一阵难过,她知道心痛的感觉,虽然不是凤黯师叔这般,但看着言天倒在地上,鲜血直流,自己却被带走。现在天哥不知生死,这心疼的感觉叶离明白。

    她想上前劝师叔。

    可鸻鸢姑姑拉住她,叫她不要管。

    凤黯师叔趴在石桌上,嘟嘟囔囔自言自语。“这算什么?这算什么?”他咯咯咯的笑出声,叶离觉得那笑声,像自嘲自讽,又……非常……自卑。

    熊罴挠着头再度道:“姑姑……”

    姑姑说不用管。

    叶离把目光投向丝羽师叔。师叔现在一动不动,立于莲瓣之上。

    叶离好想说,师叔你来看看凤黯吧,他真的很喜欢你。

    但没有……

    师叔只是泫然欲涕地望着师傅与黑亚天师叔消失,无语凝噎。

    现在平安与喜乐回来了。她俩落在亭台内,抬着一坛酒。但没放在石桌上,而是看着姑姑,希望她最后发发善心,不要让师叔再喝了。

    姑姑说给他。

    平安和喜乐想反驳。

    可姑姑一瞪眼。她俩只好把酒坛放在桌子上,然后慢慢退下。

    凤黯师叔这时抬起眼,看到酒,他笑起来,大声道:“酒!酒!何以解忧……哈哈哈哈!”他咯咯咯自顾自笑着,抱起坛子,对嘴灌下去。酒又顺着他的嘴角流出,洇湿了胸前大片衣襟。

    叶离说:“师叔,可以了,不要再喝了。”

    可凤黯根本不理她。

    他起身,用衣袖擦擦眼睛和嘴,抱着酒坛,脚步歪斜向亭台外走去。

    熊罴见状,连忙跟上,想扶他。

    可师叔却恶狠狠打开他,大声骂道:“滚,没修为的废物,我他妈看不起你!”

    凤黯语毕,叶离的心一揪。

    她望向熊哥,熊哥却像没事人般,依旧跟在师叔身旁,憨憨的挠挠头道:“师叔,让我扶着你吧。我把你送回去。”他说着话,阳光照在他脸上,照在他乌溜溜的黑眼珠上,暖洋洋的。

    这时隹雁也上前,他也想去扶师叔。

    可师叔却骂他们俩:“滚!”

    然后他抱着酒坛,晃悠着继续向前走,又是一口酒。嘴里重复念叨着:“真他妈有意思,嘿嘿!”他边说边走,步伐踉跄,很快在长廊的台阶上摔倒。

    酒坛跟着倒在地上,洒出酒来。

    凤黯连忙去扶。然后狠狠拍了两下酒坛,道:“连你也和我作对,连你也不喜欢我!”

    他说着,叶离和熊罴想要去扶他,但鸻鸢姑姑制止了他俩。

    她说:“不要去了,让他喝吧。”

    叶离和熊罴扭头看她。

    姑姑说:“你们还小,是不理解伤心的。”

    姑姑语毕,命喜乐与平安和自己离开,她们三个向天空飞去,迎着阳光很快消失。

    此时《望月思》早已结束,丝羽师叔还在王莲上。

    叶离想,你快看看啊,看看凤黯师叔摔倒了,看看他吧,哪怕给他一个笑脸。

    可师叔没有。她猛然起飞,翩然向远方,头也不回。

    叶离难过起来。

    凤黯师叔此时躺正了身子,又是一口。

    他咯咯咯的笑出声。

    叶离也只好离开了。

    鸻鸢姑姑见状,劝了一声。“凤黯,差不多点算了,不要喝了……”

    没用。

    现在,师傅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叶离觉得师傅一下子憔悴了很多,红衣拖地上,向长廊的尽头走。她头也没回,不看黑亚天师叔,不看丝羽师叔,更不看鸻鸢姑姑,尽管熊哥还问了一句,“师傅,还有好吃的呢。”可她不回应,孤单的离开。

    她是忆起了什么,对吗?叶离想,师傅一定是想起了师爹,那场人族与妖族的大战,不只让师傅失去了爱人,更让她失去了唯一的孩子。丝羽师叔的爱人,也是在那一刻死去的对么?

    叶离不知道。

    他和熊哥是师傅在战场不远的地方捡到的。有时候她会和熊哥想,想象自己的父母究竟是什么样子,他们也参加了那场大战么?爹娘会很凶么?叶离不知道,但她觉得师傅就是母亲。

    凤黯师叔根本不听。

    他猛然抬头,怒视姑姑,冷声道:“你管得着么?”

    叶离看他的手臂都颤抖起来,脸庞红的厉害。她很担心师叔有事,虽然师叔平日里待她和熊罴并不好,甚至是稍微有点凶,可一想到凤黯师叔那么伤心,丝羽师叔却完全不在意他,叶离替他难过。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农绣抗战之红警无敌大秦之吾名胡亥化龙诀总裁先生矜持点神级养成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