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倒霉的张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言天听着,暗道:姐姐这是吃了乌鸦了吗?要不就是这几年老了,话也多了,太不招人待见了。想到这里,他不由直翻白眼。

    他终于有些丧失耐心,声音变得僵硬很多,给姐姐解释道:“接人的仆从,都在偏门等着呢。但姐姐你说,要大家从正门进来,这里自然是没人接的。”

    姐姐猛扭头瞪着他。几乎没等他说完,便道:“那你的意思,我父亲建功立业夺取的战利品、送来的贺礼,不值当走正门。这是怨我没有眼界了吗?”

    言天本想回她一句,那不过是个无害的小生命,但他最终忍住了。

    姐姐这时又不停念叨着。“咱家这仆人也不知道怎么管理的?竟然没人来接我的人,就让他们这么抬着如此沉的箱子,真是礼乐崩坏。长此以往下去,咱这言家是要亡啊。”

    言落卿此时看看言冰,眼睛有不屑说道:“这才哪里到哪里,告诉你,我爹取得的功绩,够得上三大家族了。我们家三姐妹,把八须锦鲤的那些妖,挡在剑鞘岛以西,让他们从不敢来犯,这一切都是我爹教育的好!”

    姐姐说着,得意洋洋的。

    言天撇撇嘴。

    姐夫忙上来打圆场,面带笑容道:“哎呀,有什么怨不怨的,一家子人。”

    言天总觉得这话里有话,但也没有去多想。此时日头已经升到正当午,院子里静悄悄的,风吹着竹林,哗哗作响,跨过几座院门,走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几只小鸟从上空飞过,一只小貂在竹林中来回乱窜。

    姐姐又不停地咂巴嘴,口里啧啧声不断,不住地摇头撇嘴道:“真是……真是……连黄鼠狼都在院里,也不怕是妖族的奸细。未免也太大意了。真不知伯父是怎么理家御妖,他管不过来,你们也不搭把手?一家子懒怠到这种程度,咱言家就完了。不行,我得给二伯父说说,他得拿出掌门实力来!”

    她说着。

    落卿姐姐依旧没有笑脸,怒目圆睁的,冷脸下了马,冷哼一声,甩开手昂首阔步的往院里走。身后言天与弟弟跟着,姐夫让仆人们与两名小厮走偏门,把带过来的礼物送进去。

    听到姐夫这般说,眼见着仆人要和小厮离开。落卿姐姐猛回头,先是制止了仆人,然后指着姐夫道:“你可真是小家子出来的,看不会,也学不会。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们全家,还有我爹的仆人走过偏门?我们家又不是旁门左道!”

    她语毕。

    他说着话,紧给姐姐找台阶,但姐姐却一把眼刀子过去,姐夫只好噤声。

    言冰在旁边看着,目瞪口呆,已经完全接不上话来。

    几人继续往前走,言天真不明白自己成亲,她干嘛来这么早。心中暗暗想,最近还是少和她见面的好。往前走,绕过一片露台,在那里他们刚好可以俯视整个封龙山,望见龙城。

    姐姐此时又摇头,皱起眉,言语中带着疑惑道:“说来也奇怪,二伯父为什么要把家搬到山顶?按理说,我们家应该在龙城,守卫龙城,辖管龙城。现在可倒好,下方乱糟糟的,家里人却跑到这里独享其乐,这样下去,咱言家不是完了么?”

    她说着。

    姐夫在身后咳嗽了两声。

    言天心中很是不高兴,突然想起三叔治理下的剑鞘岛。他很小的时候去过一次,发现那里的人都不笑,每个人都绷着脸,像有什么仇恨与苦难挂在脸上。那时他年幼无知,便问三叔。

    三叔便说:“爱笑的人,还怎么修仙?怎么保持人族本真?保护人不被妖族侵略杀戮。笑其实是一种罪过,你看很多人因为笑丢了性命,丢了自己的族群与传统。所以孩子,你要记住,严肃生活,高尚的活着,才是正道。”

    言天记得他如此说。

    五叔在旁边喝着酒笑,说:“三哥,你别说,你这招奴役别人,真完美!”

    五叔说着大笑。

    后来言天才知道,笑在剑鞘岛是掌嘴,并且禁食的。不知道姐夫怎么样,现在,言天扭头看看他,封博策到了剑鞘岛,这日子想来是不怎么样。

    他想着,姐姐继续说。

    言天终于有点忍不住了,打断她的话,便对姐姐解释道:”姐姐所言差矣!我们不与民争利,让民自己快乐的过活才是最重要的,言家保卫的是百姓快乐生活,不是让他们每天都绷着,见着我们,如临大敌。”

    他如此说,内含挖苦。

    姐姐瞪着他,显得非常不满,刚要反驳,远处张权一路小跑过来,打断了她与言天的对话。

    张权一见言落卿,便忙着行礼,微笑道:“小的来迟了,多有得罪,请姑奶奶和姑爷赎罪,请姑奶奶姑爷这边走。”他说着,忙命人去接姐姐家仆从手里的箱子。

    但姐姐却不领情,斜眼看着张权,冷声道:“张权,你可真是越来越精明了,我家仆人都抬这么远了,你现在来接这些箱子是什么意思?在二叔面前表功么?”

    她如此说,张权一怔。

    言天和弟弟言冰也都面面相觑,姐夫在旁边低着头不吭声。

    张权到底是言家的管家,他反应很快,只是转瞬便露出笑脸,解释道:“哪有的话。小的们这不是在偏门等着呢,没想到仆人抬着箱子,从正门进的,我这才带人过来。”

    他说着。

    言落卿一仰脸又冷冷的说道:“真是理由众多啊,没接着就是没接着,哪儿那么多废话,下人这么犟嘴,我看伯父管得太松了,家里的一切都该严加管束才好。”

    姐姐语毕,径直向前走。

    众人默然,也只好跟着她。

    言天暗道:等着看好戏吧。

    仆人们全都不动,两名小厮把目光投向言天。

    姐姐这时又道:“把东西都从正门搬进去,这些都是我爹这些年征战来的。我得给二伯父看看,我们剑鞘岛的言家,还有我爹的丰功伟业。”

    好不容易追上姐姐。

    在封龙山的石阶小路上,姐姐气急败坏的不停念叨着,不知二伯父是怎么管理的这个家。一行人继续向前,穿过竹林,阳光在姐姐的脸上,她绷着脸,不苟言笑。言天隐约觉得,姐姐这次来,是带着气来的,没准三叔说了什么。

    要是姐姐和叔父杠上了,那场景……他暗暗想笑。

    前方言家宅院到了。

    大门敞着,门口站着两名小厮。他们都是言家徒孙辈的修行者,修为尚浅。穿青袍上绣竹林暗花图,头戴白纱道冠,绾玉晶封龙簪,脚踩蓝面白边的布鞋。二人见来人了,忙迎过,先是行礼,然后从诸人手中接过马的缰绳。

    她说着,言天点点头,准允了。

    他觉得这根本是无所谓的事,仆人这时忙从马车上搬下巨大的箱子,几人一组的抬着,往宅院里走。言冰在一旁,看着那些礼物,不由得赞叹道:“三叔果然是厉害,这些年战绩不少啊,想来剑鞘岛未来在咱们人族中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他说着话,言天瞥了他一眼,颇感无奈。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无敌大神豪败家系统唯你,予我欢喜男友他美颜盛世兄长是戏精[综]武侠之超神玩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