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藏书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师兄,还请通融一下,我这师弟时间紧迫,一会儿就要去藏书楼随李前辈做事呢。”

    “李老头?!”房内传出讶异的惊呼,过不多时,就见一个尖嘴猴腮,瘦骨嶙峋的小个男人提溜着腰带一路小跑而来。

    “师兄,烦请帮忙入档造册。”李明恩向小个男人拱手施礼,杨平也有样学样。

    “请……”李明恩刚要再问,又被房内懒洋洋不耐烦的声音打断。

    “别喊了,我正忙着呢,你们过会儿再来吧。这飞云峰上一年半载才来个新人,入档造册又没人抢,急什么急。”

    “哎~”李明恩摇摇头,黯然神伤,“具体的来龙去脉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大概两年多前,不知何故突然有一伙法力通天的妖物同时围攻我们紫光阁及鬼谷门、尹家三派,逼得三派只能尽遣精英方能抵挡,最后还是靠了三派掌门的联手一击,最终才将妖物首领击杀,然而三派掌门却也因此殒命,说来实在悲壮惨烈。”

    杨平静静聆听,脑海里突然浮现当初在武阳城陈记茶铺里听说书人演绎的仙魔大战的故事,莫非说的就是此事?可是这事与我们杨家村又有什么关联呢?杨平欲要再向李明恩打听,却听李明恩说道:“杨师弟,我们到了。”

    “你刚刚说的要去藏书楼随李老头做事的人,就是这个小孩儿?”小个男人对李明恩的请求置若罔闻。

    “是的,师兄。”李明恩如实答道。

    原来是到了负责飞云峰上进行人员入档造册的询录房。但这询录房里,除了一排排林立的人员档案之外,却未见一人。

    “请问有师兄在吗?出云府新晋的徒弟,前来入档造册。”

    李明恩朝着房内喊了一声,但是半晌仍无人作答。

    苻出云有些恼怒,这种时候竟还不忘内部猜疑,简直有辱修道一门的清誉,可碍于师兄弟的情面,他也不好发作,只好故意说道:“确有此事。不过收徒之事,其实多半是阁主师兄的仁德。我那徒儿昨日师兄也曾见过,不过一普通农家孩子罢了。只是因其所受磨难,我辈修道之人也难辞其咎,故而起了恻隐之心,就将其带回山门。若不是阁主师兄宽仁,我的本来意思,将其收为外门弟子,保证其衣食无忧便是了。”

    “哦,原来如此。”几位长老颔首释然。

    “衣师妹不必多虑。”林逸之偷瞄一眼衣若凌,开始从中协调,“不过就是个乡下小子罢了,大字不识一个,不会有什么作为,更没有本事与武阳城一事相关。”

    “啧啧啧……”小个男人得到肯定回答后,围着杨平打量了几圈,摇头晃脑直称可惜。

    杨平被小个男人看得惴惴不安,默默向李明恩靠紧过去。

    “好吧,看在李老头的面子上,先把你的籍贯说一说。”小个男人终于要办正事,李明恩也长舒口气。

    说办正事,小个男人倒也高效,寥寥数语,就将杨平的身世问得一清二楚,不消一会儿,又将档案记录完成。

    但杨平觉得奇怪,他看见小个男人在竹简上重重运笔,可笔锋所过之处,却没有任何字迹遗留下来。

    “这记录档案的竹简是用咱们山里特有的慜竹施加秘咒特制而成,只要将你的生辰籍贯记录在册,它就能与你形成联结,而你未来一生的经历也都会毫无保留的记录在册,只是只能等到你死之后,这记录在册的内容才会自动显现。怎么样,神奇吧?”小个男人像是心情大好,竟不厌其烦地为杨平释疑解惑。

    杨平点点头,他惊叹于牛头山的神奇,更惊叹于修真人士的神秘,让他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离开询录房后,杨平终于有机会向李明恩询问:“大师兄,为什么大家听说我要去藏书楼做事的事情,都这么紧张呢?”

    “这个……“李明恩一时语塞,又不知如何作答,只好应付着宽慰一声,“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不用担心的,师父还有师兄师姐们,都是你的后盾。“

    李明恩的宽慰,反而让杨平更加忐忑。

    于是一路无话,而藏书楼与询录房之间又仅有数步之遥,两人转眼就到。

    藏书楼虽说是楼,其实是个有三进院落的四合建筑,而负责打理此处,被李明恩称作李前辈,被小个男人蔑称为李老头的人,就住在藏书楼第一进院落的门房里。

    “李前辈,在下出云府弟子李明恩,家师让在下携师弟杨平前来藏书楼帮您做事。“门房的小门紧闭,李明恩轻叩几声,毕恭毕敬地朝里面传话。

    稍等一会儿,小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一个身材矮胖、慈眉善目的老者从门内探出身子,想必就是李明恩口中的李前辈了。

    “哪个是杨平?”老者询问。

    “我……是我。”杨平轻声回答。师兄师姐们的态度,让他对老者产生了先天的畏惧。

    “哦,是你?等我一下。”老者对着杨平面露微笑,反身便回了门房。

    “他好像并没有那么可怕呀。”杨平心里想着,嘴上也不由自主地报以微笑。

    老者折回门房,不一会儿又提着串钥匙走了出来,指指杨平说道:“跟我走吧,今天就先随我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

    “是,李前辈。”

    “前辈什么前辈。”老者冷笑一声,“可别学你那些老不正经的师兄师姐,明明占着修道的便宜一大把年纪还能精力充沛,倒来我这一个凡人面前前辈长前辈短的,也真是没大没小了。”

    “李前辈,弟子不敢。”李明恩赶忙解释。

    老者也不理他,继续对杨平说:“你现在还是个娃娃,就干脆叫我李老头好了。”

    “李老头?”杨平心里打了鼓,呷呷嘴当然是叫不出来的,最终开口唤了声“李伯”。

    “好了,咱们走吧。”李老头没再纠结杨平的称谓,率先朝着藏书楼的院落里面走去。

    “师弟,记住师父的话,多留心意,跟着李前辈多想多学。”

    “放心吧,大师兄。”杨平点点头,小跑两步跟上了李老头。

    “这藏书楼里,可是咱紫光阁最厉害的所在了,”李老头见杨平跟了上来,于是向他介绍道,“所以,我们在这边打理藏书楼,责任心和对紫光阁的忠诚就显得尤为重要。不过好在阁中的历代先祖对这里的安危十分重视,所以在楼里设置了很多奇门阵法,简单的像‘空相移’,可以让楼中的空间在有限的地域内无限延展,另外还有像‘持净洁咒’,能让楼里保持整洁不落灰尘……”

    杨平听得啧啧称奇,但也有些不解,如果这藏书楼里真的有这么多厉害的禁制,那么为何还得安排人力专门进行打理呢?

    李老头似乎看出了杨平的疑惑,又向他解释道:“虽说要打理这么大个地方,但因为种种禁制的关系,做起事来也十分轻松。无非就是你那帮不知好赖的师兄师姐,整天介查阅典籍之后就胡乱丢弃,多少次也学不会物归原处,我看他们就是故意气我这老头。”说到此处,李老头还不忘狠狠咒骂一声,继续说道:“然后,就是要给借阅的人分发‘帖片’,这‘帖片’也是先祖留下的禁制,没有它,任何人都不能从这里把书本给带回去。”

    李老头一路说着,他们已经跨过了第一进院落的拱门来到了第二进院落。

    “咱们刚刚过来的那进院子里,放的都是些俗世里的经典,像什么经史子集志怪小说一类的,俗世里能找得到的书籍,那里都有收藏。现在我们呆的这里,就是咱们紫光阁的重中之重了,收藏的都是道术修行理论专著,全是记载咱们道家修行方法的经典,这满满一大院子,这经典数也数不过来,要不然怎么说咱道家、咱紫光阁是这世上的第一修行正宗呢,就比这藏书,那鬼谷门、尹家什么的,就比咱差了天去了。”李老头虽然只是肉骨凡胎没有修为,但毕竟久居紫光阁又在阁中颇受尊重,所以数起紫光阁的家珍,也有一种舍我其谁的骄傲。

    “李伯,那这门后面又是什么呢?”第二进院落的尽头又是一道拱门,但这拱门与之前的明显不同,拱门上除了加装有厚重的铁甲之外,又有一道成人胳膊粗细,发着幽幽寒光的铁索将之牢牢锁住,看情形,显然也是施有禁制。

    “这后面就是第三进的院子了,这里面可是咱紫光阁的禁地,除了阁主和几位长老,也就我能打开这门上的铁索了。”说着,李老头伸出右手轻缓地抚摸着粗壮的铁索,右手所过之处,那铁索上的寒光似有灵性一般,竟然主动迎合。

    “这里面珍藏的,都是辛辛苦苦收集来的咱道家之外的其他门派的修行专著,甚至包括鬼谷门和尹家。只可惜,自从第五阁主仙逝之后,这几年来,这道铁索就再未有人来打开了。“李老头幽幽叹气

    “其他门派的修行专著?那是不是说阁主和长老们都会练习各门各派的功法呢?“话音刚落,杨平就感受到头顶传来的一阵剧痛,原来是他的无心之问,竟换来李老头重重的一个头栗。

    “哎,这些事情,自有你们年轻一辈去操持,现在有逸之将阁中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我更是懒得操心。只不过这消息里说的武阳城里烛龙遗物究竟是否属实现在也不可知,鬼谷门或尹家人可能撒谎,这消息来源难不成就不能出差错?”叶清尘耸耸肩,竟然开始闭目养神。

    “师叔说的是。”众位长老拱手作揖。这紫光阁虽说以阁主林逸之为尊,但却是叶清尘的辈分最高,因此颇受他人尊敬。

    第七章 藏书楼

    “苻师兄,听阁主师兄说,您新进收了个资质普通的小徒弟?”衣若凌率先打破沉默,但话锋一转,已经将目标引到了苻出云的身上。

    “师妹。”同为女长老的羽若府长老周羽若打断衣若凌的话题,“我们现在正为武阳城一事伤神呢,像收徒这种小事,就不要拿在这里说了。”

    “周师姐有所不知,苻师兄新收的徒弟,正是来自当年烛龙之战附近的杨家村,烛龙被除,连带着杨家村也被夷为平地,但却有这孤儿幸免于难,我是担心这孤儿的来历或许并没有这么简单,更怕是和武阳城一事有所关联?”衣若凌嗤笑一声,对苻出云收徒一事仍是不依不饶。

    “还有此事?”包括一直未发表意见的一清府长老冯一清、书齐府长老严书齐在内的众位长老闻言,一齐疑惑地望向苻出云。

    由李明恩领着前去入档造册的杨平自然不会知晓紫光阁的主殿内,几位阁中长老还能因他的出现产生分歧。

    一路跟着李明恩的杨平,也见识到了一路的冷清。按李明恩的解释,实在是因为当年的那场大战太过凶险,饶是紫光阁、鬼谷门及尹家三派精英尽出,也才将将获得惨胜,但付出的代价却是三派精英损失殆尽,所以才使得飞云主峰上人才凋敝,再加上雄奇伟岸的各种建筑,于是更让人觉得清冷萧肃。

    “大师兄,一直听师父提起当年的大战,究竟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一战之威,使得人间修真三派元气大伤,杨平越发好奇。

阅读证道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末世大狙霸综漫之最强冠名都市之万界召唤系统教主!先生今天又旷课了[综武侠/剑三]诸天黑手血脉超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