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上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外面的天灰蒙蒙的。

    叶离下了床,坐在妆镜前,望着自己。她的眼圈哭的红肿,小脸满是泪痕,鼻子也塞住了,嘴唇发白,面颊几乎没有血色,她还没有梳理头发,显得憔悴至极。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子,要是天哥见了会怎样。

    外面,师哥忍不住又在催促。

    “师妹,你醒了么?”

    他的声音很小,但又刚好让她听到。叶离知道熊哥是怕吵到自己,可是又要叫醒自己。她其实不想起,但一想到熊哥在寝帐外,为难的样子。也只好起来了,拥被坐在床上,满心倦怠和灰暗,不想说话也不想回应他。

    她像想了很久,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道:“小离,听师傅说,好么?”

    “我不听!我才不要听!”

    “师妹,稍微快一些啊,师傅和师叔都上船了。”

    她其实不想去,想自己待着。想去筑天城,去封龙山,去找天哥。看看他怎么样了,想知道他的消息。可她知道,自己去不了。熊哥的声音消失了,叶离知道他在外面,只是不好意思再催了。

    叶离盖着被子大哭,然后师傅不说话了,过了很久,寝帐内安静下来。她这才猛然把被子掀开,睁开眼,发现师傅并没在。意识到这也许是个梦,然后把被子拉到下巴上,抽泣着自言自语道:“师傅,师傅,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发现自己无法从这种情绪中走出来。

    师傅捏碎翠玉龙笛的记忆,不断重复。她从未与师傅有这般的隔阂,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但不想起床,走廊内有走步声。过了一会儿,寝帐外,熊哥轻声叫她。

    她大惊失色,慌的左右观看,两手在空中摸索似要抓住天哥的衣袍一般,却又不得捉住什么,她大叫起来:天哥……然后猛醒,用手握住胸口,想要止住心痛……

    寝帐内,烛台亮着,窗外偶尔有青蛙在叫。金色的月光与廊灯交织在一起,幽幽暗暗。她这才意识到,刚才那不过是个梦。现在醒了,想起天哥,她又抽泣,然后以手帕擦干眼泪,又疲乏地软在床上。

    她想着翠玉龙笛在师傅手中碎成粉末,随风扬去。不明白师傅为何变成这般样子,不听她解释,不给她一点机会就……那翠玉龙笛是她唯一拥有的天哥的东西……师傅为什么那么决绝,那么凶狠啊,想到师傅当时的绝情,她甚至不后悔……

    那一刻叶离只好洗漱一番,又随便梳了发辫,再用霜粉盖住了红肿的眼睛和泪痕,看看妆镜,这脸算勉强看的过去,然后放下粉扑,合上妆镜,走出寝帐。

    看熊哥在帐外踱步。

    头上还带着师傅给他的衣服,那身甲胄,脑袋上还带着自己给他的小花。

    那一刻叶离心里突然一暖,舒心了不少。踮起脚尖,摸摸熊哥毛茸茸的脑袋,轻声道:“熊哥,这朵小花可把你变得俊美了呢。”

    熊哥憨憨的挠挠头道:“师妹,你知道么?我昨晚梦见雁荡山了。”他说着,笑起来,叶离觉得他是由衷的开心,好像忘了自己仙途永断似的。

    她没多想这是为什么,但熊哥开心的笑。她便也开心的笑,不想让熊哥不高兴,惹得本来好好的心情,也败坏了。

    此时天阴沉沉的,是灰色的,初升的日头被遮住了。远方的云层发乌,发黑,凉飕飕的风,吹着本是郁闷的心情,稍微缓解了一些。看来是要下雨了,叶离想,然后跟着熊哥,顺着长廊向前走。

    凤黯师叔已经不在长廊上睡觉了。

    小动物们又开始在深林中奔跑。

    耳中响起各种的鸟鸣,水中欢快的鱼儿穿梭,有的还跳出水面看看热闹。

    叶离看到廊道的尽头,是白氏一族的丹青号。船身通体就是一只昂首浮在水面的天鹅,端庄威武,船身被翅膀包裹着,宽大稳妥,两舷的水晶舷窗干净明亮。

    丹青号很大,足有五十丈宽,百丈长,船有八层,水下四层,水上四层,挂二十四张晶石灵动帆,锚重有千斤重。叶离很小的时候,曾乘着这艘船,去过八须锦鲤的龙宫。

    那时的她,第一次坐船,感到无比激动,咿咿呀呀的,围着船不断盘旋,然后落在师傅的肩上,叽叽喳喳的叫着。熊哥在甲板上欢畅的奔跑。如今他俩都大了,叶离勉强走近船身,她发现自己没一点出行的心情,但为了熊哥……

    船上师傅与黑亚天师叔已在甲板上,她凝望着自己,像在想什么。师傅今日还是那一身红袍,只是她显得很憔悴,像是老了很多。黑亚天师叔在她身后一声不吭。

    叶离不说话,避开师傅的目光。

    行至船前,熊哥欣喜地说:“师妹!我们上船咯……”

    叶离这才点点头,拽着已经丧失修为的师哥,一个跃身跳至穿上。

    起风了,船在这时缓缓地开动了。

    可心里又真的在疼,如针扎的一般。没过一会儿,她又睡着了,只觉得寝帐的帘子被撩开,再一睁眼,看到师傅走进来。

    她忙用被子蒙住头,哭着喊着:“我不要见你,我才不要见你!”

    叶离没睡好。

    外面的天蒙蒙亮时,几声晨间的蝉鸣与鸟鸣,把她吵醒了。她睁开眼,躺在床上。也不知自己到底睡了多久,睡了没有。感觉没有倦意,却又浑身乏力,身子软绵绵的,似抽去了骨头一般。悲伤缠绕在心间,挥之不去。

    昨夜她不知哭了多久,眼眶红肿着,手帕哭湿了几条,简直无法见人了。不明白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觉得迷迷糊糊的,外面的风越来越大。帐帘被撩开,她先看到一缕阳光照射进来,心下还想着自己刚躺下,怎么这么快就清晨了?接着天哥走进来,露出小狐狸般的微笑。

    那一瞬,她止住眼泪,又惊又喜,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飞扑进言天的怀抱。嘴里不停念叨着:“天哥,你伤好了吗?没事了吗?你怎么来了啊?天哥,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天哥没回应,只僵僵的站着,身子很硬。叶离使劲抱着他,渐渐觉得他的脸开始变得模糊,她不知这是怎么回事,嘴里不停说着:“天哥……天哥,你来了不要走好不好?我真的想你……天哥……”她说着,怀里的天哥,突然消失。

    师傅不说话,在她床边坐下。

    叶离盖着被子,呜呜的哭,她大喊:“你走!你走!”

    师傅轻抚她的后背,叹了口气。

阅读这一生舍你其谁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无敌大神豪败家系统唯你,予我欢喜男友他美颜盛世兄长是戏精[综]武侠之超神玩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